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挑戰

CT6710272dpi

文/劉進圖

香港近年社會撕裂帶來的挑戰,相信每個人都有切身感受,不論在同一個家庭、同一個朋友圈子、同一間公司、同一間教會,都可能因為對時局、對世事的看法不同,深深影響人際關係。

  • 就個人觀察,社會撕裂的因素有四方面: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而我們可怎樣面對這時代挑戰,則以我個人遇襲後的反思來分享。

 

社會為何撕裂?

 

一、政治因素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社會已有政治意見分歧,卻沒有現在這樣撕裂。九七回歸後,基本法生效,其中有一個政治目標:1997 2007 年,定下立法會直選議席比例、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等。既有共同政治日程,所以政治爭拗沒有演變成難以彌補的鴻溝。

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公布,人大決定普選行政長官要先由北京通過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揀選候選人,選好才給香港一人一票去選。

 

政制發展終極藍圖首現,引發「真普選」的爭論,更演變成巨大的政治撕裂。

 

政制的決策制度由此失去共同點,失去彼此尊重和制約。這些年來,因失卻政制發展的共同目標而引發的紛爭、撕裂,在掉失對話基礎下,實難以彌補。

 

二、經濟因素

貧富懸殊不是今天才有的問題,過去香港社會的流動性高,即使在清貧家庭長大,只要努力進修,畢業後找到好工,假以時日都能脫貧,置業安居,改善生活。但如今由於地價、樓價、租金高昂,令置業階梯斷了。年輕人即使有專業工作,也未必能在結婚時置業。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移民潮,造就了留港年輕人有晉升中層或高層職位的機會,而今天的年輕人卻因有眾多資深職員在上層,難有晉升。即使出來創業,因租金高昂,縱有再好的主意、手藝,也不敵租金壓力。

 

由於經濟向上流動的空間收窄,有產階級跟無產階級之間的鴻溝拉遠,難以逾越。

 

三、社會因素

香港從來就是個移民社會,不同年代都有大批不同的移民來港,亦有很多港人移民到外國。過去的移民大多是難民背景,彼此守望相助,同舟共濟,不會互相排擠。

今天香港仍有很多入境和出境的移民,但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心態改變了,覺得外來移民滲入自己的生活空間,搶佔經濟資源,製造了很多不文明的社會問題,因此不再包容,產生排擠、歧視、辱罵,甚至動手。

 

過去幾年,內地人來港引發的社會矛盾與撕裂與日俱增,同舟共濟的精神不復存在。

 

四、文化因素

我在新聞媒體工作二十多年,大部分時間香港還有主流媒體,大家縱有不同政治立場和社會背景,但接收的新聞資訊大同小異。現在網絡社交媒體普及,已不再是主流媒體年代,人們會透過臉書、WhatsApp 等接收新聞,更有年輕人只看朋友分享的資訊。

 

2014 年雨傘運動開始,刪除不同意見人士的情況在社交網絡上頻頻出現,

 

造成年輕人群組只圍攏同一政治立場的人,只聽到一種聲音,形成了很多偏見而不自知,亦與其他群組難以溝通,進入「一言堂」、「回音谷」的信息年代。

 

從遇襲到開審

 

該以怎樣的態度面對社會撕裂的局面?

「因祂使我們和睦(原文是因祂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以弗所書二14上帝藉著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廢掉冤仇,使人與上帝得以和好。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就能尋求改變人與人的關係。

 

我的個人經歷正體驗了這個真理。

 

2014 2 月,上班途中遇襲重傷,住了五個月醫院,心情卻相對平靜,全是上帝的恩典。親友和醫護人員用愛心包圍我,太太更封鎖資訊,不讓我看所有與案有關的報導,以免刺激我,我是全香港知道自己的新聞資訊最少的人。在醫院早晚忙著配合醫生及物理治療師制定的康復療程,沒空理會外面的事,心境反得平靜。

 

2015 年夏,考驗開始。那時案件開審,我要出庭作供,面對兩個疑犯。證人欄跟犯人欄距離甚近,那會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著傷害我的人。疑犯是從我背後施襲,我抬頭時只見他們迅速跳上電單車逃走的背影。審訊那天,我要仔細重溫遇襲的每個細節,所以審訊日子臨近時,壓力甚大。

 

做了數十年基督徒,卻不曉得怎樣為這事祈禱,

 

想了很久,我向上帝禱求兩件事。第一,願真理的聖靈,在法庭的房間運行,讓公義得到彰顯。第二,我走入法庭時,求耶穌基督與我一同進去,否則我不知道能否面對壓力,面對襲擊、傷害我的人。

 

學習原諒

作供時,我心情平靜,雖有壓力且疲倦,審訊也消耗精神,但心裡仍有平安,我清楚知道耶穌基督在那裡。

 

