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生虛空

文/俞仰敏

家母曾是基督徒,替當時尚在母腹的我,取了個含有「仰望神」意思的名字——仰敏。我從小就在基督教學校讀書,上教會主日學。

可是,唸中學時,老師說世上沒有神!母親那時也離開了教會,還去算命看相求福,使我對信仰感到十分迷惘。聖經說:「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二十3)那時我根本不明白上帝的公義,心想基督教未免太霸道了。

噩耗迭至

父母在我十多歲時離異,我因此無心向學,便開始打工,又因無人管束,處事獨斷獨行,性情愈變得主觀和自我中心。

我在婚後育有一對兒女,丈夫對我事事遷就,他的體貼卻使我看不見自己的缺點:夫婦倆常因一些瑣事激烈爭吵,孩子更害怕我們會鬧離婚,這都成為他們成長期的陰影。

1998年,丈夫確診患上抑鬱症,大姑奶不明所以,堅稱丈夫是被鬼纏磨,就把觀音、地主帶到我家供奉;而我任職懲教署,須輪班工作,未能照顧丈夫按時吃藥,弄致這病纏擾他多年。

2010年1月,我和丈夫同時接到警方來電,告知遠在英國唸書的兒女出了意外:兒子遭賊人入屋行劫時殺害!女兒亦受傷入院。我倆馬上飛往英國。兒子的死訊加重了丈夫的病情,為了支撐家庭、照顧丈夫,我每天藉著運動保持身心健康,承擔家中大小事情。

作者與兒子小時候的合照

 

禍不單行

兒子的喪禮過後,等候案件聆訊期間,我希望丈夫建立一些社交生活,以紓緩情緒。我們在英國人生路不熟,又不會說英語,幸好女兒在附近找到一間粵語華人教會,我們便去參加聚會。這間教會的會友大部分是東南亞地區來英讀書的學生,也有留下來工作的畢業生。他們逢星期四晚聚會,一起吃晚飯,然後唱詩、查經;星期日早上一起崇拜。那時我只為陪伴丈夫,並不投入。

7月案件初審,女兒除了上法庭,也要應付畢業試及藥劑師牌照試。一個月後,案件在結案陳詞前一天,主審法官突因心臟病入院,需要解散陪審團,改於2011年4月重審。

前此,我因運動時扭傷右腿,由於醫生誤診,加上倔強的我沒乖乖吃藥,弄致右腿腫了一倍,痛得半夜到急診室求醫。因案件翌年才重審,我便訂機票回港。回港第二天便去急症室求醫,幾經折騰,終於發現右大腿骨旁一片花白,抽組織化驗後,赫然發現感染金黃葡萄球菌,需立即動手術。豈料,一星期後傷口又感染抗藥性惡菌,立時住進隔離病房。

在隔離病房時,上帝差來很多天使:護士長親自搬來一台電視機給我解悶;首天就有義工探訪;其後又有教會牧師來為我一家禱告。原來,我的保險經紀是位基督徒,她提醒我世上有一位上帝掌管一切,在我的人生中發生那麼多事情,豈是巧合?她請我思想人生,又指出永生是上帝白白賜給我們的。但我當時仍是心硬,心想病菌不會致命,只要忍受打針、清洗傷口的皮肉之苦,根本算不得甚麼。我仍以為自己能面對和克服一切。

突破虛空

女兒因工作需要先回倫敦,由丈夫每天到醫院探望、照料我。這段日子,我發現佛教、道教都不能滿足我。我和丈夫每天看基督教的電視節目,心想既然自己幫不了丈夫,希望這些節目能幫助他。

有一晚,他在家致電給我,說剛才企圖自殺!我心在悄靜無人的病房中,產生極大震盪。他反倒安慰我,說幸好能接通基督教電視節目的「人生熱線」,情緒已得紓解。感謝上帝,祂救拔了我的丈夫!

在醫院住了差不多兩個月,動了三次手術,醫生說傷口沒有惡化,但傷口太大,需要植皮。我想不用植皮就好了,上帝竟顧念我微小心願,第四次手術後不用植皮,實在非常興奮!

回家休養時,我們每天觀看基督教電視節目,思想「人死後會往哪裡去」等疑問。有次在螢幕上看到:「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道書一2),使我想起儒、道、佛的思想也有類似說法,但聖經的解說更細膩透徹。另一段經文是:「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詩篇一二七1)我終被當頭棒喝,原來一切都是上帝所賜,也由祂掌管。我做了很多錯事,我願意悔改,跟隨耶穌,感謝上帝仍然接納我。在上帝的帶領下,我和丈夫找到在家附近的一間教會聚會。

只有感恩沒有恨

2011年案件開審前,我們寫了一封信委託英國警方傳達給殺我兒子的兩名被告,希望他們認罪悔改。我的兒子已不能回來,但他們仍然年青,盼能認識主耶穌,重新做人。

賜人喜樂平安的上帝,在我經歷人生的種種困難時,不單幫助我,更改變了我主觀的性格,學習與人相處,凡事體諒;依靠上帝,不靠自己,突破人生的虛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