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得生

文/何崙

我常透過不同方式接觸人群,把握機會傳福音,醫學專業是其中一個切入點。然而,當經歷人生傷痛,令我更深入觸摸到人心靈的層面。

切膚之痛

太太與我十分著緊第一胎,孰料約八週後小生命離開了,那一刻我很難接受,太太更甚。準備愈多,失落感愈大。身為基督徒,我們明白天色從不常藍,只有學習藉禱告面對苦難。縱不知離開的胎兒是男或女,我倆為小生命起名「柔謙」,寄望女孩溫柔,男孩謙卑。

之後我們費了好一段時間平復,常一同祈禱記念小生命,太太流淚時我就陪伴在側讓她抒發情感。我學會重視與太太的相處時光,夫妻感情更好。起初亦擔心父母不能接受做爺爺嫲嫲的希望落空了,幸好父母反倒安慰我們,說胎兒離開了便待下次機會就好。自此我更珍惜身邊的人。我們縱然難過卻沒有埋怨上帝,明白人無法掌握生命,主權在天父手裡。只問祂要我們從中學習甚麼。走過小產的傷痛,更能體會切膚之痛,讓我成為更理解病人心靈的醫生。

我們夫婦又在一間機構幫助關顧意外懷孕或經歷小產的夫婦,因體會到孕婦實在需要支援,失去胎兒就如自身體割去一塊肉,難過非筆墨能形容,故盼望我們的服侍能成為他們的祝福。

太太懷上第二胎時,我們學習積極準備後結果如何亦安心交託;甚至作好心理準備,若孩子有特殊需要,亦會珍惜生命不放棄。醫學看胎兒是精子與卵子結合,基督徒看胎兒則是有靈魂的生命。孩子出生後,名字為「謙」,現在謙謙已三歲。

趁佢病,攞佢命

醫生拯救病人,但無法轉死復生。醫療與藥物能延長生命,減低痛苦,解決人在生的問題,但人終不免一死;死亡臨到,醫學能夠做的已到盡頭,需要信仰面對死亡。

記得當年醫學院面試,我回答說醫生的「生」不是解作生命,而是門生,出自《唐六典》,醫生原意是醫科學生。面試中我表明基督徒身分,強調想醫治人的身體、心理與靈性,覺得最偉大的醫生是耶穌,希望向耶穌學習當醫生,透過這專業與人分享信仰。現在回想,我的陳述似更適合入讀神學院,惟我總沒忘記學醫的初心。

我將「趁佢病,攞佢命」這諺語記在心中,意思當然不是想奪去病人的生命,而是讓他們在病患中得著生命。過往多年,香港人一般較尊重並信任醫生,若經歷過醫生的幫助,醫生的話就更有分量。我會先做好醫生本分,治好病人的身體。然後再多走一步,分享信仰。

現代醫學研究指出,人的身體與情緒息息相關,有身心症等病患,為更全面關懷人的身心靈,我修讀了精神科文憑。信仰及信徒支援對經歷情緒困擾與焦慮的病人很有幫助。我曾鼓勵一名病人,一邊就醫,同時在教會學習成長;痊癒後,我邀請他出席講座,不少人在他的分享中得到共鳴。

謝「藥」祈禱

我常常告訴病人,傷風感冒時吃藥只是紓緩病徵,大部分其實不是「醫好」,是藉人體自身的抵抗力而痊癒,不是醫生的功勞。免疫系統是上帝賜予人身體的調節功能。上帝當然可以透過藥物醫治病人,也可用其他方式,我們不應框住上帝的作為。我鼓勵病人作謝藥祈禱,感謝上帝透過藥物幫助我們,正如基督徒謝飯祈禱是感謝上帝供應食物滿足我們所需。

生命主權在上帝手中。祂可藉藥物及其他方式醫治,或另有安排,惟祂向世人所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參耶利米書二十九11),我們要接受人很有限,看不到人生的全幅圖畫。香港經歷著社會運動與疫情,若這是社會的病,我希望自己不要短視,仍看到當中可作的,例如在網上視像分享見證,接觸的人更多。我們要知道上帝在掌權,願我們能「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參馬太福音十16)地面對不順遂的際遇。

(羅穎珊採訪,經編輯整理。)

強制隔離檢疫的心路歷程

文/林寶鈿

想不到自己工作的病房,會成為全港至今規模最大的醫院內爆發情之地:共 21 人染(當中包括 12 位病人及 9 位醫護人員)及 72 位醫護同事需強制檢疫隔離兩星期,包括我自己。

起初幾天因確診數目不斷增加及對病房的衞生情況存疑,前線同事大都感到恐慌、害怕,或是疑惑、埋怨及不知所措。直至管理層決定關閉有關病房,撤離所有病人及隔離檢疫有關同事後,大家才冷靜下來,我亦在過後整理自己的心路歷程。

心情不安戰兢

隔離實施初期,情感上我常忐忑不安:「為何會發生在我身上?」又擔心病毒檢測結果:「我會中嗎?」這種戰戰兢兢的感覺很真實,我多次哭泣了。理智上,我提醒自己首要是留意自身的不適,以及需要關心確診及隔離檢疫同事的健康,深知若給情緒糾纏下去,只會讓自己更陷於一團糟!

冷靜下來後,「孤立感」、「孤獨感」及「失自由」的感覺逐漸浮現。那種被視為「生人勿近」及被人「監控」的感覺更不好受。我求告上帝:「求祢轉向我,憐恤我,因為我是孤獨困苦。」(詩篇二十五16)感恩的是,家人、親友、同事、院方、院牧部和教會很多的問候、代禱及物資支援;又透過手機和平板電腦的視訊功能,仍可相互聊天,能夠看到對方、互相支持,實在恩典滿滿。

祈求饒恕憐憫

我在隔離期間對瘟疫的屬靈意義也產生了興趣,於是把聖經內有關瘟疫的經文都閱讀一遍,明白到瘟疫很多時是基於世人的罪孽,以及上帝的公義和短暫的警。得著聖經提醒,我立即向上帝祈求饒恕和憐憫。

到隔離期最後兩天,已有「倒數」心態,隨著收到通知可離開,更是哼歌喜悅。像詩人大衞向神禱告說:「祢是我藏身之處;祢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詩篇三十二7

主賜平安應許

雖然今次有驚無險地度過十四日強制隔離檢疫,但經歷了不一樣的聖誕及新年假期,必須提醒自己這仍是非常時期,無人知曉還需多久疫情才會過去。然而,上帝曾應許:「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二十九11)所以我總相信黑夜後會有黎明,雲上總有太陽。疫情終會過去,生命必再次綻放。

祝願今次爆疫的確診及隔離檢疫同事平安無恙,身體逐漸康復,心靈安康。也願各同事經歷今次危機後,能重拾合一的心,齊心協力,堅持初心,重新出發,熱誠地幫助有需要的病人。「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悅納,乃是照他所有的,並不是照他所無的。」(哥林多後書八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