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心靈的健康

文/陳勇堅

我小時候並沒吸收甚麼營養,甚至熬壞了身體。

新蒲崗的街道我一點也不陌生,自小學開始,就在五芳街做童工幫補家計——從早到晚、晚到早工作,下班後就上學,放學後就去工廠,甚至通宵達旦工作。當時我很少吃水果、喝牛奶,小六後就沒怎麼長高;長大了,才驚覺營養對發育的重要。

有天,與我一起成長的好朋友感染病毒離世。朋友住院期間營養不良,抵抗力很弱,這或是他病情惡化原因之一。我在想,如果因為不懂汲取營養,身體過於虛弱,以致生命流逝,那多可惜!於是,我決心當一位營養師。

撲朔迷離
當營養師多年,我一帆風順:開診所、辦講座,都在掌握之內;有兒有女、身體健康,可謂無憂無慮。有段時間,我在寫有關營養學的書,連續十數晚通宵工作,沒怎麼睡覺。到了第十一晚,竟發現我的腳腫脹起來。

「沒事的。我幫過不少病人診治,懂得怎樣處理。」我安撫憂心的妻子,心裡暗忖:連續十一晚也早睡不就可以解決嗎?奇怪,計劃失敗!回到教會,弟兄姊妹一見我的腿,就叫我快去看醫生。但我的工作日程已排得密密麻麻,甚至有些日子擠不出時間吃飯,哪有時間見醫生?在弟兄姊妹積極勸喻下,幾經掙扎,又著力調配時間後,我終於去看醫生了。

怎料,醫生神色凝重地對我說:「你會有生命危險。現在有兩個選擇:進急症室,或是把腳切除。」我很詫異,不過是腳腫罷了,有這麼嚴重嗎?況且我只有這晚時間看醫生,明天還要講課,怎可能進急症室?我游說醫生說:「不如先讓我做化驗,查明病因吧。」醫生終答應。回家後,心有忐忑,常常提醒病人注意健康的我,這刻卻給自己許多不接受治療的藉口……

我安慰自己,不把它當作一回事。「水腫而已,一天就搞定了!」入院前,我對同事這麼說。哪知,在醫院一住便是個多月,甚至要請人暫代我的工作。然而,驗血、照X光也找不出病因,要做手術來化驗;之後,醫生初步估計是癌症,並有擴散跡象,但仍需做手術找出源頭。

隨時死亡
診治期間,又懷疑是別的病。「希望能找出真正病因!」我請弟兄姊妹為我祈禱。真奇妙,禱告後彷彿充滿力量。幾經查證,終於知道病因了!醫生說,不是癌症,而是一種罕有的病——「後腹膜纖維化」。這些纖維組織纏繞著哪個器官,那個器官就不能正常運作。原來,我腎臟的輸血管和大靜脈都被這些組織包纏,以致血液不流通,腳也腫了。我還一直以為,是自己通宵工作熬壞了身體,哪知更嚴重……我可能因腎衰竭折磨致死。

有人問:「為何你對上帝如此忠心,祂這樣對你?」「你這樣為人設想,也會患此病?」甚至有人哭著問:「上帝在哪兒?」我告訴他們不用擔心,我會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

本以為切除纖維組織是很簡單的事,卻原來它已和我的輸血管融為一體。醫生給我服用高劑量類固醇和增強免疫力的藥物,但要謹慎留意身體狀況。醫生叮囑我留在空氣流通的地方,不然會很易病倒;病倒就要通知指定的醫生,因為我患的病是一般急症室不能處理的。這一切,我都遵行了。吃藥後,副作用出現。憑著營養學的知識,我適當地補充所需營養,調節身體,減少副作用的影響。

副作用消失了,失眠問題卻纏繞著我。那兩年,用甚麼方法也於事無補。休息極不足夠,走幾步已氣喘如牛,累透了!「上帝呀!請祢醫治我,解決失眠的問題。又求祢幫助我,即使失眠,也有從祢而來的平安。」我嘗試在失眠時思考、寫作,但根本無法維持。長久失眠,身體疲累,意志消沉,彷似走到人生盡頭,我不想活了……那時我骨瘦如柴,每天像在倒數生命。看著兒女,感慨不能親睹他們成長;答應過妻子比她長壽,但恐怕無法達成……

心靈健康
剎那間,我想起上帝的應許,不是醫治,而是有平安。於是,我向上帝求「真平安」。生命中總會遇上艱困,尤其面對生死存亡一刻,有真平安的心境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次,我終於嚐到了。

以前祈禱求平安,那平安很短暫,很快我又為事情唉聲嘆氣,憂心忡忡。現在這種平安,是別人問候我病情,我竟要稍費勁才能想起,彷彿它不在我的記憶中。明知死亡將到,但死前那刻的恐懼消失了。突然,死亡與我變得這麼近卻那麼遠。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十一28)真平安是,祈禱後能平靜與人分享,不再愁眉深鎖,是真的把事情交託給上帝。患病期間,縱然走路會喘氣,我仍堅持去教會,因我相信在上帝身邊是最可靠的。藉著祈禱,漸漸地我沒再失眠。

身為營養師,若要治療失眠,我只能教你吃甚麼食物、藥物紓緩情況,卻不能夠解決你的核心問題——心靈的健康。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那時,我跌入谷底,聽到《有一天》這首詩歌,感覺是上帝藉此歌堅固我的心靈:當你失去勇氣,想放棄,陷入深谷,我仍然愛你,在你身邊。

不再憂慮
有一晚,我在回想患病原因,想起年幼時的童工生活,才發現自己從小學直到患病前,都一直忙著工作,未嘗好好休息。現在,我終懂得放慢步伐,凡事量力而為。以前,我只忙著探訪教會的弟兄姊妹,很少留意家人的需要,認為他們能照顧自己。現在,我會多陪伴家人,珍惜相處的時光。當身邊人為我憂心藥物的副作用時,我說不多想了,「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福音六34)

最近,醫生說我的腎功能轉差,容易出現衰竭,我仍能冷靜與醫生分析病情;身體雖有疼痛不適,心靈卻很健壯。我不知將來身體有何變化,不知明天會如何,但我知道無論是起是跌,上帝一直在我身邊。憑著祂所賜的真平安,我不再畏懼了。

(本文是陳勇堅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