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可雕

yellow-370256_1280

文/呂榮豪

我生於香港一個小康之家,父母為了養育我和哥哥,辛勤工作。1996年我唸小學,看到老師以成績來衡量學生的價值,很不以為然。記得三年級那年,一位同學因沒做好課堂作業,老師拿了一把掃帚來和他比,說:「你看,掃帚也比你高。它可掃地,你能做甚麼?」這一幕深印我腦海,自此怨恨老師,常在課堂上搗蛋,和老師作對。可想而知,我的學業成績很差,被視為問題學生,不受歡迎。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同,我錯得更厲害,加入了黑社會。

加入黑社會
那時香港流行一系列「古惑仔」電影,把黑道人物塑造成英雄,令我十分嚮往,以為可用暴力解決一切。12歲那年,我與流連我家附近的流氓打交道,和他們一起抽煙、講髒話、打架,藉此建立認同感。為逞威風,我主動要求吸食軟性毒品(濫藥)。暑假過後,升上中學,我依舊夜裡胡混,天亮睡覺,睡飽後回學校簽到。因我有黑社會背景,老師也沒我奈何。父母為此痛心不已,但不懂得怎樣管教,最後對我心灰意冷。

除了濫藥,我還銷售軟性毒品、領頭打架、淋紅漆……小小年紀就無惡不作。才十三四歲,就有年紀稍長的黑道同門稱我為「豪哥」。後來我因傷人犯罪,被判入懲教所一年。可我還不醒悟,反以為藉此可提升「閱歷」。

離開懲教所後,我繼續沉淪,卻發覺我那些「兄弟」不是真正的「兄弟」。我出事後,他們就遠避我。我感到更孤單,於是變本加厲吸食更多毒品,以圖麻醉自己。

在正生書院的日子
2006年,我因飲酒,並吸食氯胺酮、搖頭丸、可卡因等而昏迷送醫,呼吸困難,瀕臨死亡。那時我16歲,很害怕死。經醫生搶救,我終於逃脫死亡。但因為違反感化令,康復後被判入讀正生書院,一所位於偏僻離島的基督教戒毒學校。

同年6月,懲教員押解我到正生,我坐在開往大嶼山芝麻灣的舢舨上,看見岸上站著多名紋身大漢,不禁心裡懼怕。經驗告訴我,舊囚會欺負新囚。船一泊岸,幾個大漢便立刻上船。我心裡一驚,正準備迎戰,懲教員拍拍我的肩膀,說:「別怕,他們是來替你拿行李的。」真不可思議!這群大漢竟是來接我的。

正生是一個家,教職員都是良師益友。資深同學好像兄長一般照顧新生,教我們洗衣服和各項技能。後來我明白,他們是要學效主耶穌的榜樣服侍他人。

我按學校規定,天天讀聖經,上早會,這些信息都對人有益。可惜我的劣根性不改,一不高興就想打人。半年後,2007年1月27日,性子火爆的我竟在一天之內三次打傷同學,要被逐出正生書院。校方報警,當警察押解我離開時,兩位同學好友為我流淚,陳校長走近警車,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要想清楚,是否一生就這樣過了?」以前我犯事被抓,除父母以外,再沒有人為我流一滴淚,黑幫的「手足」都各自竄逃;現在他們為我流淚,校長的話更如當頭棒喝,叫我深思。

幡然悔悟,信靠主耶穌
離開正生後,我感到走投無路。在等候上庭的七天裡,我想禱告求上帝幫助。我第一次想到要改過自新,這樣人生才有盼望。上庭後,我被關押在懲教所約一個月,等候宣判。2007年3月1日晚,我禱告上帝,說:「聖經上說,耶穌降世是要尋找失喪的靈魂,我承認我是失喪的人。我知錯了,希望有機會改過自新,不再走這惡性循環的老路。我盼望得著全新、豐盛的生命,求祢為我開路。如果我看見出路,我願意一生一世跟隨祢;否則我仍舊是一灘爛泥、一隻過街老鼠……」感謝上帝,奇蹟發生了!翌日法官判我重回正生書院接受感化,真叫我喜出望外!從來沒有這樣的先例,我五次違反感化令、兩度傷人,法官竟如此輕判!還有正生也從不接受被逐的學生。我深知這是上帝給我自新的機會。

次日回到正生,我發覺校長、老師和同學都原諒我了,尤其那位被我打傷的同學。原來我之所以獲輕判,是因為他們集體為我寫求情信,我感受到大家的誠意和真情。他們為我付出,無非是希望我走正路,我被他們的愛和忍耐深深感動。這愛來自上帝,所以我決心悔改,每天靈修,親近慈愛的天父上帝,靠主改變自己急躁的脾氣。

正生除了授課,還教我們謀生技能,如攝影和影音剪接等。正生的校舍很簡陋,沒有空調。在炎夏寒冬,我們披著汗水,或打著哆嗦,殷勤學習。聖經的話激勵我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13)我相信只要努力,一定可以讀出好成績來。感謝上帝,賜正生一群愛上帝、愛我們這群迷失青少年的老師,他們以身作則,與我們一起勞動,激勵我們堅持到底。

2008年5月正生獲邀到美國和加拿大出席一個青年無毒品交流活動,鼓勵當地青年遠離毒品。我和15位同學獲此機會到海外見證上帝的大能。但因我有傷人和藏毒的犯罪記錄,簽證遲遲不批准。終於上帝開路,在登機前三小時取得簽證。這是上帝給我機會,讓我在異地為祂作見證。