我不單看到犯人欄的兩位被告,還見到耶穌基督。兩位被告固然有錯,應受制裁,但我們也同樣會犯錯,同樣得罪上帝,有傷害其他人的時候,需要基督的寬恕、憐憫,

 

而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用自己流的血,代替了我們應該承受的代價。面對這位為我捨身在十架上的基督,我知道我的罪已經得赦,祂是一位愛我、為我犧牲的上帝。面對這樣的上帝,我問自己一個問題:面對那兩個傷害、得罪我的人,在完成法律審訊,公義得到彰顯,犯人受到應有制裁後,我會否原諒他們?按照常理,我可以選擇不原諒,但我看見犯人時,耶穌基督也在,而我知道祂希望我饒恕,正如祂饒恕我一樣。

 

審訊結束,我面對傳媒採訪時,公開對所有人說,我原諒了那兩個人,

 

唯一原因是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廢掉冤仇。這不是一個古老文本上學到的道理,而是我真實的經歷。

 

廢掉冤仇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詩篇十六8)當社會撕裂出現,不論在電視鏡頭上,或真實生活場景中;當你見到有些人的意識形態跟你差異甚大,甚或有些人說話很討人厭,就將耶穌基督擺在面前,試著跟自己說:「耶穌基督在這裡。」不論基督是審判他或拯救他,祂會定奪一切。

 

「十字架廢掉冤仇」,甚麼是冤仇呢?就是對立、撕裂、鴻溝。

 

如果你意會到自己跟上帝有這樣的鴻溝、這樣的對立;跟其他人有這樣的鴻溝、這樣的敵對,請你記起,惟有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能廢掉冤仇。我鼓勵大家要記著十字架的信息,就是廢掉冤仇。

ccmFB_CT671_20180329

(本文是劉進圖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愛的根源

文/海倫

「殞石旁的天際是我的家園,漆黑的天際是我的根源……」曾於八十年代風靡一時的流行曲《愛的根源》又在耳際輕揚;聞歌憶往,在殞石劃破的天地間,在漆黑晦暗的人生處,我曾竭力尋覓愛的根源,但真正的愛在何處? 繼續閱讀

我知道怎樣活下去

NYC_DSC_1702_a

文/蕭蓓
整理/李曾美好

我在上海出生。父親脾氣暴躁,動輒打人,我和母親、妹妹都經常挨打,所以心裡有很多恐懼,不信任人。記憶中,我從未嚐過父愛。母親為給我和妹妹一個完整的家而忍辱負重,忍氣吞聲。後來我和妹妹相繼結婚,母親才離開了父親。可惜離婚後不久,母親便確診患上腸癌。手術、化療後,竟然撒手塵世,匆匆走完她痛苦的人生,離世時才56歲。

我和妹妹因母親的離去而悲痛欲絕。本來以為,母親離開父親後不再受虐待,可安享晚年……想不到就此走了!母親是世上最了解我的人,她的離世讓我感到痛苦、孤單,好像成了孤兒,無依無靠,不知為甚麼要活下去。難道人生就是這麼苦?我生下來就為了受苦?許多疑問都沒有答案。

丈夫成長的背景與我恰恰相反。他是道地的香港人,無法理解我的感受。其實,我對這段婚姻也不寄予厚望。我的性格倔強,性子又急,說話常不留情,傷害丈夫。我自己內心也不好受,但我又能怎樣?只好過一天算一天了。

曙光初現 
1999年的聖誕節,我從上海來香港看望丈夫,第一次看到《恩雨之聲》的電視節目。當時感覺很奇妙,難道世上真有上帝?我在無神論的環境長大,一直以為上帝是西方人的宗教信仰。我信自己,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可是這些錯誤的價值觀和消極的人生觀,令我沒有自信心,自我形象低落;因為我沒有很多錢,也沒有安全感,完全不信任人,包括自己的丈夫。然而,節目中的信息卻讓我感到人生尚有一絲希望。如果有上帝,有真愛,祂就是我活下去的意義和盼望了!

那篇信息在我腦海裡盤旋了好一段日子,我愈來愈想尋找上帝,但又不敢採取行動。因為香港有很多教會,我不懂分辨,怕找錯了反受傷害。當時我不知道,主耶穌是來世上尋找失喪的人,是祂找我,不是我去找祂。

尋找人的上帝 
2002年底,我帶著四歲的兒子來香港與丈夫團聚定居,翌年生下女兒。當時我仍等待上帝來救我。2009年9月,女兒讀小學,我想工作掙點錢,找到了教普通話的工作。一天,一位女學生送我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她教會的聚會時間和地址,我驚訝地發現,她的教會竟然離我家不遠,步行幾分鐘就到。難道上帝真在找我?我心裡想去教會,但又有點害怕,於是禱告求天父引領我去一間合適的教會。

