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重逢的相遇

文/林子彭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這電影台詞,那蒼茫人海中偶遇的深沉餘韻教人低迴;而在現實生活中,生逢亂世的一對孿生兄弟,竟可歷刧失散數十載後重逢那份驚喜乍悅,更教人激盪不已。這無盡感恩的經歷,要從自己跟成就這奇妙作為的上帝「久別重逢」說起……

迷途後的重逢

我在八十年代讀理工時信主,繼而受洗加入教會,可惜沒有認真讀聖經和按照當中的教導生活。畢業後加入大企業工作並被派往內地開拓營銷巿場,我就在燈紅酒綠的談生意文化中浮沉,漸漸產生罪疚感,自覺不配稱為基督徒。終在1984年放棄上教會,甚至在 1996年結婚時太太也不知道我是基督徒。 

2005年的一個週日,太太與七歲女兒拿著一件袍子回家,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教會的詩班袍。原來是中華基督教會柴灣堂借用了一所幼稚園校舍舉行聚會,信奉佛教的太太不知就裡走進去要為女兒報名學唱歌,該兒童詩班的負責人竟允許我女兒加入,因此太太要我陪她倆每週上教會,一償女兒學唱歌的心願。上帝竟能使用一名小女孩和一名佛教徒,使在人生道路上迷途的我跟祂久別重逢。 

教會牧者和弟兄姊妹的熱誠深深觸動我們,漸漸地太太和我除了崇拜還參加夫婦組,與一群同路人互相關心支持。太太更邀請我的父母上教會,一起在慕道班學習,認識救恩真理,三人終在 2007 年信主受洗。女兒長大後也信靠基督,每週爺孫三代一起上教會,溫馨快樂。 

年邁的雙親對信仰十分認真,除殷勤出席聚會,更遵從聖經教導:「除了我(上帝)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二十3)在接受洗禮前父親自行把家中祖先神位丟掉,一心一意跟從耶穌基督。七年後我們親歷上帝把一份又一份的厚禮賜予謙卑柔和的雙親。

失散後的重逢

2014 年 10 月一位姊妹著緊地問我:「你父親是否有失散的兄弟?」我答道:「他有一個已失散數十年的孿生弟弟。」她續說:「最近教會探訪柴灣區老人院時遇見一位老伯,跟你父親的樣子一模一樣,詢問下得悉他已住院七年,我們因而知道認錯人。他不但樣貌相似,連說話的聲調和鄉音也跟你父親一樣!我們再問老伯有沒有兄弟,他說有一個失散了數十年的孿生哥哥。」世間竟有如此巧妙的事!姊妹還給我看當時用手機拍下的照片,我登時被那跟父親一模一樣的相貌嚇呆了。回家後立即告知雙親。 

翌日早上,我帶著父母到老人院找那位老伯。當父親與他見面的一刻,大家都愣住了,兩人凝視對方半晌後,說:「是你呀!」他倆已完全知道對方是誰,場面十分感動!父親百感交集,因眼前人正是他想念多年的骨肉至親。接著兩位老人家手牽著手往茶樓午膳,一起話說台山故鄉舊事。叔父本來身體壯健,七十多歲還任職理髮師,可是於 2007 年因血糖低而在家中暈倒,康復後其兒子擔心會再出事,故安排他入住老人院。算起來那段日子正是我的父母信主受洗期間。 

上帝真奇妙,在我們還沒祈求之先,祂已洞悉一切,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透過教會探訪連繫了失散八十年的兄弟情;不但如此,上帝更引領我們尋根溯源,打聽下得知父親還有一位親大哥,在鄉親幫忙下於 2017 年 3 月取得他女兒的電話號碼,聯絡後才知 大伯已九十一歲,定居美國。於是我們透過視像電話,使這三兄弟首次越洋團聚。從大伯口中得知我父本姓伍,生於 1932 年,兄弟倆在日戰期間分別送給林雷兩家善心人撫養,真是一番辛酸後的安慰。可惜當時世局紛亂而無法聯繫,完全不知道大家的下落。感恩父親三兄弟長壽,得以白髮團圓。父親從對自己的原生家庭一無所知,到現在忽然增添了五十多位親人而感再無遺憾;伍氏家族如今四代同堂,合共有六七十口人。

重逢後的感悟

如今驀然回首,深覺人世間的種種相遇,沒有甚麼能跟上帝相遇的美好堪可比擬!昔日我因沉醉世俗的享樂離開上帝,白白損失了許多與主親近的時光,何其可惜。惟上帝卻沒有就此放棄我,藉祂的奇妙作為讓我有浪子回頭的機會。跟上帝久別重逢後,這十多年我在教會認真學習聖經,並學會凡事交託上帝,即使家人生病或經濟陷於困境中,禱告後我都能安心,因深信上帝的安排一定是對我們最好的;而教會的弟兄姊妹彼此扶持,也是我們隨時的幫助。我和家人實在經歷聖經的應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 

(何在凡採訪,經編輯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