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等待一個家

文/李寶笑、鍾志謙

兒童是弱勢群體,理應得到保護以避免受到暴力、虐待和剝削等身心傷害。可是童事件仍時有所聞,且總是在無可挽回時才曝光。如去年初,一名五歲女童被揭發遭親父繼母虐待致死,令人扼腕。香港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最新發表的報告顯示,2014 2015 年十八歲以下兒童死亡案件中,有九名兒童被襲擊致死,當中七人的施襲者是其父母;另自殺個案十八宗,年紀最輕的只有十一歲。一位自小被父母遺棄的十八歲青年接受報章訪問時憶述自己曾三度自殺,雖然每次都有人阻止,卻沒有人給他後續的關心!難道上帝會他們不顧?深信上帝愛著每一個人,我和丈夫也正是神差遣將愛跟他們分享的。

一切從禱告開始

我(寶笑)以前是一名兒科醫生,曾有十年時間在醫院負責處理兒童被個案。單是我服務的屯門醫院每年就處理逾一百宗這類個案,足見社區裡的破碎家庭為數不少,有些複雜的家庭更是上一代已出問題,如離婚、暴力或吸毒等。當父母受情緒困擾,遇到孩子頑皮、或孩子本身也有特殊需要(如專注力不足、學習障礙等),都會引發父母情緒爆發,繼而動手打孩子。孩子在充斥暴力的家庭中實在處境堪虞。

當時每個案我雖只接觸兩三天,但上帝感動我為這些家庭和被小朋友祈禱。我常對自己說,我不是做一份「工作」,不是只開一個會議(聯合各方專業如醫生、社工、學校老師等商議受虐待兒童的福利計劃)。我覺得只安排孩子往安全地方住宿是不夠的,即使社會提供再好的福利計劃,也觸碰不到破碎家庭的核心問題。這些孩子和父母最需要的是心靈醫治,因此我要盡上身為基督徒的使命,把握合適機會讓他們知道上帝愛他們,盼望從上頭而來的愛能改變這些家庭,癒合他們破碎的心,家庭關係得以復

我和丈夫(志謙)一直被上帝感動要去照顧心靈受傷的孩子,去年更給予機會讓我倆都樂意成為寄養家庭,接納一位寄養孩子!我們本沒想過「埋身」照顧這些孩子,何況我們結婚只有一年,挑戰很大(夫妻磨合、離開二人世界的空間等),初時曾有掙扎。但經過禱告後,我們決定回應上帝,盡力照顧這孩子,希望能幫助他好好成長。由於我們沒有經驗,除多方學習外,就是倚靠上帝,跟從的指引(聖經)教養他。我們按社工的提議,讓孩子初期在寄宿學校放假時,才來我們家住,當孩子漸漸適應,便全程與我們一起生活。因我們是為回應上帝而做的,所以並沒有申請社會福利署的資助。感謝上帝讓我們能應付所有開支,而孩子亦適應得很好。我們盼望繼續接待第二、第三名…有需要的孩子,願他們在這家得到溫暖,在基督的愛裡成長。待孩子的原生家庭預備好,適合與他們同住時,便讓孩子與家人團聚。

諄諄教誨

這些孩子特別需要溝通,好讓他們內心的感受得到抒發和理解。記得有回,一位我們關心的孩子在停車場奔跑,志謙立刻么喝他「停」,孩子很不高興又鬧情緒;後來志謙向他解釋:「當時你身處停車場出入口,卻沒有牽著 Paul 叔叔(志謙)的手,我怕你有危險才大聲喝止你。」當孩子明白後,知道 Paul 叔叔是想保護他而非責罵,誤會便立時冰釋了。溝通很重要,彼此的關係也因此步步建立起來。孩子漸漸成長,改變了不少,現在鬧情緒的次數已然大減。

