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中、劏房裡,遇上愛

文/王秋萍

我是一位「90 後」女生,曾居無定所,患過情緒病;然而,上帝讓我藉著認識祂,將我曾看為困苦的,都變成祝福!

飄泊生活的開始

我生於基層家庭,有兩個哥哥,三兄妹關係很好,個人性格內向。母親是傳統婦女,默默忍受丈夫的謾罵。父親很「大男人」、愛面子、脾氣暴躁、不善表達。

中四時,父親忽然到我校當校工,讓我感到生活受監視。那年我與一名男生談戀愛,父親發現後極力反對;不僅想傷害該男生,還在家中打我,甚至要我到商場天台跳樓、給我白布要我自殺。我開始了逃難般的生活,住院、短期住宿中心、同學住所,更在深水埗劏房中渡過十八歲生日。每次回家後不久又出現糾紛。母親總以保護我為由,要我避開父親在外居住。

劏房的生活永遠難忘,試過被人用線香塞住鎖匙洞,深宵才能回到屋內。沒有洗衣機,手洗衣服後擰不乾,掛在屋內使得滿地積水。每當在屋內感到孤單,我會到樓下的糖水店感受別人快樂熱鬧的氣氛……那日子,經常問自己:「為何我有家人,卻沒有一個家?」

工作與重拾學業的轉變

售貨員的工時很長,驅使我產生「要改變」的念頭,沒想到中五畢業後能考入香港教育學院(現稱教大)的幼兒教育學系。據悉當年六千多人投考,絕大部分是中七高考後考入,讓我十分珍惜這改變的機遇。

就在即將重回校園生活的暑假,亦即十九歲那年,我在街上遇見「異端」搭訕,其後與大哥分享後,得知他已有教會生活約一年,便跟他一起返教會,開始了恆常的教會生活。有趣的是,團契中的女生,大都是幼兒教育學系的,讓我感到有同路人。

在教會內,我認識了許多不同的人,他們雖非我的家人,卻有一份很大的愛,不單讓我感到溫暖,更是甜蜜,甚至比親人更親!我看到背後愛我們的上帝,這位上帝,讓我的人生不再孤單!

上帝是醫治者

「信主」從來都不等於一帆風順,一次父母爭執,我因捍衛母親而被趕出家門,逼不得已重回劏房的生活。其後在工作上與同事合不來、友人懷疑患癌……我亦開始患上抑鬱症,經常不能自控地哭泣,體重急降,想自尋短見。

有次我去到海邊,想自己消失,看著海,不斷問自己:「我若不是老師、不是家中的女兒、不再叫王秋萍了,那我是誰?!」突然,我想起自己有一個永不失去的身分:「我是上帝寶貴的女兒」。這句話把我帶離死亡的關口。我再不靠藥物,也不靠自己,重新透過聖經思考人活著的意義,為創造我、愛我的上帝而活。

我曾以為自己會懼怕再住劏房,但接待教會牧者、弟兄姊妹,和在家聽詩歌、讀聖經,竟都成為愉快的事,因為我不再是一個人了。上帝用同樣的經歷,醫治了我。

從前與現在的改變

從前,我會憑著「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意志捱過種種難關,卻不能理解人生為何要一直在捱至生命終結。現在我體會到,人生總有不同歷練,歷練會讓我成長,亦驅使我們仔細思考活著的意義。過去居無定所的生活,讓我深切體會家庭對一個孩子的影響;情緒病的臨到,讓我能與許多跟我有相似經歷的人同行。過去我曾至少有八年不敢直視父親,甚至沒勇氣叫他一聲「爸爸」,但上帝卻不斷幫助我改善……

如今回顧,我絲毫不覺昔日的自己可悲,反有數不盡的恩典!人生路雖有苦難,但感恩已變成祝福!上帝差派耶穌降世,親歷痛苦,最終是為了拯救我們!「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翰褔音三16)我清楚自己不單「知道有上帝」,更是「相信上帝」。

真愛的降臨與展望

感謝上帝!讓我認識到目前的未婚夫,他清楚知道我的過去,願意用最大的愛給我一個家並愛護我。他極為細心、溫柔體貼、愛家,是上帝為我預備的好夫君。人本來不懂得愛,但上帝藉聖經教導我們要愛祂及愛人如己,讓我們能學習好好愛對方。上帝亦透過我漂泊、成長的經歷,讓我學習婚姻、家庭、情緒健康的重要。

我深信祂的美意,將來回望都是恩典!讚美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