靠主克服困難
我過去做過很多錯事,濫藥也造成身體很大傷害。濫藥是指濫用精神科藥物,跟吸食海洛英不同。濫藥有心癮,沒有身癮,要戒掉不太難,最重要是心靈有正確的寄託。我因信主耶穌基督,追求過聖潔的生活,不知不覺就戒掉了。

但過去因為濫藥,腦子和身體某些器官受了損害,如記憶力、專注力、理解力等都下降,數理邏輯思維也受損害,心肺功能大不如前……記得初入正生時,我連一個完整句子也表達不來;但聖經勉勵我:「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上帝,主就必賜給他。」(雅各書一5)我緊抓這個應許,常向上帝求智慧和能力,以勤補拙,晝夜勤學。蒙上帝憐憫,2010年我參加香港中學會考,五科合格,非常感恩。我希望繼續讀書,將來當老師,幫助青少年走向正途。陳校長見我求學心志堅定,遂向一所正規中學--匯基書院推薦我。

重返正規校園
同年8月12日,適逢匯基書院陳校長到梅窩辦事,順道來正生接我去匯基書院面試。途經嶼南路的時候,我想起三年前因犯事被警察押離正生,就是走這條路。那時我被警車押送警署候審,今天校長送我去學校面試,想到上帝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不禁淚如泉湧。上帝的恩情沒齒難忘。陳校長也不介意我是超齡學生,容我入讀中四級。恰巧那天是我20歲生日,我深深感謝天父上帝送給我的這份生日禮物。

在匯基三年,我努力求學,樂意向同學分享福音。老師們很愛學生,常額外加時為基礎較差的學生補習。我的成績就是這樣逐漸進步,後來更獲好學生獎。若問讀書秘訣,除勤學之外,我常祈禱。由於腦子運作緩慢,我常向上帝求智慧。每次祈禱後,心裡就有平安。匯基的老師了解同學們的壓力,常邀請我們到他們家中,給我們打氣。他們的諄諄教誨和悉心關懷,改變了我對老師的負面印象。

北極之行
2011年首屆全港中學生北極生態考察團招募團員,匯基因我成績優異,推薦我代表學校參加遴選,我便努力地搜集資料。感謝上帝,我所預備的資料在面試時都用得著。評審團不知道我的背景,見我對答如流,滿意我的表現。最終在56選1的情況下,我獲得了這難能可貴的機會,免費赴北極考察。這次行程對我別具意義,因同行的有21名學界尖子,與他們一起考察研究不無壓力,我抱著學習的心態完成所有考察活動和報告。感謝主耶穌藉這件事鍛鍊我的信心。

另外此行讓我有機會親眼目睹極地生物,如三趾海鷗,牠們天生就有導航系統,在不同季候會南北極兩邊飛,航線十年如一,不偏不倚,而且著陸地點的氣候正是最適合牠們生存的溫度。若不是上帝賜予能力,牠們如何能飛這麼遠的距離也不迷路,且準確感應到適合的季候呢?我還學到許多生態知識,發現當中存在著精密的規律,在在顯示上帝創造萬物的精心設計,令我讚嘆不已!

上帝一步一步帶領
我獲選參加北極之行,完全是上帝的恩典,因除了面試,還要接受體能測驗。我曾沉淪毒海,哪有強健的心肺功能應付!但感謝恩主,自信主耶穌以後,有感動要當體育教師,所以一直努力鍛鍊體能,想不到這一次竟能派上用場,獲得通過。

為了達成夙志,我努力接受各項體育運動的教練牌照訓練,於2012年考獲獨木舟三星證書。2013年我自己編劇、導演、拍攝和剪接的影片〈運動強心分分鐘〉,獲浸會大學頒發記錄片組別的「評委特別獎」。同年在文憑試中考到優異成績,獲香港中文大學錄取,23歲成為體育運動科學系的一年級新生。

感謝主耶穌引領。信耶穌以前,我好像過街老鼠,人人唾棄痛恨;只有上帝憐憫拯救,使我這個本來一無所有的流氓,快將成為作育英才的老師。

全家得救
爸媽很支持我讀書,他們見我蒙主耶穌拯救,重新做人,十分高興,深感上帝是人類唯一的救主,相繼信了主耶穌。哥哥從小信靠主耶穌,品性純良,我唸小三時,他曾帶我去教會,可惜我品性惡劣,別人禱告我講粗話,後來也沒再去聚會。哥哥循循善誘,切切為我禱告,他信耶穌對我家肯定是祝福。「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我和家人都親身體驗到這個應許,現在全家信主得救了。感謝上帝賜我新生命,可趁父母健在時報答親恩。

親愛的讀者,人生的意義不在於短暫的自由和快樂;從前我因無知而走錯路,帶來身心的傷害,傷透父母和哥哥的心,幸得慈愛的天父伸手救我。但願你也得著主耶穌基督的救恩!

(李曾美好採訪)

本欄歡迎讀者投稿,請將文稿電郵致 lit2@ccmhk.org.hk
*文稿須附真實姓名、聯絡地址、電話、電郵地址及所屬教會名字。
*標題請註明「我的生命故事」。
*請勿一稿兩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