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過山車

CT669_03_72dpi

文/劉港源

生活在充滿壓力的香港,許多人似乎都不快樂。以前我努力工作,得到一點成就,過著富足的日子。後來毅然放棄安穩生活另闢蹊徑,卻活得比從前更快樂。究竟是甚麼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我於十三歲時立志一生跟隨耶穌,認真探索人生。藉閱讀不同書籍認識人的起源、死後往何處去等生命課題,愈研究愈覺得有意思。

 

因明白「人生是甚麼?身後要去哪裡?」後,在生活中自有不一樣的抉擇。

 

為主投入音樂夢 

1980年,我奪得全港乒乓球公開賽少年組冠軍,賽前每天操練逾十小時,沒有好好讀書,以致在中三輟學。同年,一位朋友約我參加第一屆香港現代民歌創作大賽,他作曲,我作詞。朋友很快完成作曲,我卻花了兩個月仍沒寫好歌詞。試想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甚麼也不懂,如何寫出觸動人心的歌詞呢?後來靈機一動,我可以祈禱啊!

 

「上帝!祢可否幫我寫一首歌?一首可祝福人的歌。」

 

禱告後,我竟在十五分鐘內完成「創作」拿去參賽,結果獲學生組冠軍,但我深知歌詞不是出於自己,那是我第一次經歷神蹟。

自此我全情投入在音樂中,漸漸發現有許多福音歌很動聽,亦很觸動我。

 

當時心裡湧起一個意念:若人人都能聽到福音歌就好了,他們便能認識上帝,明白上帝多麼愛他們。我甚至希望福音歌成為主流文化,天國夢開始萌芽!

ccmFB_CT669_20180111

夢的萌芽到實踐

 1985年,我組織了一隊福音組合 Eternity(永恆),到不同學校唱歌,目標是向青少年傳福音。轉眼唱了十年,又訓練了一隊 Infinity(無限),每次出隊有七八十人,在學校裡載歌載舞,天國夢正在醞釀。2005 年,我把這訓練了十年的隊伍改組成只有七個女孩的新組合—— Eternity Girls(永恆少女),繼續到學校唱福音歌,深受歡迎,一年出隊逾二百次,許多人信耶穌,得著救恩。

後來我意識到女孩們將陸續大學畢業,不能繼續佈道旅程,實感可惜;於是請她們考慮做全職音樂宣教士,以音樂傳福音,在主流樂壇為上帝唱歌!

我們認真祈禱約有半年,一同經歷上帝的帶領,七個女孩中有四個願意放棄能賺錢的專業,投身不可能的任務!以我當時的能力,決定給她們每人每月五千元生活費,還有支援人員的薪金每月至少五萬元,以及其他開支如宣傳、製作專輯等,

 

一首歌平均需花數萬元。投放這麼多資源,值得嗎?值得!因生命是無價的。

 

既然女孩們不惜犧牲專業,甚或前途,一心為上帝唱歌,我就在金錢上全力支持她們,為上帝好好活一次!

當時我已從事保險業十五年,算是有點成就。我常在上班的日子與女孩們到學校唱歌,每年暑假定必請一個月假辦福音營;我的業績仍不俗,在公司週年大賽九千多名保險顧問中,得第三名。上司很器重我,公司每月給我的公積金逾一萬元,且每年請我旅行數次,又容許我常放假去唱歌,我覺得人生真快樂!然而,相較現在的豐盛,還差得遠呢!

夢的貧窮與豐盛

有一晚我祈禱時,上帝說:「你應該辭職與她們一起唱!」這簡直不可思議,我立即想到經濟問題,沒有工作如何照顧自己,以及我和妻子雙親的家庭?還有 Eternity Girls 的開支呢?第二個問題是,福音歌真可打入主流文化嗎?我這個沒學歷、又沒讀過音樂的小輩能實現天國夢嗎?然而上帝的話令我滿有安全感,想到可全心全意做這件事,就非常興奮。

 

告訴太太時,她也嚇了一跳。我對她說:「我們從小上教會,上帝可有作弄過我們?」她定一定神:「沒有。上帝給我們很多恩典。」

 

「所以,上帝叫我這樣做,祂一定有計劃,我們就憑信心去行……既然上帝感動了我,也請你祈禱,看看祂是否給你同樣的感動。」

  • 個半月後,太太主動說:「老公,我看你真的要去了……必要時賣掉這幢房子吧!」

 

太太同意後,我便向上司請辭。他不明白我為何要放棄這份「筍工」,為了挽留和不想我有任何損失,他提出不用我上班,只需有空時回去培訓新人便可,但我仍堅持要辭職,因上帝清楚告訴我,要辭去工作與女孩們一起唱歌。我深知祂愛我,必與我同行。