又有一回,志謙罰一位犯錯的孩子讀聖經箴言,起初他很不願意,問為何要他讀箴言,志謙解釋:「想讓你知道上帝怎樣愛你和教導你。」孩子讀聖經時志謙一直陪伴在側,沒想到當他讀完規定的篇章後,竟問:「Paul 叔叔,可不可以多讀一章?」志謙欣喜答道:「當然可以啦!」翌日孩子起床更自動自覺讀聖經。後來志謙問孩子:「你覺得 Paul 叔叔是不是罰你呢?」他答:「其實我覺得你是愛我,根本不是罰我。」要讓這些過去身心曾受傷害的孩子感受到愛並不容易,但上帝的話確實能改變人,這是為何我們堅持以聖經真理培育孩子的原因。誠然,在教養過程中我們也看見自己的性格和限制,因此常對孩子說:「人的愛有限,我們都是靠著上帝的恩典幫助你成長的,才是一家之主。」

靜待有心人

不少兒童因家庭問題而要暫時居於寄養家庭,直至可與家人團聚或獨立生活。然而,有傳媒指出,可提供服務的寄養家庭數目去年曾一度跌至五年新低,出現逾二百名兒童等待一個家的情況。經歷創傷的小朋友需要關愛,他們的心靈和情緒極需上帝的醫治,以重建安全感和尋回自己的價值。我和志謙會繼續接待小朋友,與他們同行,幫得一個得一個;也盼望更多有心人願意出分力照顧這些孩子,給他們溫暖有愛的家。聖經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二十二6)願孩子們都能茁壯成長,踏上豐盛的人生路。

(何在凡採訪)

:《明報新聞網》,2019 5 31 日報道。

與貧弱同行

文/趙偉傑

一個患上末期癌症的露宿者,需要的是甚麼呢?一位單親媽媽家中的玻璃窗沒有窗花(防護欄),給她安裝了是否就能讓她安心?幫助一位獨居婆婆修理好家中的電器,就能除去那份孤單感嗎?不要誤會,供應缺乏的物資及協助解決生活的難關,都是給貧弱社群十分有意義的援手,惟他們心靈的需要亦是不能忽略的。感恩上帝沒有忘記這些身處困境中的人,更感恩上帝讓我看見他們的需要,願意使用我將祝福跟他們分享。

學習服侍累積經驗

五年前我與四位來自不同教會、互不認識的弟兄姊妹,因參加了一個探訪無家者事工而走在一起。之後事工有變,惟我們五人仍堅持繼續每月一次探訪無家者,因都看見當中的需要。

看到需要,還需學習如何服侍。最初我們探望一位露宿於天橋上被北風吹個正著的伯伯,他寧願承受刺骨寒風,也不願走進人群。當知道他患了末期癌症,沒探訪經驗的我們隨便就說「上帝會醫治你的」、「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把聖經的話像念口簧般滑出嘴邊,然而眼前伯伯的難處他已擔當多年,我們所說的話真能安慰他嗎?除了說錯話,我們對伯伯的熱心,亦令旁觀的露宿者妒忌而排斥他。真是好心做壞事!後來我們學會順道也派物資給他的「左鄰右里」。在探訪過程中學了許多,實在是寶貴經驗。

兩年前我加入了一個非牟利組織「建祝.義工隊」。不少社工和機構常聯絡義工隊要求協助,讓我們進到受助家庭裡提供幫助,如滅、二手傢俬轉贈、家居維修、義載等。除了約定的服務外,我還會主動關顧受助家庭,與他們傾談以了解其需要。比如有位單親媽媽,她有一個過度活躍的孩子,我到達這家庭時發現玻璃窗沒有窗花(防護欄)。所以除了原定要幫他們做的電視架外,為了孩子的安全我們更主動提出額外為她們裝上窗花,這位單親媽媽因而感受到我們的關心。下次再到這家庭時我請了教會姊妹同往,希望姊妹能與她建立關係。經過幾次探訪後,這位單親媽媽開始向姊妹坦誠分享自己的難處,原來她要面對很多問題;電視機、窗花只是簡單的外在需要,其實她在心靈上的需要更大。當有人真心關懷、願意聆聽,她的鬱結便漸漸得到疏導。

