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人生的「我」

文/鄭天祥

來到香港生活,發展自己有興趣的事業、結婚生子,不覺已有多年。在這個步伐急速的大都會立足,雖然也需一番適應,但我很快就能投入工作。近兩年,經歷多了,閱歷深了,不禁回想起二十多年前遠赴美國的淘金夢。美國,可以讓你淘金,也可以讓你進地獄。而在那趟獨特的旅程上,我找到了自己!

流徙歲月

九十年代家鄉流行出國,當時十九歲的我被母親一個突然的決定,改變了人生方向。那時我想,能夠到國外打工賺錢,讓家人過上稍好的日子,自己又能留在美國生活,可能也是個好選擇。

可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順利,整個出國的旅程要經香港到英國,再轉機到厄瓜多爾。到達時發現已有十來人在等候去美國,連同我們總數近三十人。我身上有一筆美金預備在途中消費,感覺像個富豪,超爽的,卻沒想到自己已在地獄邊緣。轉機是漫長的路,首先是幕後操縱者用錢賄賂機組或海關人員帶人登機,每次只限一至兩人。開始時尚算順利,後來走的次數太多,終於「斷線」(被發現)。我們被迫換城市,從酒店到公寓,再從一人一張床到後來一堆人擠在地板睡。

我經歷了半夜在月光下走過一片荒野地,被泥濘及禾草絆倒幾次;經歷了一天才吃幾個麵包的飢餓;經歷了給人像賣豬仔般,半夜三更在一個婆婆的破舊、簡陋的屋裏借宿;還遇上在當地酒店上班的一家人,邀請我到家裏包吃包住,睡在用魚網織成的搖床。我的經歷太多了,實在無法盡述,就這樣一個年少無知的青年,在異地異鄉度過了不平凡的一年半。終於有一天,我踏上渴望已久的美國。

祂觸摸我心

可是因為沒有擔保,我和一個朋友被送到美國移民局,前路未明使我們從希望變成失望。心裏百般滋味,加上言語阻礙,無形的壓力實在難受。一天,想家的我無助地流淚,渴望離開這地方。一位黑人哥哥看穿我的心思,指着報紙,要我打電話給紐約的教會。我從沒聽過教會,不知它是甚麼,只管一試下撥通電話,對方是個男的,我請求他幫助,告訴他我在馬利蘭州的移民局。

沒多久,我們見到了從紐約教會來探望的弟兄,他是位台灣人。我還第一次接觸了聖經、《荒漠甘泉》和《中信》,也看了一段關於基督信仰的錄影。至今還記得那時我非常感動,並接受了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當我跪在地上禱告的一刻,眼淚奪眶而出:母親沒有與我商量就推我出國,她從不理解我的感受和委屈。天父觸摸了我的心,讓我看見受傷的自己。在禱告中我得到釋放、平安和平靜,心裏的傷口亦得到醫治和安慰。

教會的弟兄在我們最孤單、最需要關心的時候,闖進我們的心。從紐約開車到馬利蘭州要三至四小時,來回要七至八個小時,加上休息和食飯,他們一整天就是為我們見面一個鐘而付出了。他們跟我非親非故,無條件的付出不是一個月來一次,而是一年半以來都在做同樣的事。這是甚麼概念?是甚麼力量推動他們?是上帝的愛。祂不僅僅尋找我,也幫助我找回自己,我剛硬的心軟化了、眼睛亮了、我服了,我信主耶穌是我的主。「因為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提摩太前書二5)我要感謝讚美祂。

之後我申請回國,從出國到回國,我經歷了三年。回程時帶着福音的種子,在家裏散播,一家人除我姊姊外全都信了。

再次找回自己

昔日,在我無望、無助、極度困惑時,上帝扭轉了我的生命,而且祂的大愛從來不離不棄。今天,縱然我在繁鬧的生活中走迷,遺忘了祂的恩情,也忘了當年的自己!但上帝沒有忘記我,還呼喚我重回祂的懷抱,經歷祂實實在在的愛,以致我能再次重整人生。

我現在選擇星期日不上班,到教會敬拜祂,也多思想信仰問題。今年我報讀了生命啟航課程,並接受浸禮加入教會。我希望多讀聖經、多認識上帝,盼望自己的生命能多有成長,不虧負愛我、尋找我的上帝。

賞月

文/黃剛

中秋節晚上,我們在天台開賞月派對,請來了朋友。桌上擺滿各式月餅和水果,茶具齊備,孩子們忙著掛燈籠。月上半天,清皎明亮,銀光灑滿全地。朋友興致忽發,建議輪流講有關月亮的詩詞故事。

一個小孩應聲:「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是詩仙思鄉的明月。

另一個小伙子很快接上:「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月光裡帶著東坡對弟弟的想念。

那朋友當然不示弱,來一句詩聖杜甫的詩:「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月色明朗,滿溢鄉情。

年紀最大的朋友,清清喉嚨,低沉地念:「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是《春江花月夜》的詩句,充滿人生哲理,連月光也帶著嘆息。

一位女士覺得氣氛沉重:「太嚴肅了,我還是比較喜歡嫦娥奔月的故事,浪漫又瀟灑。」旁邊她的丈夫表示同意:「《月亮代表我的心》雖是流行曲,也很有詩意。」「那就讓你唱給尊夫人聽吧!」其他朋友乘機搭腔,頃間歡聲笑語。

中國人寫月亮的作品實在又豐富又深入人心。對於月亮的描繪和追想、鍾情和投入,可算極致,是沒有任何民族能媲美。

聯想起另一個熱愛詩歌的希伯來民族,他們的詩篇對月亮的描寫不多,偶爾一個詩句:「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詩篇一二一6-7)。雖不及中國人的詩情畫意,卻以配角形象襯托上帝對世人的關愛。

