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康健=人生價值?

S004

天生我材必有用
文/陳冬梅(香港展能藝術家)

生命更新
也許,很多人以為傷殘的我會覺得生活不開心,天天躲在家發霉。的確,傷殘人士受很多限制,有很多困難要面對和克服,但不代表要悲觀度日。

我從小在特殊學校就讀,老師見我手不能寫字,就教我用腳寫,後來更教我畫畫。小四時開始接觸福音,聽到一些耶穌的故事。中學一年級去佈道會,一位從前吸毒的癮君子分享主耶穌如何改變了他的人生。我想:吸毒的人犯罪,上帝都愛;上帝也該很愛我,於是決志信耶穌。初信時有很多疑問,後來逐漸認識真理,在1994年接受浸禮。

繼續閱讀

「耶穌」是傳銷產品嗎?

S001

從抗拒到接納
文/羅慧娟

抗拒基督教
我很抗拒基督教和基督徒,總覺得基督教很刻意傳道,像傳銷般,叫人有壓迫感。我為人理性,喜歡講道理,凡事尋根究底,不會因別人極力「推銷」就信。

曾經有過一段感情,因為我不是基督徒,對方說要跟我分手。當時根本不明白甚麼是信耶穌?甚麼是基督徒?一直沒有人能說服我,讓我明白「憑信接受」是甚麼意思。既然如此抗拒,信耶穌對我來說,實在很難。

繼續閱讀

破損的婚姻真的覆水難收嗎?

S002

覆水能收,浪子回頭
文/李紹權

第三者的出現
我的婚姻本來風平浪靜,後來,因夫婦溝通愈來愈少,衝突漸多,卻不知怎麼處理,只把不滿壓抑心底。誰料,誘惑一來,就掉進了婚外情的泥淖,並且問題叢生:時間不夠分配,影響工作;必須偷偷摸摸,瞞著家人,常向妻子扯謊等。我為此十分煩擾,脾氣變得暴躁,明知對不起妻兒,又不能抽身。為了安撫內心的歉疚,就對自己說:「現在恐怕我想浪子回頭,妻子也不會原諒我了;周遭的人更不能諒解我。」然而,一個大好家庭就此破碎了嗎?我感到無助,不知道如何是好,心裡十分難過!兩個月後,在妻子追問下,我坦白承認,心裡的忐忑和罪疚感卻沒有減少。

繼續閱讀

認識憂鬱症

認識憂鬱症_wooden-gate-594188

文/莫世淳

憂鬱症不是新時代疾病,只是以前沒有這個名稱。古今中外,患憂鬱症的人不勝枚舉。現在憂鬱症更普遍了。隨著世界成為地球村,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和工作壓力愈演愈大,憂鬱症也愈見普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報告,1990年憂鬱症是世界排名第四位的疾病,預測到2020年將升至第二,僅次於心臟病。如此下去,憂鬱症很快會成為世界第一號大病。

尤幸憂鬱症不是絕症,它是可以治療的。根據美國心理健康議會(National Advisory Mental Health Council)1993年的報告說,如果獲得適當的治療,五個病人中有四個能改善;只有不求醫治才會讓情況惡化,甚至要走到自殺的地步。可惜只有不到一半的病人得到適當治療;有些人求醫,但只看家庭醫師,無法對症下藥。

繼續閱讀

校正思想,撥開愁雲

撥開雲霧 校正思想_road-166543

文/莫世淳

治療憂鬱症有多種方法,我喜歡從思想入手,因為校正偏差的思想後,病情便能好轉。所以聖經上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四23)人的思想影響他的言行,若思想偏差,言行自然偏差。

繼續閱讀

走出憂鬱症的死蔭幽谷

走出幽谷

文/耕心

我曾經患有憂鬱症,直到多年以後我才了解到這個事實,並且因著主耶穌的慈愛及聖靈的引導得以勝過。以往,憂鬱症在我的生命中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爆發。我為此流了無數的眼淚,更與家人爭吵頻繁,彼此都造成傷害,所以我努力地要擺脫它。

繼續閱讀

上帝醫治我的憂鬱症

上帝醫治我的憂鬱症_spring-276014

文/程瑤珍

我是退休醫生,今年七十五歲,七十歲時信了耶穌。

我曾得了嚴重的憂鬱症,患此病而自殺死亡的人不少。當時我還有破壞行為:如摔東西,剪衣服,罵人、吵架是常有的事,甚至想過跳樓自殺。我雖然是醫生,但對自己的病束手無策,亦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行為。女兒們眼看我活在半瘋狂中,既焦急、又無奈。最後領我去見一位心理教授,經過吃藥治療,症狀改善,病情穩定,終於停止服藥,一家人都很高興。其實憂鬱症是治不好的,只是靠藥物暫時抑制緩解病情而已。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