苦盡甘來

mountains-480471_1280

文/馬劉潔芳

1925年我在廣東興寧出生,父親是知識分子,生活艱苦仍送我到私塾唸書。可惜當時政局動盪,父親英年病逝,我讀了四年私塾便要輟學。我很喜歡看書,一生閱讀,從沒間斷。

在一次偶然機會,丈夫和我相遇,對我一見鍾情,要求立刻娶我過門。當時他24歲,我不足15歲。為了改善家人生活,我無奈答應。婚後家姑(婆婆)要我操持家務,養豬、挑水、劈柴……整天勞動,忙個不休。我18歲生下長子浪平,三年後生女兒桂蓮。戰後丈夫去香港謀生,不許我跟隨,說那是「留食不留宿」的地方,我去只會拖累他。可是夫家常有紛爭,終無寧日,湊巧碰上要去香港的姑母,便請她帶我和六歲的長子同行,留下三歲的女兒給母親照顧。

丈夫見我來很不高興,說沒有能力照顧我們,因他月入只有20港元。我說,我自己找工作。當時百業蕭條,人浮於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能在家裡做的編織工作,便日以繼夜地做,居然每月賺到40多元,比丈夫賺的還多。

邪靈攪擾棄無神論
1948年我懷第三胎,丈夫說香港租金貴,安排我到深圳南頭待產,以便鄉里照應。女兒興蓮出生後不久,有一晚我被邪靈攪擾,睡在床上動彈不得,像被人壓著似的,但看不見人。好一會兒才鬆下來,周身疼痛,無法起床。於是請了一客家婦人來照顧嬰兒,豈料這婦人也突然被鬼附,大力拍打桌椅,並用南頭鄉音男聲對我說:「我姓黃,要捉妳做夫妻……」嚇得我魂飛魄散,大病一場,中西醫束手無策。為求康復,本是無神論的我不得不聽從別人的意見,給邪靈焚燒冥錢和紙槍、紙馬,又做法事等。之後還病了數月,沒有母乳餵哺女兒,可憐的孩子晝夜啼哭,為保住女兒性命,迫不得已把她送給有心人收養,直至20多年後母女才再相認。

1949年解放前,我帶著浪平離開南頭到香港找丈夫。三人租住一個床位,丈夫收入不夠交租,我又得四處找工作,日捱夜捱僅夠糊口。女房東熱衷拜偶像,常帶我到各廟宇上香,祈求神明添福賜財,可惜拜來拜去家裡的經濟仍朝不保夕。後來我更聽女廟祝的話,皈依偶像,定期茹素,做個帶髮修行者,以求消災解難,但數十年來生活仍不見改善。

絕境遇轉機
我和丈夫在香港再添六名子女,可知生活多麼拮据!更糟糕的是丈夫染上賭癮,欠債累累,真如雪上加霜。記得我懷著老七,腹大便便時,丈夫為了逃避債主,避走茶果嶺,撇下我與幾個兒女。家中沒錢沒糧,債主天天臨門,我到茶果嶺找丈夫要錢,無功而返。在回家的船上,我望著大海,深感窮途末路,萬念俱灰,很想一死了之。正打算投海時,想到家中尚有三個五歲、三歲和一歲的稚齡兒女正等待著媽媽回家。我要是死了,他們怎辦?遂不敢輕生。為了兒女,怎麼苦也要撐下去。

回家後,我四處借錢,但處處碰釘。好不辛苦才向鄰里借到100元。於是我做一些糕點小吃,在路邊擺賣,以維持生計,總算渡過難關。

老七燊平出生後,丈夫在麻雀館的字花(賭博一種)檔收數,工資每天10元。那是1958年,自此我們生活稍為好轉。由於中國人好賭,字花生意很好,於是丈夫另起爐灶,經營外圍狗馬生意。他開了一間小店,前舖是賣雜糧,後邊才是真正賺錢的賭博生意。只是賭博始終是偏門,丈夫雖然掙了很多錢,卻也在賭桌上輸掉。更糟糕的是,較年長的幾個兒子都迷上賭博,四子少平更想輟學投身賭業賺大錢,經我力勸才放棄此念。這時香港政府大力打擊非法賭博,我們便結束賭業,專心做雜貨店生意,售賣糖果和雜糧。

初嚐主恩滋味
1971年我因急性腹膜炎在醫院昏迷了數天,碰上丈夫身在台灣,只有女兒桂蓮一人陪著我。醫生說我情況危殆,要女兒趕快通知父親回來見我最後一面。桂蓮聽後非常害怕,泣不成聲。幸病房中一位基督徒病友安慰她不要怕,更為我按手祈禱,又囑咐桂蓮:「待妳母親康復後,記住參加教會聚會,受洗歸主呀!」上帝垂聽禱告,手術成功,我康復回家。桂蓮信守承諾,參加教會聚會,並接受洗禮。從此救恩進入了我們家。

漸漸地,兒女們一個接一個信主耶穌,他們都孝敬父母,用功讀書,年幼的幾個子女均考上英國的大學,畢業後有穩定工作,後來更移民海外。四子少平信耶穌後蒙召,1985年神學畢業,現在是牧師。