上帝垂聽禱告,三個月後,即2009年的聖誕節前夕,我的命運開始扭轉。那天我下班回家,途中遇見一位女士派發福音單張,給我講耶穌基督的福音。我有一種「等到了」的感覺,便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電話告訴她。翌日,她果然來電約我出席聖誕禮拜,正是我家附近的那間教會。我相信這是上帝給我預備的。從那天起,我沒停止參加聚會,每次都用心聆聽。

堅定決志
有一次,我們在團契中討論幸福的定義。當時我以為一家人完完整整、無憂無慮地在一起,就是幸福。可是一位姊妹說,生活安定和物質豐富並不是真正的幸福,因為沒有人能知道明天,沒有人不患病,不死亡;世間的幸福只是曇花一現,惟獨信靠耶穌基督,我們才可以得到真實永恆的平安和福樂。

她這番話叫我深思,那一刻,聖靈感動我,我覺得姊妹所說的平安福樂,正是在惶惶不可終日環境裡長大的我所夢寐以求的。主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27)我立刻降服在主耶穌面前。聖靈繼續作工,照亮我的心眼,讓我看見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罪人,自私、自大、虛榮、驕傲、貪婪……我向上帝徹底認罪,邀請主耶穌基督進入我的生命,我要接受上帝所賜的永生大禮。

重建父女關係
自從2010年1月10日決志後,上帝不住地改變我,我渴慕更多認識祂。除非生病,我從不缺席教會的聚會。團契組長對我關懷備至,讓我感受到愛的滋味;講道信息和主日學教我聖經真理。牧者提醒大家不要單沉醉在被愛的甜蜜中,要付出,要關懷他人,使更多人體會天父上帝的大愛。

人的愛是不完全的,要是不活在主耶穌裡面,我們無法活出真愛。學習聖經以後,我才逐漸明白,原來父親不懂愛我們,是因為他不認識耶穌基督。終於,上帝撫平兼醫治了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傷口和怨恨,我不願意再把自己囚禁在悲苦的牢籠中。既然父親是不認識上帝的罪人,我就要包容他,饒恕他,像主耶穌那樣愛他;因為我也是罪人,也是蒙主耶穌赦免和接納的,我願意為主耶穌的緣故,與父親和好。感謝主,現在我和父親的關係已經修復,每次回上海老家,我都去探望他。

改善夫妻關係
我在國內所受的教育是:男女各佔半邊天,夫妻二人地位平等。但我因為脾氣急躁,性情倔強,對丈夫一點不肯讓步,常常和他吵架,以致家無寧日。丈夫性格較為柔和,他每天下班回家都買菜煮飯,減輕我的辛勞;可我非但不欣賞他,還常挑剔,抱怨。讀聖經後,看到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以弗所書五22-24),覺得這功課真難!但是,上帝愛我,要修剪我的壞枝子。如果我連身旁的丈夫也不順服,又怎麼順服上帝?於是,以後我和丈夫有矛盾時,就先反省。感謝聖靈提醒:我不是屬血氣的,而是屬靈的,我的生命要顯大耶穌基督。於是我學習謙卑下來,按聖經的教導以丈夫為首,學習聆聽,順服,幫助他。每次眼看快衝突時,我就走開進入房間,或到樓下公園安靜下來。無論是對是錯,我總給丈夫打個電話說:「對不起。」掛線前還說:「我愛你。」對我這種性格的人來說,這很不容易,但上帝加添我力量。感謝主,「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13)

真的,遵行上帝的話後,我和丈夫的關係改善了。丈夫看見前後判若兩人的我,也想認識耶穌基督。他與我同去教會,不久信了主耶穌,現在與我一起事奉上帝。

親子關係改善
信主前我常體罰兒子,和兒子關係有時很僵;信主後知道要循循善誘,而不是動輒生氣體罰。我先為孩子禱告,求上帝賜我智慧教導他們。感謝主,後來我再沒有打過孩子。我還禱告,把他們獻給上帝,因為祂必比我更愛護他們,更悉心栽培他們。只要他們跟從主,我就可以放心。現在我們每星期同去教會,每晚睡前,我和丈夫都為孩子祝禱。現在兩個孩子和我們的關係很好。我和他們約定:「將來爸媽離開世界,回到天家,你們不必憂愁。要緊記的是,無論將來發生任何事,你們都不要離開上帝,我們將來要在天家相會。還有,要記得什一奉獻給上帝。」他們都答應了。「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

由於嚐到福音的好處,我希望別人也和我一樣蒙恩,所以常作見證,又進修聖經課程。現在我帶領團契查經,教弟兄姊妹講普通話傳福音。感謝主耶穌基督,祂救了我,改變了我的人生。我願意為主而活,把我的一切,家庭、婚姻、兒女、工作、金錢、健康,全交託仰賴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