將盼望帶入社區

因此我堅持在義工隊服務,將信仰的真實盼望帶入社區;同時把社區的需要帶到教會,讓其發揮關懷社區的功用。就像剛才提到的單親媽媽,她已開始參加教會聚會,惟這只是起步,希望她能融入教會,懂得在生活中倚靠愛她的上帝。

之前提到那位無家者伯伯,經過一段時日的鼓勵,他終於接受與我們一起祈禱,甚至願意為我開聲禱告。雖然伯伯仍不願意離開孤身睡天橋底的生活,但他已明顯比從前活得有盼望,不再自怨自艾,還懂得用聖經的話安慰和鼓勵別人。

有次我要幫一個家庭「清屋」(把無用的雜物搬走),屋內除了一位單親媽媽和她的過度活躍女兒,還有單親媽媽的智障妹妹。我一看便知道這工作不容易,但最終還是接了來做,因我看到這個家庭的需要!其實每次出隊我都問自己是否只做社工想我們提供的服務便算?當看見這三人時,我知道上帝很愛這三生命,我不可以只停留在硬件的服務上,不可單做清屋、滅甚或給她們一個儲物櫃便算,因她們真正的需要是心靈的照顧。透過社工轉有需要照顧的家庭很多,我渴望他們都能認識耶穌,讓他們的生命得著祝福,因而會盡力提供一條龍服務:有人跟進使他們可以無障礙地上教會、講解福音信息、教導聖經真理、與他們同行。

需要獻上祝福

當然,要能這樣,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支援,感恩因著上帝的愛,感動不少肢體參與。記得有次我和一位義工去幫獨居婆婆修理電燈和地板,入屋後發現婆婆失禁,馬桶淤塞盛滿屎尿。於心不忍下我嘗試通馬桶,卻弄到滿身糞便。此時婆婆在廳中突然暈倒,我們立刻救護車把她送院,她留期間仍迷迷糊糊起不了床。我便請教會姊妹探望婆婆,經姊妹細心餵食和照顧下,婆婆明顯有好轉,於是姊妹呼籲教會弟兄姊妹合力去照顧婆婆。感恩有二十多位肢體回應,他們每天分早晚兩更輪流探望婆婆,給她餵食和照顧,婆婆吃得飽,人也精神了。一個月後更受洗加入教會,實在令人振奮。

社區有很多需要,能夠協助提供生活所需、解決眼前困境固不可少,但在關鍵時刻傳遞生命的盼望——福音——永生更是不能忽略,因為心靈滿足才是活在困苦中的人最大的需要!上帝的愛擁抱這些身困社會邊緣的每一個生命,又願意使用信徒在地上作的使者,將祝福傳到貧弱者的生命。聖經教導信徒要關心社區和身邊的鄰舍,願更多信徒把握機會遵行主耶穌的吩咐,使勞苦擔重擔的人得到適切的幫助和認識基督。

(何在凡採訪,經編輯整理)

 

《我們與惡的距離》:心有多遠,惡就有多近

CT6900003

文/SHINYU

 

今年最火紅的台劇,莫過於《我們與惡的距離》了。

 

這部以無差別殺人事件為中心,多方呈現司法、媒體、醫護社工、受害者、加害者、精神病患觀點的議題劇,

 

沒有正義凜然、黑白分明的立場,而是忠實呈現真實世界裡的掙扎、兩難、灰色地帶,

 

並試著鼓勵人們同理、關懷、彼此傾聽、坦誠相對,為觀眾指出一條仍有盼望的出路,無疑是台灣戲劇的嶄新里程碑,更為社會帶來更多反思與可能性。

 

在悲劇發生前,我們是否接得住墜落的人?

