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猶如此

CT670_12_72dpi

文/方華

友人帶我去參觀她家附近的花園,小小的花園,在旅遊書上找不到的那種,卻是很有歷史價值的地方。經過幾代人的經營建立,花園現在已開放給公眾欣賞。

  • 花園最吸引我的倒不是花,而是樹。

樹上釘著牌子,說明它的品種以及種植年份,好幾株大樹都是十九世紀末種下的,都有過百年的樹齡。古木森森,自有一種氣派,其中有一株老橡樹更是盤根錯節,非常可觀。百多年來,風霜雨雪,又或乾旱暴陽,樹都一一挺過來了,想想實在不簡單,不容易啊!

 

歲月嬗遞,常會引起人的感慨。 

 

《世說新語》記載東晉桓溫將軍重訪金城,看見自己當年親手種植的柳樹都已長得十分粗壯,有感歲月流逝。樹木茁壯起來,而人卻衰老了,於是傷感地說︰「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後來的大詩人庾信寫〈枯樹賦〉,以此為典寫下︰「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經過詩人佳句描繪,就成了千古吟誦的名句。

中國傳統詩人墨客,多有傷春悲秋的作品。花開想到花落,想到美好的時光不久留;白雲流水,想到歲月嬗遞,時不我與,人生苦短。這固然是事實,尤其古人平均年齡不及今人長壽,對生命的短暫更是敏感,所以桓大將軍看見自己所種的樹又高又大,不是心滿意足,而是為自己年歲漸老而愴然。

 

然而事情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理解。看見百年老樹,我想的不是「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而是樹給我一個榜樣,樹猶如此,我也當深深扎根,向藍天伸展;與蟲蟻共存,讓鳥兒棲息。

 

聖經中提及很多樹木,並且以樹木為人的榜樣。詩篇九十二篇 12 14 節說︰「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上帝的院裡。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聖經中的棕樹就是椰棗樹,在中東地方是很重要的果樹,與香柏樹都是很長壽的植物,而且對人類都有貢獻。香柏木堅硬結實,用於建築和家具,且發出悅人的香氣。聖經說義人要像這些樹,繁茂茁壯,到老都不會枯黃乾癟,而是青翠如昔,繼續結果。

 

樹猶如此,在上帝之道中活著,生命的力量不會乾枯,對人的影響、對社會的貢獻不會停止,

 

  • 因為在上帝的院中生長的樹木是不一樣的,在上帝的規劃下生活也是不一樣的。

 

詩篇第一篇描述跟從上帝、尊重祂法則的人,就像栽在溪水旁的樹,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參詩篇一3)。

 

生命是有選擇的,樹猶如此,人也可以一樣。

 

ccmFB_CT670_20180207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7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