從不可能到可能

離職後,真切經歷上帝的帶領,為我解決上述疑問。2007 Eternity Girls 出道的第一首歌〈回家〉終於躍登電視螢幕。後來一位唱片公司高層對我說:「近年許多福音歌在樂壇出現,是因〈回家〉和 Eternity Girls。」此外,有歌手分享,他去卡拉 OK 常特意點唱福音歌,更有種莫名的感動,後來也成為基督徒。福音歌真的進入了主流文化,上帝確實能在沙漠中開江河,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錢從何來?全憑倚靠上帝的信心。離職後我取回公積金,上帝感動我用來製作福音歌專輯《美麗傳奇》,當時許多基督徒歌手主動幫忙獻唱。專輯出街後大賣,收入足夠兩年開支!但好景不常,兩年後被代理公司騙去所有唱片收入,窮得連應邀到澳洲參與佈道會也沒法成行,於是向上帝祈求。未幾,一位不相識的人對我說,上帝要他奉獻給我們,那筆錢剛好足夠我們十人到澳洲的機票費。這樣的經歷多得不可勝數,上帝一直供應我們。

快樂人生

現在我是電台 DJ(唱片騎師)、許多歌手(如關心妍、王祖藍等)的唱片監製、福音詩歌監製、電視台音樂節目監製,全是福音工作。此外,我與卡拉 OK 老闆洽談在歌曲選項裡加入福音歌,讓福音歌進入娛樂場所,希望透過這些音樂,讓上帝的愛觸摸每個人的心。

一個只懂打乒乓球、中三輟學的人竟可做到這些事,全因如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17

人生中甚麼才是最重要?生活中確有許多難處,卻可以很開心,只要認識上帝,並將生命交託祂便可。

  • 現在我比以前開心得多,因每天都做有意義的事,看見人的生命改變,心靈的喜悅沒有其他事物可以攀比。

 

人生有愛就精采,只要與上帝接軌,就能感受到真正的快樂!

 

(本文是劉港源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與上帝對話的風水師

文/李國健

甚麼可改變命運?有些人遇上挫折困難,會說自己的命不好,希望靠風水、玄學改變現況。我以前是風水師,許多崇尚風水的人都來問我怎樣可發達。後來,我更把玄學融入投資學問中,開辦推算股票及期貨市場升跌的課程。高峰期曾有180位學生,收入可觀。 繼續閱讀

萬金不換的道路

文/李玉顏

半生迷途路

我生於五年代一個貧窮家庭,弟弟響應教會團契導師的呼籲,帶領我們四姊弟參加聚會。二十一歲時我已受洗,卻乏信仰根基,二十五歲與未信主的男友結婚後便與教會漸行漸遠。 繼續閱讀

摩登神婆遇神記

ct657_hk_1

文/袁佩珊

公主的創傷

六歲前,我萬千寵愛在一身,是家中驕橫的小公主。直到弟弟出生,媽媽需全力照顧體弱多病的他,我開始感到被遺棄,常藉鬧事來吸引媽媽注意。 繼續閱讀

從邪靈的「保護」走向耶穌的愛護

gl6orxdmswi-ray-hennessy

文/王超象

我生於六十年代,在屋邨長大。小學時就讀基督教學校,其他科目總不及格,但由於對聖經科很感興趣,所以成績特別好,我尤其喜歡背金句。 繼續閱讀

因為愛,回家

CT652_02_1920x1080

文/黃錦賓

實踐理想
我在香港出生和成長,高中時幾位要好的同學向我講述耶穌犧牲的大愛,因而決志信主,參加教會聚會,後來在港大唸社工時也有參加大學團契。毛澤東離世那年,我常與大學團契的同學思考社會問題,推動社會關懷,我們自命前衛,想為社會帶來轉變。畢業後我加入基督教機構當社工,關注木屋區居民惡劣的生活環境,幫助他們向政府爭取食水、衛生和安全的居住環境又領他們四出請願、遊行,開記者會等。我認為遇到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要發聲,總相信只要肯努力,社會的不平現象是可以改變的。聖經也教導信徒要「行公義,好憐憫」(彌迦書六8)。我以此為上帝對我一生的召命。 繼續閱讀

與神離合三十載

CT651_HK_2

文/郭洪惠蘭

憶起認識主耶穌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那時十多歲,在我友好的補習老師帶領下首次到教會,並在那時第一次決志歸主。惟不久發現,教會的朋友們竟爭相邀功,兩伙人為著誰帶我回教會而爭執。我當時很反感:為何基督信仰常說的「愛」,在這班教會朋友中,我卻完全感受不到?我是因為人而認識基督,卻也是因為人而離開了,一別就是三十多年。

為人而離 因神而聚
在這期間,除了沒有再和以往那些教會朋友來往外,我甚至為怕孩子有機會接觸信仰,主動為兩個孩子選了間沒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就讀。神總有祂的時間表。教我意想不到的是,即使我刻意避免兒子接觸基督信仰,神還是以祂奇妙的方式,帶領兒子長大後認識祂,並接受主耶穌作其救主。當兒子開始在主日到教會,亦邀請我跟他一同出席崇拜。

