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癌同跑馬拉松

ct658_hk_01

文/徐文志

看到題目,你或已想到我是以馬拉松比喻自己的抗癌路。對了!但我也真愛馬拉松,自2012年至今,已完成了五次42.195公里的全馬比賽。

我在2007年確診患上鼻咽癌,經33次電療和10次化療後,終把腫瘤清除;惟於2010年覆診時發現癌細胞擴散及轉移至肺部,隨即接受不同的化療療程,包括口服標靶藥及傳統化療藥等。雖至今還未能清除癌細胞,但我「食得、睡得、行得、走得」;最重要的是還頭腦清醒,能記下上帝與我同行的經歷。

話說2008年初,經治療後腫瘤已清除,身體創傷漸漸康復。在這些日子,停了工作,閒來開始了恆常的跑步練習,且定下「從癌症跑出馬拉松」的目標。

遠征芬蘭 我參加的第一個馬拉松是2012年6月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也是我首個完成的全馬賽事。

為何要到老遠的地方跑馬拉松?事緣2011年8月練跑時被狗咬傷,直至同年11月方恢復練跑,速度大不如前;加上在2011年10月,我參加了口服標靶藥的研究,在這些不確定的情況下,我決定放棄參加2012年2月的香港國際馬拉松。碰巧我於該年8月要到芬蘭參加親戚婚禮,而當時我正使用口服標靶藥,只需每月覆診一次,拿藥回家服食便可;既有這次遠行,因利成便,也就參加了當地的馬拉松。

還記得當日跑到接近終點時,經過一個巴士站,看到一句寫在白紙上的標語:Nobody makes you do this(我理解的意思是:沒人迫使你這樣做),一看便知這是寫給馬拉松跑友的。在筋疲力盡時看見這樣一句話,似在嘲笑這群自討苦吃的跑手,但同時也可看成另類的打氣方式:提醒我們這一切都是自己起初的選擇!曾參與的跑手都知道能完成全程馬拉松並不容易,除了比賽當日的天時、地利和身體狀況外,還要在比賽前沒有傷患困擾,才可有足夠練習應付這漫長而艱辛的挑戰。我既已跑到這裡,怎會放棄餘下那一兩公里的賽程呢!

ct658_01b

左圖:作者參加2012年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的馬拉松   右圖:作者參加2016年香港渣打馬拉松

上帝恩典 是的,沒人迫我跑馬拉松,也從沒聽聞跑步可治療癌症,可是在治療過程中,頭髮沒有脫光、不需躺在床上,且還精神奕奕,怎麼不跑呢?

我看到這都是上帝的恩典,祂不單帶領我跑每一次的馬拉松,更帶領我走這段抗癌路。還記得初遇癌症時,經常有朋友問我和太太可有憂慮或恐懼?實在死亡的恐懼確曾在腦海中閃過,也有面對龐大醫療費用的憂慮,但我們很快便將這些憂懼一掃而空,因我倆深信上帝的帶領和保護,以及祂的安排是最好的。醫生的一句:「還有得醫」,指出我的癌症雖已到後期,還是有機會痊癒,所以心裡只想盡快開始療程,盼能早點康復。

回歸港馬 完成了第一次馬拉松,回港後繼續接受治療,也繼續跑步。到了2013年2月,我終於在香港完成全馬比賽。我可能是唯一在接受化療期間跑馬拉松的病人,算是完成了「從癌症跑出馬拉松」的目標!那時的我相信,縱使不能清除身上的癌細胞,也不管是陽光普照、還是風雨之中,主必與我同行,因而我堅持「友癌同跑馬拉松」!

在這數年來印象最深刻的比賽是2013年12月參加澳門的馬拉松,因比賽限時為五小時,較以往參加的少一小時,且我從未能在五小時內完成全馬賽程,故我視之為不可能的任務。

再戰澳門 比賽期間,曾被一份孤單感襲擾,因自己是跑得最慢的一批,賽道前後都不見其他跑手,有些工作人員也悶得坐下小睡,心中湧起孤身上路的迷惑,更閃過「偷雞」跑到對面回程路的念頭。

感謝主!在我完成35公里賽程並稍作休息後,遇上幾名跑友,他們邊跑邊聊,又不時彼此鼓勵,我也跟隨他們的步伐向目標邁進,終於一起跑入運動場,衝過終點。雖然時間比自己一人最後發力衝線時慢了,但能在限時前完成已十分高興。這正像我在覆診或接受化療時,間會遇上一些病友,雖素未謀面,萍水相逢,但互相傾談彼此鼓勵,就成為抗癌路上繼續前行的力量。

天使臨助 完成澳門馬拉松後不到三個月,又到2014年的香港國際馬拉松,可能因曾完成三次全馬,又在澳門刷新個人紀錄,所以這次是滿有信心。但跑到25公里時,麻煩來了:標靶藥的副作用——肚痛和腹瀉。最初我還堅持繼續,但跑了33公里到西隧入口前,已「忍無可忍」,終要快速向廁所跑去。但問題不能一次完全解決;在接下來的3公里,共去了四次廁所,但肚子仍有不適,而那個位置更是既低溫又大風,真箇疲寒交逼;看看時間,心想這次不但未能在五小時內跑完,甚或無法在指定的六小時內完成,當時心裡著實失望,但還是堅持要跑到終點。

感謝主,當勉力在寒風中掙扎時,天使在我身邊出現,他們送我一件便利雨衣和兩粒糖,再加上一些打氣的說話,使我能繼續再跑,終趕及在限時內跑畢全程。

試煉提醒 「風雨同路,與主同行」確是美好,惟並不容易。2016年1月的馬拉松正是一場失而復得,再得而復失的比賽。2015年初因身體愈來愈差而放棄了一次全馬比賽,接下來更每況愈下,癌細胞擴散到肝臟,生命出現危機,在沒藥可用的情況下,醫生決定轉用一款2007年曾使用過的化療藥。誰知數月後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肝臟的癌細胞完全消失,而肺部的癌細胞數目也縮減了。到11月,情況穩定下來,醫生決定給我數月假期,讓我好好練習,預備2016年初的比賽。

我在這期間加強練習,嘗試了兩次逾40公里的長課,也跑了一次成績滿意的半馬,作好準備在五小時內完成賽事,但結果卻大失所望。比賽當日起跑3公里後開始下大雨,令我全身濕透;加上當日氣溫低,我多穿了長袖衫和長褲,結果要背負更多重量。雖嘗試堅持自己的步速,惟最後兩三公里終撐不下去,一拐一拐地步行回終點。

ct658_hk_01a

作者完成五次全馬賽事,經歷了上帝的同行。

願成精金 當天跑步時,我看到在一名跑手的跑衣上寫著:「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我也渴望經上帝試煉後能成為精金!我相信這是上帝要我明白這是祂的工作,正如聖經所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二8-9)

2016年的馬拉松後,我又回醫院接受治療,試用了一款新藥,效果未如理想,引致體能嚴重下降及身體多處疼痛,好一段時間沒能練習。雖在7月停用該藥,轉回去年用過的化療藥,但跑步練習需重新開始。雖沒信心在限時內完成全程,我還是報名參加今年2月的香港國際馬拉松。

因我相信無論是抗癌路或馬拉松,都是上帝的帶領和安排,經過試煉後必成耀目的精金,彰顯上帝的榮耀。「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上帝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二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