更深認識主
兒女們不斷向我傳福音,但我拜偶像多年,怕得罪偶像,不敢信其他宗教。1985年丈夫患鼻咽癌,奄奄一息。少平從神學院趕到醫院探望,希望父親最後能接受救恩。當丈夫在病榻上說:「耶穌救我!」少平感動得淚流滿面。少平說:「爸,不用擔心,您會出院的。」一個月後丈夫果真可以出院,還出席了少平的神學院畢業典禮和婚禮。這件事讓我認識到,耶穌基督真是一位滿有慈愛和憐憫的主。

1986年丈夫安息主懷以後,在外國居住的兒女常邀我到他們家小住,於是經常來往英國、加拿大和香港。因他們都是基督徒,週日我隨他們上教堂,聽了很多道理,對主耶穌逐漸認識。我翻閱聖經,知道基督徒信的是創造萬物的主宰;祂是人類的救主,偉大而且慈愛,大有能力。想想我拜了幾十年的偶像都不過是泥雕木塑人手所造之物,何來能力呢?我多年來為長子面臨破裂的婚姻求神拜佛,求保姻緣,甚麼保婚姻長久、有求必應的偶像,我通通拜過了,最終他倆仍要離婚,令我傷心失望。反觀信了主耶穌的兒女們個個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令我更肯定信耶穌才是真福氣。

決志信主
1999年,喬宏安息主懷,我在佈道會中,看見他妻子小金子聲淚俱下地述說主耶穌的愛,令我大受感動,心裡默默決定信主耶穌,但不敢告訴家人,因恐怕信耶穌會招來災禍,為此內心交戰,苦惱不堪。

2000年我在香港,少平又向我傳福音,我把掙扎告訴他。他說:「若您所信的偶像是善良的,它不會因為您信耶穌而報復您;若您所信的偶像是凶惡的,您不用怕,因為耶穌比萬有都大,祂有足夠能力保護您!」我覺得少平說的有理,這十多年來,我聽了不少道理,也讀過聖經,耶穌的確是大有能力的,30多年前我病危也是祂救回一命的。不但如此,聖經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三16)偶像哪有這樣的大愛呢?

於是,拜了差不多50年偶像的我,終於在2000年尾接受洗禮,由做牧師的少平親自替我施洗。國外的子孫們都回來觀禮,連同在香港已信耶穌的共十多人組成詩班獻唱。么女桂芬負責講見證,她分享為我的得救禱告了28年,以為上帝不垂聽,現在終能見證我受洗,大家都感動得熱淚盈眶。

2008年我隨教會一行40人到以色列聖地觀光,跟隨主耶穌走過的腳踪,在山上默想、禱告和敬拜主;又去客西馬尼園領聖餐記念主,旅程中還參觀了許多聖地古蹟,令我信心更加堅固,因為祂確實來過世間成全救恩,鐵證如山,毋庸置疑。我們一起登上海拔約2,400米的西乃山摩西峰。當時83歲的我騎駱駝騎了個多小時後,再徒步三四小時登山。感謝主給我足夠氣力完成全程。

暮年事奉報主恩
此行之後,我對自己的體力信心大增,心想西乃山我都可以去,應該可以參加探訪組,關懷弟兄姊妹。我在教會努力學習,最近還參加「天國耆兵」課程。我們老人家都是天國精兵的一分子,不應妄自菲薄說自己沒用,其實我們有的正是年輕人沒有的,例如人生閱歷和閒餘時間,我們應該把握機會事奉主。

我喜歡傳福音,無論站台講見證,登門造訪,個人分享都義不容辭。信耶穌後,我不但沒有招禍,反蒙上帝大大賜福。今年我89歲,兒孫孝順,四代同堂(九個兒女,20個孫和三個曾孫)。1996年我曾被確診患有直腸癌,很多人為我祈禱,因屬早期,毋須化療、電療,只接受了一次手術便康復,至今十多年沒有復發,全是上帝的恩典,我就是活生生的見證。我告訴人不要怕棄假神,要歸信耶穌。

我很喜歡讀聖經,重視禱告,每天清晨起床便祈禱,遇到重要的代禱需要(如有人患病),我更會提早起床祈禱,主很看顧我,常垂聽禱告。記得長子離婚後無家可歸,我擔心至極,切切為他禱告,求主賜他一個家。感謝主,他很快申請到租金廉宜的政府公屋,後來重新組織家庭。我的家共有40多名成員,其中30多人信了耶穌。我繼續為未信的家人懇求主,願他們早日得著救恩與福氣。

肺腑之言
我的前半生吃盡苦頭,深明箇中痛苦和掙扎,故常為不幸的人禱告。我盼望更多人像我一樣接受基督的愛而蒙福。我的第五個孩子幼平,在未信主耶穌時因買賣股票而破產,妻子與他離婚,我切切為他禱告,後來他悔改歸主。聖經上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17)幼平的生命有了改變,雖然離婚四年,仍獲前妻接納,因主的憐憫,破碎家庭得以重圓,現在夫妻非常恩愛,孩子也乖巧聽話,一切恩典都來自上帝。

主耶穌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33)

親愛的讀者,人生遇到苦楚艱辛在所難免,但願靠著主耶穌安然度過。
本欄歡迎讀者投稿,請將文稿電郵致 lit2@ccmhk.org.hk
*文稿須附真實姓名、聯絡地址、電話、電郵地址及所屬教會名字。
*標題請註明「我的生命故事」。
*請勿一稿兩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