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最後最美的一段

ct656_hk_5

文/黃李淑賢

我和丈夫學燊均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這裡成長、受教育、工作、邂逅。1979年我倆共諧連理,翌年喜獲一女兒。1990年舉家移民新西蘭,夫妻二人各謀一職,踏踏實實過著平淡安靜的生活,女兒亦乖乖成長,一切是那麼美好!

雙重祝福

在新西蘭每週主日,我會到教會崇拜,丈夫、女兒未信主,也沒到教會。我常在家預備愛筵,與牧者及肢體配搭,藉聚餐、查經及團契相交向當地留學生傳福音,領他們信主;丈夫亦因此與牧者及一些肢體建立友情,關係融洽。當時女兒已到澳洲攻讀大學。

2005年4月中,我患上直腸癌第二期,丈夫方寸大亂,很是擔心;我卻十分平靜,毫無畏懼,深信神有恩典,定會掌管一切。恩典確然臨到:短短三週內成功施行手術;無需化療或電療,更不需使用排便袋。我最感恩的是因這次病患,丈夫及女兒均降服於神,向衪呼求全然醫治我,他倆亦同時接受主,歸信耶穌;我多年的禱告,神應允了,更是雙重祝福!

病患中見恩典
然而,丈夫不幸於翌年九月患上肺癌。與家人商議後,我們決定回港治療,盼能多與在港親友相聚;也好與從澳洲調到香港工作的女兒重享天倫;而且香港有較理想的治療方案,又可向親友傳福音。

回港後作更詳細檢查,證實丈夫患末期肺癌。癌細胞已擴散至肋骨、肺膜及淋巴,沒可能做手術,唯一出路是化療。丈夫在2006年10月進行第一次化療,頗見果效,腫瘤由五吋萎縮至一吋,醫生也很滿意。我們享受了半年樂融融的家庭生活,直至2007年8月癌細胞再度活躍,丈夫又進行了多次化療,惟均沒有成效。

縱是如此,我們卻經歷到神奇妙的恩典。在一連串化療中,他沒受到一般因化療產生的副作用如痛楚、失去胃口、嘔吐、口腔潰爛等折磨;反而胃口很好,又可運動自如,甚至體重加增,如正常人般生活,沒人相信他是末期肺癌病者。

平安回天家
2008年9月,丈夫的健康出了警號──發燒及肺炎。康復後不久,丈夫在飲食時很容易嗆噎,吞食有困難。12月中,頸部喉嚨的神經線被淋巴腫瘤壓至癱瘓,他須進行緊急手術。過程中,神沒丟棄我們,所有必須的治療方案步驟,都在神安排下順利完成。讚美神!他的肺炎亦受控制。直到翌年2月初,丈夫病情轉趨不穩定。2月12日,他的狀態顯著變差,肺部再受感染,呼吸困難。16日上午9時10分,被主接回天家,他安息了……

翻看丈夫在離世前二十天(農曆年初一早上)寫下的手記 :「今早我哭了,因我感到平靜安穩,我感到被聖靈充滿,我感到耶穌很愛我,甚至遠超一切。我不停流淚。我感到十分平安。突然有個意念,我想起David。請發電郵給他,告訴他我心內是何等的平安,神很愛我,我想與他分享這份神的愛,我盼望與他一同並肩站立,榮耀我們的主。」(David是我們在新西蘭的牧師,丈夫跟他很要好。)

寫到這裡,我只能流淚禱告:「親愛的主,感謝祢帶領丈夫在癌病上的爭戰,讓他打了一場美好的仗。因為祢,在肉身上沒受很大苦楚。主啊!我為丈夫所經歷到的謝謝祢。他嚐到祢的愛,感受到祢的同在,經歷到聖靈的更新,他的生命改變了。在世的最後三星期他有莫大的平安。主,我知道丈夫已回天家,有一天,我們必再相見。多謝主祢在他生命中的奇異恩典。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妻子後語
在和丈夫學燊一起走過他人生最後兩個月的路程上,我們深深經歷天父的慈愛,主耶穌的安慰與同在,聖靈的能力和醫治。在醫院期間,我非常珍惜及享受和丈夫相處的日子。我每天都渴望到醫院去服侍他,擁抱他,親吻他,撫摸他及加倍愛他。在過去三十年的婚姻生活中,從沒如此親密地替他洗面梳頭,抹身洗澡。我沒憂慮過前面的日子,我將一切完全交託給神。祂在我的生命裡是如此又真又活。我知道若沒有神的愛和恩典,我內心不會如此平靜安穩。感謝主,祢的恩典總是那麼奇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