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病,一家蘇醒

ct653_hk_1_96

文/陳凱彤

急症突襲
中二下學期,一次感冒改寫了我的一生。我自小算是強壯,那次卻病了整整一星期。看了幾次醫生也毫無幫助,吞下的藥物、食物、水全都吐出來。有天,我的意識漸變模糊,身體乏力,不斷冒冷汗。「去急症室吧!」我忽然冒起了這個念頭。

可是,我的力氣只能支撐到向護士登記,未及坐下休息便已暈倒在地。我立即被推進急症室,確診為急性心肌炎。由於心律不正,我需轉院,進行人生第一次手術。原來是感冒菌入侵心臟引致發炎。幸好及時醫治,住院兩星期、回家休養一星期,我便回復正常生活。

再次進擊
2007年,預備中五會考的我用盡時間和體力上課、補習、教琴。那年十月的某天,我患了感冒,在沒任何徵兆,後來也查不出病因下,我休克了三次,心臟隱隱作痛。我毫不猶豫回到醫院,證實急性心肌炎復發(是香港罕見的復發案例,五年中只有六名患者,當中只有一人生存)。兩天後,病情急轉直下,須馬上動手術;之後,我便失去意識。

昏迷的兩星期,惡夢纏繞,我不斷掙扎想要醒來。在夢中,親人一個個離世:父母、外公、表妹,失去這些摰愛簡直讓我失去活著的盼望,不禁想:「還要堅持嗎?要放棄生命吧?」我更夢見自己被送到殮房……這一切都好像告訴我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我心全然蘇醒
我自小隨姑媽去教會,長大後卻疏遠了神。感謝神,祂保護我在病危時不被惡夢嚇倒,提醒我堅持「要活下去!」的盼望。我漸漸恢復意識,脫離危險期。完全醒來那刻,醫生問我:「你認得眼前的人嗎?」我又怎會忘記眼前的人呢?正想開口,才發覺失聲了!我用口形給醫生一個肯定的答案:「爸爸、媽媽」。原來他要檢查我有沒有中風或失憶等後遺症。

醫生離開深切治療部後,父母伴著我,第一句對我說的是:「我們決志了。」這話教我畢生難忘。雖然乏力,仍難掩感恩和興奮心情,我回應道:「那我病得有價值了……」我可以向世界宣告:耶穌為我得勝了——耶穌救回我的生命,更拯救了我寶貝的父母。這是我信主以來,不斷重複的禱告:「願我父母早日信主。」簡短的祈求,神也用心聆聽!十多年後的這天,祂親自拯救我們一家!「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

原來在我昏迷期間,爸爸崩潰得跪下來求醫生,只是醫生也搖頭說:「我們不能保證救到她;即使保了性命,也保不住她的腳,可能要截肢。」此時,慣於上香供奉傳統偶像的父母,已完全失去倚靠。姑媽和表哥再次邀請他們一起祈禱,又帶他們到教會,他們才漸漸經驗到神賜的平安,重拾盼望。曾有一刻,我的心跳不斷減弱,十分危急;表哥教爸爸為我祈禱,心跳才慢慢回復正常。是神親自建立爸媽對祂的信心,願意相信耶穌是拯救生命的主,並決志跟隨主。

ct653_1_cht

沐浴主恩裡
康復要面對的事絕不容易,因我要重新訓練說話、走動、吞嚥的能力;十二次大大小小的手術;長期臥床造成傷口未能癒合,令我不能隨意擺動身體,與初生嬰兒無異。但我仍深信這事是主耶穌給我的祝福,更是對父母的祝福。

康復過程漫長,一個接一個的消息幾乎把我擊倒:心臟喪失部分功能,要安裝心臟起搏器;右小腿要切除九成肌肉。儘管如此,我仍要感恩:父母因我的病選擇了主的救恩,我亦沒如醫生起初所說的,會失去性命或被截肢。

雖然,治療帶來許多不適和不便,如對抗生素敏感、傷口發炎引致發燒、傷口太深不能自行癒合、關節硬化、壓瘡令我不能安坐、未能出院而要重讀中五……靠著神的恩典和陪伴,我終究走過了這一百天療癒期。完整的陳凱彤已沐浴在神的恩典中,並重回父母身邊,與家人過新生活,見證主的恩惠。「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17)

全新的家庭
我還親眼見證神在父母身上的作為。不愛閱讀、沉迷六合彩和賭馬的爸爸,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竟由看馬經變成讀聖經;有閱讀困難的他更在四年內把整本聖經讀了兩遍。媽媽也很努力讀經。他們更堅持每天寫日記,特別記下我患病時一家經歷的主恩。我的家因而滿載耶穌基督的愛,又相親相愛。2009年10月18日,我們一家三口接受浸禮,宣告這一家永屬基督,永不改變。

「是祢重要,
在我的一家最重要,重要是祢!
危險、困逼,憑藉祢一一過渡,
是祢恩手使這家溫馨倍添。
於我這家也屬祢終生歸祢。」
(《是祢最重要》,曲、詞/西伯)

每次唱這首詩歌,我都被觸動。神對我們一家實在很重要,是祂使我們煥然一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