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或不然的信心

ct654_hk_1

文/池淑華

病中的痛苦叫我學懂憐憫,若沒這種切身感受, 恐怕我不懂安慰別人。

信心的路究竟是怎樣行的?遇到逆境,你會與神討價還價抑或埋怨神?在聖經舊約中,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在火窰面前卻有著一種即或不然的信心:將一切全然交給神,由祂掌權,由祂帶領,不論任何光景也欣然接受(參但以理書三18)。

實在的體會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童年過得十分愉快。十三歲受洗,並無特別的信主得救經歷;二十歲到澳洲修讀護士課程,人生十分平順,從沒遇上太多波折,卻在一次車禍中真正感受到神的真實。那次車禍,我的車被撞至破爛不堪,我更重傷至肋骨斷裂,曾一度昏迷,急送醫院救治。感謝神奇妙的安排,因我是護士,入院後得到好的照顧很快就康復。如今回顧此事,汽車被撞毀,人卻蒙保守平安,令我體會神的同在和貼身的保護,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經歷主的實在。

1997年9月28日,我在旅行途中感到肩痛,痛楚持續三天,時而左肩,時而右肩,好像有腳會跑的,不久再轉移到膝蓋。回家後驗血,沒發現問題;先後找三個專科醫生醫治,才確診患上類風濕關節炎。1998年,我的關節痛已十分嚴重,痛得起不了床,每次起床都要丈夫幫扶。那時,我的全身關節紅腫得異常厲害,發炎指數是102(正常人是0-20),比生孩子的痛楚還大。治療方法是服食類固醇,雖然有副作用,但總比關節變形好得多。2000年是最痛的一段日子,痛得幾乎想自殺。某個晚上,我躺在床上,感到主耶穌的臨在,彷彿切身感受到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是何等的痛;相比之下,我的痛算不了甚麼,內心因而平靜下來,得了安慰。自此,我突破了心理障礙,也曉得與這痛相處。

實在的「嗎哪」
1998年,關節疼痛難耐的同時,遇上亞洲金融風暴的打擊。當時我在澳洲布里斯本定居和工作。丈夫從事膠卷沖曬,一年後經營影樓;三年後積存了些資金,開始投資房地產;其後,我們投資的規模愈做愈大。風暴前,我們手上擁有七個大項目,可是受風暴拖累,要在短時間內套現大筆金錢。當時地產市道低迷,放盤沒人承接,常被銀行追數。我在禱告中對神說:「我已全無辦法、全無依靠了!」跟著,物業竟一個個賣出,只剩下自住的房屋。到2003年,我們結束所有生意,從職場退下。

這段病患和財困日子如何渡過?就像以色列人在曠野時,神每天分毫不差地賜下當天需用的「嗎哪」。當時我們收到的房產買賣交易金,部分是現金,部分是Barter Money(以貨物或服務代替金錢的物物交換經濟模式)。所以,我們可在指定地方(如餐廳、酒店)吃飯、住宿。神的供應讓我們在最困難時,生活過得比以前還好,基本日用所需沒有缺乏。更奇妙的是,這「嗎哪」在我們渡過難關後就停止了。

神的話語是我每天生活的動力。記得我首次離開香港時,姊姊送我兩段聖經經文:「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約書亞記一8)「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三5-6)這兩段經文成為我的幫助,也是我認定的人生目標。我從沒忘記尋找神和服侍神。是主耶穌醫治我的病,也是神在我生活最困難時賜下「嗎哪」,供給我一家需要。

磨練出即或不然的信
病中的痛苦叫我學懂憐憫,若沒這種切身感受,恐怕我不懂安慰別人。病痛也磨練了我這個完美主義者剛烈的脾性,學習控制脾氣後,不但有助紓緩病情,也能提醒自己,人生短暫,無需執著。雖然我的手指有時仍會浮腫,卻不影響我喜樂面對生活。親人更說我的樣貌變得溫和了。我知道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我因長期服用類固醇,體重猛增至72公斤,自忖長此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我由不太接受中醫療法,逐漸開始鑽研中國醫術。靠神恩典,我先後修畢針灸和中醫學學位課程,現時是一名全科中醫師(中醫藥學和針灸)。我期望以所學隨時隨地服侍人,並與人分享生命的領受和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我確信,縱然神不會給我常藍的天色,但每當遇到困難,總能靠祂渡過。我學習不為得祝福才跟從神、服侍神,神實在已經在病困中祝福了我和我的家庭。現在我和丈夫奔跑各地,為的是把祝福送出去。

(林仲明採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