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動物的差異是甚麼?

CT678000972dpi

文/何正中

某些動物具有比人類更高級的功能:

漆黑的夜晚,益鳥貓頭鷹的視覺能見度比人高出百倍以上。

狗的嗅覺特別靈敏,鼻內嗅覺神經極其發達,嗅覺細胞密布於鼻腔內,靈敏度是人的 1,200 倍左右,某類狗甚至可被人用於破案等;

有些鼠類小動物比人類對地震的預感靈敏度還要高得多;

有些動物如蚯蚓的再生能力極強,在一條蚯蚓的前半部分並列接上兩條蚯蚓的後端,竟可長成一頭兩尾的奇特蚯蚓;

而壁虎的尾巴斷了可重新長出;

螃蟹眼睛掉了還能再生出明亮的新眼睛;

海星只要保留一厘米長的腕,就會生成一個完整的新海星。

總之,動物界這些奇妙功能都有創造者上帝的特別創造和美意。

 

與上帝交通——靈

 

但是上帝造人時卻賦予人類更特別的功能——「靈」,

 

即人裡面有上帝的形像和樣式,這是上帝對人的特別厚愛:「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世記一26「耶和華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世記二7

這個「靈」是任何動物,哪怕在動物中智商最高的猴子、猩猩全都沒有的。上帝讓有靈的活人管理地球和動物,只是人類犯罪後卻惡待和戲弄牠們。

 

這個「靈」是人與上帝交流情感的唯一渠道。

 

人,只要意識清晰且無罪的阻隔,便可隨時隨地與上帝在靈裡交通,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就恢復了與上帝的交通,因祂應許:「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二十九13

我生在基督徒家庭,祖父是牧師。小時候,每個禮拜天清晨,長輩總是帶領我們去教堂主日學班敬拜主耶穌。大家唱詩、禱告、讀經、聽道,享受無窮無盡從天上賜下的美妙音樂。我們的靈與上帝相通,天父上帝指引我們的道路,幫助我們每個孩子作名副其實的小信徒。

動物又如何?無論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所有動物一概不具備與上帝靈裡交通的崇拜本能。

 

人類悖逆衍生罪

 

人類悖逆上帝犯罪後,靈被污染,連少數動物的行為也比人更純潔:

 

許多大型鳥類如天鵝、丹頂鶴,一生只有唯一的伴侶。白鴿性成熟後,對配偶的選擇非常嚴謹,一旦配對成功就感情專一,形影不離;鴿類雌雄配對後,若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大多不再另尋新歡,牠們的愛情真可謂「天長地久」。在這些動物面前,很多人都當羞愧。

 

靈本有良知,當有羞恥心,然而人卻做出很多可恥的事。

 

人有智商製造並使用工具,能生產宇宙飛船、航天飛機、高鐵、電視機、吸塵器、電腦、冷氣機、冰箱、洗衣機等幫助人,但也發明了原子彈、氫彈、導彈等傷害人。

 

人有時比最凶猛的動物更可怕、更殘忍(如美國九一一事件)。

 

人可以殺人不眨眼,如縱火、強姦、偷竊、搶劫等。人還善於偽裝自己,假冒為善地騙取別人信任而做出損人利己的罪惡勾當。人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捕捉、販賣、宰殺那些被國家禁止的受保護動物,如金絲猴、大熊貓、華南虎、東北虎、雪豹、貂熊等。

 

這些都不是上帝賦予人類靈裡自由意志的本意,而是罪的衍生和異化。人類自始祖犯罪後,上帝與人之間的靈裡交通被阻斷,因此祂呼喚人要認罪悔改。我們的肉體早晚必滅亡,而靈卻必定永恆。

 

怎樣恢復與上帝交通? 

人知道自己遲早會死,這是罪的工價。人在上帝的獨生愛子主耶穌面前真心認罪悔改時,祂在十字架上的寶血就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我們的靈便能恢復與祂的交通,亦能隨時隨地向祂發出感謝、讚美的心聲而上帝也時刻赦罪與賜下恩典,使我們有向善的能力。因為我們與任何動物都不同,具有上帝的形像和樣式,更有極寶貴、可以與祂交通的唯一渠道——「靈」!

我們向上帝悔改時,肉身雖仍會死亡,

但靈已得救復活,進入與上帝同在的永恆。

ccmFB_CT678_20181130

 

 

 

當疾病、死亡來到時

當疾病死亡_full-3975

文/莫世淳

除了因疾病或意外早逝,我們都會走過「生、老、病、死」幾個人生階段。但健康、平安時,我們很少想到死這個嚴肅的題目,只有當遇到疾病或死亡時,才迫不得已面對。

我是曾經走過死蔭幽谷的人,所以對疾病與死亡有特別的領會。

一、生命在上帝手裡
傳道書三章1至2及11節:「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十多年前,我曾中風,情況非常嚴重,醫生說希望不大,但我活過來了。我在病中深深體會,生死之權操在上帝手中,正如傳道書所說「生有時,死有時」,憂慮也沒有用,每天好好地活下去就是。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說有一個名叫Ben(賓)的年輕人,20歲左右就得了癌症。先是骨癌,然後癌細胞進入骨髓,後來血的鐵質超高,生命危殆,醫生不抱太大希望;但他很堅強,將生活的目標簡化成三個字:活下去!把癌症看成家常便飯,照常生活,不吵鬧,不埋怨,不表現痛苦與懼怕,也不懷疑生存的力量,不讓癌症使他頹喪。結果,他走出了癌症,現已超過十年。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