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痛終釋懷

文/黃星就

舉家移居香港前,從沒機會認識基督信仰。我生於文革時期的深圳漁村,在那裡接受教育,家中長輩相信民間宗教。來香港後,女兒讀中學時信主,我才開始因她接觸這信仰。當看見女兒信主後各樣好的改變,我再沒反對她上教會。雖然女兒常邀請我和太太一起到教會,但當時我只覺基督信仰就是導人向善罷了,加以工作辛勞、生活忙碌,便常以身體疲累或沒空等理由推辭。

晴天霹靂
2012年,太太患病入院,在我聽取醫生報告時,竟是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令我難以接受,無法冷靜,雙腳頓時軟弱無力:太太患上末期肝癌!我不斷以有限的醫學常識提出質疑,醫生勸我先別太激動,又建議找院牧來幫助我們,我第一時間答應了。就在這情況下,我第一次親身接觸基督教,地點竟是醫院。

已記不起院牧的名字,只記得院牧為我和太太祈禱,述說上帝如何關愛憐憫我們,我倆眼淚湧流,感覺有力量在幫助我們。原來我倆並不是孤獨面對,而是有一位關心我們的上帝;頓時感到一股暖流湧往心頭,平安而舒服。院牧更告知醫療上的問題也樂意幫忙,讓我們大得安慰。

兩日後,我陪太太到播道醫院再接受檢查,報告確定是末期膽管癌。此刻內心夾雜著絕望和懼怕;縱然懼怕,我們也要面對。

往後的日子,雖然我不完全理解甚麼是祈禱,但我堅持與兒子一起禱告,求上帝賜太太力量,減輕她的痛楚。數次祈禱後,再沒聽到太太痛楚的哀聲;我們一家堅強地與癌魔搏鬥。女兒其後邀請了牧師和幾位弟兄姊妹來到家中,與太太禱告、傾談,還跟她作決志祈禱。祈禱時,太太哭成淚人,感到一份恩典、一股力量臨在;她的眼淚,是蒙關心欣慰的淚。我們更深體會,基督信仰有別於以往信奉的偶像。太太更不再有太多對死亡的恐懼,因知死後會往更美的地方。

面對癌魔,我仍未妥協,想方設法尋求名醫為她診治。惟他們都說沒辦法,一點機會也沒有!只能盡量讓太太減輕痛苦。

太太彌留
不久,太太病情急轉直下,進了醫院。經教會安排,太太在人生最後的第三天,接受洗禮。

洗禮那天,病入膏肓的太太,面容上流露欣慰、舒服的親切笑容。洗禮時不僅身體狀況穩定,連心靈也堅定得讓我難以置信。回看洗禮照片,她眼神堅定,面容和藹,是上帝賜予的恩典。

第二日,太太病情惡化,進入昏迷狀態。我雖未信主,但仍呼求上帝減輕她的痛苦,甚至求祂接太太上天堂,不要讓她再受折磨。那夜,我和兒子守在太太身旁,不知她是否造夢,整夜說著「好自由、好舒服。」

翌日,我與兒子回家稍作休息時,接到醫院緊急來電,我們與教會傳道一起趕往醫院。那時,太太已彌留,我安慰她說:「放輕鬆,跟隨主耶穌基督引導你走。」她「嗯」了一聲,表現堅強。終於,親人朋友都來了,目送她人生最後一程,安詳地帶著微笑離開。

心中釋懷
太太信主、安息主懷,整個過程是奇妙而欣慰的。然而,她離世後數月,我仍無法接受。每晚走到街上,像瘋子般遊來蕩去;又常胡思亂想,幻想哪人貌似太太會突然出現……內心難過得很,筆墨難以形容。我不斷求問上帝:為何內心仍這樣痛苦?為何祢不幫助我?這時,上帝藉途人的談話為我解開心結,她們談到朋友的丈夫車禍喪生,沒留下一言半語便離世,讓我想起能跟太太共話至最後一刻,實已算「幸福」。感謝上帝使我領略生離死別是必然的,有幸,亦有不幸。

一天,我獨個行山。出發前祈禱,求上帝賜美好天氣、又能見到「哈哈雲」,證明祂是與我同在,並希望感受到太太也在看我行山。其實行山時已忘掉禱告內容,及至抵達山頂,才想起出門時的祈禱;抬頭望天,眼前所見竟與禱告內容一樣,教當時的我連聲感謝!

生命改變
因經歷上帝的真實存在,我決志信主。除有特別事情,我每星期日都上教會,風雨不改。我想更多接觸基督信仰,更多認識上帝;也勤讀聖經,新約的四卷福音書和使徒行傳已看了兩遍,每次讀後感受也不同。我希望藉著聖經,多了解這位滿有權柄、天地的創造者。

感謝上帝,祂改變了我。以往的不良嗜好如賽馬、足球博彩等,現都沒興趣。急躁、緊張和發怒也減少了;兒女也形容我脾氣好了,較以前懂得忍耐,待人處事、處理問題也較冷靜,判若兩人。我現也不怕寂寞,在家中獨處時,會多讀聖經、屬靈書籍,認識上帝。

我的人生觀亦有改變,以往崇尚個人自由,大部分精力放在做生意、炒股票、投資等,現在對這些皆感淡薄。原來,美滿人生並非建立在有錢、有樓、兒女學業有成上。我盼能多事奉上帝,生命以祂為中心,過敬虔喜樂的生活。

(林仲明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