這次重回教會的感受實在很不一樣,在這教會裡我感到很溫暖,弟兄姊妹以誠摯的心待我如一家人,讓我真正感受到甚麼是「愛」。就這樣,神的話語在我心內植根,祂的福音種子雖在三十年前撒下,還需等待發芽生長的日子;當年我因著人的緣故而離開,但感恩的是,神因著祂的愛,沒有撇下我,亦沒有離棄我。

罪得赦免 學懂寬恕
在主的愛裡我被陶造,神沒有因我的過犯遠離我,甚至差遣其獨生子耶穌基督降世代罪,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讓我們能回到天父那裡,認識真理,得著永生,我也因此學懂寬恕。以前因為一些錢財問題,跟親弟弟反目,甚至曾狠狠拋下一句:「我今世都不可能原諒你!」只因他實在傷我太深。闊別數年,就在我重回教會後,突然一天,弟弟主動約我出來。起初以為再見到他後,我會把多年的怨氣一一發洩出來,但我竟在那次碰面時經歷到出人意外的平安,內心很平靜,沒有怨恨,心裡只有一個意念冒起:眼前的弟弟,終究是我所愛的家人;藏於內心多年的隔閡就在一瞬間消失。既然神可以寬恕我的過犯,為何我不能寬恕我的弟弟呢?感謝主讓我上了美好的一課。

想當日兒子邀請我回教會,心態上其實是老來從子,馬馬虎虎地跟他一起吧了。惟神可卻沒有馬馬虎虎地回應,竟讓我親歷祂的恩慈和教導。因主的話語,加上牧師的鼓勵,我鼓起勇氣參加浸禮班。我多年不曾看書,但今天突破了,竟還能背誦聖經。有趣的是,當天不想孩子接觸基督信仰,到頭來卻和大兒子一起接受浸禮,而小兒子亦於數年後受浸。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想到主的應許,實在無盡感恩。

 CT651_2va

一生最受用的「騙局」

CT65101

文/郭賢德

自小喜愛「三國」,從中學年代的電腦遊戲「三國志」到今天的紙牌遊戲「三國殺」。在遊戲裡玩家可自行新增武將,並為他們改名字、定能力。「郭賢德」我的名字就這樣回到三國時代,成了君主,並加入中西歷史名人作我的臣子。後來改名「郭勝天」,說的是自己能力比天高。當諸葛亮在遊戲裡智力值只有100時,我卻修改軟件程式,把「郭勝天」的智力值改為255,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中。 繼續閱讀

苦盡甘來

mountains-480471_1280

文/馬劉潔芳

1925年我在廣東興寧出生,父親是知識分子,生活艱苦仍送我到私塾唸書。可惜當時政局動盪,父親英年病逝,我讀了四年私塾便要輟學。我很喜歡看書,一生閱讀,從沒間斷。

在一次偶然機會,丈夫和我相遇,對我一見鍾情,要求立刻娶我過門。當時他24歲,我不足15歲。為了改善家人生活,我無奈答應。婚後家姑(婆婆)要我操持家務,養豬、挑水、劈柴……整天勞動,忙個不休。我18歲生下長子浪平,三年後生女兒桂蓮。戰後丈夫去香港謀生,不許我跟隨,說那是「留食不留宿」的地方,我去只會拖累他。可是夫家常有紛爭,終無寧日,湊巧碰上要去香港的姑母,便請她帶我和六歲的長子同行,留下三歲的女兒給母親照顧。

丈夫見我來很不高興,說沒有能力照顧我們,因他月入只有20港元。我說,我自己找工作。當時百業蕭條,人浮於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能在家裡做的編織工作,便日以繼夜地做,居然每月賺到40多元,比丈夫賺的還多。

繼續閱讀

棄假從真

still-life-446718_1920_1280

文/蔡淑貞
採訪/林仲明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這句話對我很有意思。在我的生命裡,我體驗到的是「真神假不了,假神真不了」。

遭逢橫逆
我的名字叫蔡淑貞,來自一個拜偶像的家庭,家中拜的地藏菩薩,是父親特意從內地寺廟迎來的,母親為了隆重其事,茹素七天,以表虔敬。我在家庭的薰陶下,自少跟隨父母虔誠禮佛,而且青出於藍,茹素十多年,在寺廟中當義工領袖。

我十九歲結婚,丈夫是個生意人,做的是針織毛衣廠,育有五名兒女,排行最長和最幼的都是兒子。說起來,丈夫可說是白手興家,開廠的時候沒有資金,得其父親幫助下購置針織機器,漸漸地生意好起來。一九八九年,不知甚麽原因生意特別火紅,賺了很多錢,物質生活越見豐富,買大屋,買私家車、貨車,還聘有兩名司機。總的來說,那時的生活十分風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