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治.釋放.新生

文/子澄

曾被大綁、注射針藥、吃藥後難以張開眼睛的我,被家人認定是「撞邪」。其實,「躁狂抑鬱症」是我所患疾病的名稱;「精神病人」卻是自我標籤。自卑的我,被這標籤壓得心靈傷痕纍纍。然而,上帝的恩慈領我脫離被情緒支配的命運,得著罪獲赦免的醫治,並參與服侍人的工作。

心靈得潔淨
由於發病而考不上心儀學系,我輾轉到了外國升學,期望在異鄉重新開始。室友帶我去教會,不久便決志信主,上了洗禮班後受浸。在主的保守下經歷四年風平浪靜和充實的大學生活。患病的舊我已被拋諸腦後……

然而,受洗了不等於「從此幸福快樂無病無痛活下去」。遞交學士論文後情緒病復發,且比前更嚴重,朋友說我曾在病房跳舞等等失控情況,至今我仍記不起。我像是走回五年前的舊路,曾多次「入廠」(精神病房)數星期。每次入院彷似「關機重新開啟」(reboot),建立了的生活、自我形象、工作和朋友社交圈子再次拆毁,而且更多人知道我患病。

前路茫茫,幸得主看顧保守。在工作中認識的一位基督徒同事,有系統地帶我查經,討論耶穌生平、福音比喻、以色列歷史等。透過每天靈修、寫扎記、分享,經文漸植心田,主的真光讓我看到自己的軟弱和耶穌的赦罪大能。寫日記時,我能自由地思想和回應上帝的說話,沒被論斷,更時常得著提醒和指引。我又參加教會的退修營,心靈不斷得潔淨、更新,漸漸醒悟過來,流了很多悔改眼淚。主在一次靈修營更應許我:「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災病痊癒了。」(馬可福音五34)那年我的心平靜如水,沒有入院。

情緒再失控
可是,生活順境時,我不自覺地重返往日的生活模式,忘記上帝的教導。為著已到適婚年齡卻沒對象,我開始焦急,努力運動修身,積極參加教會社交活動,從流行曲找安慰;讀聖經參加崇拜寫扎記反變成例行公事。後來,我與未信主的人拍拖繼而發生關係。我本有很多機會「臨崖勒馬」,卻被「及時行樂,活在當下」的衝動蒙蔽了理性。不久,我的情緒再度失控,被強制入院接受治療。

冷靜下來,我為自己的任性,只把聖經當作頭腦知識,沒有用心遵行而感內疚。幸而,主沒放棄我,祂的恩慈再次領我悔改(參羅馬書二3-4)。回想自己多年活在雙面信徒生活中:在教會貌若虔誠,平日卻跟非信徒無異。上帝的話叫我看到自己放縱肉體情慾的根本,我愛虛榮、人的接納、名利、舒適安逸比愛耶穌更多。我拒絕耶穌「天天背起十字架來跟從我」的教導(參馬可福音八34-36),不想學效耶穌處卑賤、捨己地愛不可愛的人,只想得到別人接納。我沒把婚姻全然交託,最後只求肉體滿足,卻滿盤皆落索。我沒有珍惜救恩,跟隨耶穌,改變舊我,更有負基督徒的身分。

罪中得釋放
經歷這次教訓,上帝不長久責備的愛叫我經歷祂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主的拯救使我體驗在基督裡「新造的人」,感覺像主把我心田的污穢從根拔起,放入好土培植。出院約一年後,主為我打開重回校園修讀物理治療學士課程的道路,並透過服侍家人等,訓練我具備農夫的耐力、跑手的紀律、士兵的忠心和勤奮(參提摩太後書二1-7)。過程和轉變並非一帆風順,但能跨過各種障礙,不是靠自己能力,而是上帝的掌管和恩典。畢業後在醫院工作、隨後結婚、育有一個健康乖巧的女兒。感謝主賜我新生命,讓我從自卑自憐的人生站起來,讓我看到自己容許罪在生命發酵導致情緒不穩。祂的憐憫叫我能夠回頭,重新生活,現已連續七年沒入過醫院了。

距第一次發病至今十六年了。上帝是否要我得著「精神病」?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自己曾選擇不守祂的誡命和一再犯罪墮落。上帝的醫治不是如法術從有病變無病,也不僅僅讓我重投「正常」人生,而是要我從罪中得釋放;過信心生活,持久與罪、慾望、權勢和財富等誘惑爭戰。我知道主耶穌已潔淨並重整我的人生,我不能再走回頭路,要專心致志活出祂的使命,以過來人身分服侍患病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