中國文化中的月亮,給人以美的享受;聖經詩篇裡的月亮,給人以愛的關懷。

我思我信

CT685000572dpi

文/張達明

 

我信

 

我在大學畢業那年暑假開始接觸基督信仰,數月後決志信耶穌。回望過去三十二年,上帝透過很多不同的經歷,讓我反思所信。我也真切經驗到聖經的啟示:上帝很愛我們每一個人。人生路途上會經歷許多事情,其中當然有不開心,甚至是不願意面對的事。聖經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28

 

我體會到上帝的心意是要建立我們的品格;關注的不是我所做的是否有成就,關注「我」這個人,希望我們能與有密切的關係。

 

信主後我仍然有很多失敗和軟弱,我看見自己的不足,做不到上帝希望我做的事,這是近十年以來體會最深刻的。

 

但上帝讓我清晰明白,接納我這個罪人,不僅僅在我決定接受耶穌為救主、將生命交給掌管的一刻,而是一生的。因為我的生命仍然有很多問題,需要耶穌來更新改變。

 

上帝明知我未能完全達到的要求,但愛我,差耶穌基督來幫助我,以的義代替我的不義(參彼得前書三18)。在基督的救恩裡,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參加拉書二20),這是我很深的感受。雖然我仍有很多不足,但當我接受耶穌時,上帝就看我如同的兒子,愛我,讓基督活在我裡面幫助我。

 

我思

 

畢業後我在律師行工作,後來在香港大學教書,也參與公共事務,遇上不少持不同意見的人。我在信仰思考中希望能成為和平之子,成為不同意見人士之間的橋樑,讓雙方有對話的機會。我期望彼此縱然看法不同,也可以在互信的基礎上溝通、相互理解和尊重、找出定位;特別在信仰群體裡,更渴望能持守「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以聆聽對話建立共識」的信仰態度。

 

每個人都有自己看不見的盲點,就算彼此有對立面,也應嘗試開放交流。在信仰群體中更要基於上帝的愛,衝破隔閡,避免築起失去互信的牆。我相信上帝賜予我們的更新生命,可以幫助我們在惡劣處境中,有不一樣的回應。即使未能立時有互相信任的溝通,在我的經驗中也曾遇上艱難時刻,需要勇敢面對友善的環境。

 

然而,信念的堅持並非外在的得失,甚至是制度的改變,而是人心的改變;正如上帝看重我們的內在品格。因為,縱使人們改變了制度,內裡的不義卻沒有改變,敗壞的人心仍會操控制度,不公不義依然存在。

 

我曾看見不少年輕人付出勇氣主動聽取反對者的聲音,無懼受辱被駡,仍堅持對話、尊重溝通,不放棄所期待的人心改變。

 

我最近在看聖經的出埃及記。摩西要求法老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法老斷然拒絕,而後上帝降下十災。這段歷史敍述中,有一個很重要並重複的描述:「但耶和華任憑法老的心剛硬,不聽從摩西和亞倫,正如耶和華對摩西所說的。」(出埃及記九12,《和合本修訂版》)無論摩西在法老面前說了甚麼,行了怎樣的大神跡,都改變不了法老的心。在第十神跡出現前,法老仍是心硬。

 

如此艱難的處境,人很容易感到無力,會問:「公義是甚麼?」

 

上帝的心意很特別,曾多次向摩西預告,法老不會答允他的要求,但摩西必須繼續做上帝要他做的事。

 

這是我一直在思考和學習的。

 

持定所信所思

 

出埃及的故事給我很大啟發:不要放棄。即使困境不變,我們卻可以擴闊心靈空間,就是無需期望所做的事必定有果效,而是確信上帝掌權。

 

因此,繼續說應說的話,繼續做應做的事;抱持盼望去期待上帝展示的計劃,那關乎我的、眾人的;關乎社會的、世界的計劃。

 

我們身處歷史進程時,會不明白上帝為何安置人在看不見出路的處境裡。

 

就如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的四百年是奴隸階級,了無出路;

 

又如耶穌道成肉身臨到人間前,亡國多年的以色列人,在羅馬政府的管治和壓迫下,失去救贖的盼望;

 

甚至小百姓中的施洗約翰在出生前,他的母親以利沙伯禱告多年求子,卻一無所出,長久苦候的她,儘管禱告,但已放棄生育的希望,以為上帝不會聽她了。

 

上帝真的很奇妙,我們無法知悉歷史的進展,甚麼事要發生,甚麼事不會發生。我心裡清楚確定的只有一事:我們的上帝是掌權的王,顧念我們、看重我們。這信念幫助我在困境中能跳出怨憤仇恨。

 

為所信付出

 

要跳出憤怨並不容易,特別在憤恨難平,傷口未之時。

 

在這些艱難時刻,我學習憑著信念,步步堅持相信上帝的愛顧和恩典,從而建立堅韌的生命,持守關懷與愛,消弭仇恨,勇敢付出的品格。

 

上帝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每個人要怎樣回應在其生命中遇到的處境,自有上帝對其生命底心意的引導,所以我不認為所有人都要有一樣的回應。每個人都需要自我省思、尋求上帝,看看此時此刻上帝期望「我」這個角色要承擔些甚麼,因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角色,在整體上才能互相配合。身為信徒,心態上更要靠著上帝,帶著愛與關懷,剔除憤怨。

 

信徒看見不公義的事而感到憤怒是正常的,這是上帝給予信徒對罪的觸覺。

 

但我們要將憤怒轉化,選擇靠著上帝寬容面對,不讓憤怒演變成仇恨和罪惡纏擾我們。

 

這是信仰賦予我們在面對不義時,勇敢選擇以善寬容處之的自由。

ccmFB_CT685_20190925

(本文是張達明律師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