 

無差別殺人事件在世界各國屢見不鮮,而 2012 年至今,台灣也發生了六起無差別殺人案。犯案兇手幾乎都是對未來絕望、被社會排除在邊緣的年輕人,他們選擇以這種方式對社會發出「求救訊號」或「報復」社會,許多專家都指出,這些事件是現代社會資源極度不均、人際連結分崩離析的警訊。在這些犯案者當中,部分人被診斷出精神障礙,也連帶引起一般大眾對精障病患產生偏見與恐慌。

 

但是,將社會分成「善」「惡」兩邊,真的會是撫慰人心、修復傷痛、安定社會的解方嗎?

 

將我們不理解的人遠遠地隔離在外,就能迎接安全的生活嗎?編劇呂蒔媛曾在受訪時開宗明義地說:

 

「劇本概念最初就設定了兩個方向——事件發生後,加害者跟被害者兩邊的家屬如何走過傷痛?其次,我們的社會是否有辦法接住正在墜落的人?」

 

於是,《我們與惡的距離》同時進行著兩個故事:一個已發生,無差別殺人案裡的加害者家屬與被害者家屬都深陷傷痛;另一個正在發生,看著精神病患與外界之間的張力,讓觀眾發現,決定社會樣貌的關鍵,其實就在我們自身——

 

我們對於無法理解的「他者」的反應,決定了我們與惡的距離。我們彼此的心有多遠,惡就距離我們多近。

 

我們能塑造一個溫暖的社會,或是活在彼此切割、充滿憤怒的冷漠世界,關鍵都藏在我們自身周遭的每個微小互動裡。

 

基督徒金鐘編劇,以信仰寫出深度

 

呂蒔媛的戲劇作品向來充滿人道關懷,曾以中輟少年的故事《牽紙鷂的手》、探討生死議題的《出境事務所》,兩度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身為基督徒的她,認真對待自身專業,總在創作前對主題進行大量訪談與調查;獲獎時,卻都在得獎感言裡將榮耀歸給上帝。

 

她曾說:「如果我的作品擁有療癒的力量,都是來自上帝的愛與恩典。」

 

她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曾說,為了創作《我們與惡的距離》,她大量閱讀,也親自訪問了法官、為鄭捷辯護的律師、犯罪心理學教授、精神鑑定醫生、精神病友、記者、社工,參與了兩場死刑法庭;

 

遇到瓶頸時,就讀經、聽詩歌,並形容整個創作過程是「癡癡想抓到上帝的衣角」。

 

這樣謹慎謙卑、試著全面理解議題的基礎,造就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裡處處令人感同身受的動人情節,

 

每個人都可以在這部戲劇裡找到自己的位置,進而省思我們與周遭的關係,以及為社會帶來了甚麼影響。

 

拒絕「惡人」,反而拉近我們與惡的距離

 

無論是妓女,還是貪官污吏,耶穌在聖經裡都為我們示範了一種榜樣——我們該定睛的不是人的罪,而是明白耶穌已經為每個罪人付上了代價;

 

當我們明白耶穌是如何憐憫人,我們更該學習拋開眼前每個人身上的標籤,去理解、接納每個生命的故事。

 

在劇中,無論是加害者家屬與受害者家屬坦誠相對、訴說故事的「修復式司法」,或是精神病友身邊不離不棄的家人、老友、社工,都呈現了看似簡單實則不易的「傾聽」與「陪伴」——這些過程可能單調、挫折,必須付出大量的時間與耐心,又看似沒有立即的果效,但是,這已經足以拒絕「恐懼」與「冷漠」控制我們的心,可以幫助我們與他人,將邪惡推得更遠一點點。

 

需要更多傾聽、理解和陪伴

 

當我們開始學耶穌伸出手、以上帝的眼光看世界,會發現,試著遠離我們以為的「惡人」,反而拉近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而許多被稱為「惡人」的人,都曾是普通人,和我們同樣需要愛與理解,卻可能沒有我們幸運,能夠得到接納。

 

甚至,他們之所以成為「惡人」,是我們與社會將他們一步步塑造出來的。

 

面對失控的個人或社會,恐懼、憤怒、築牆,是最容易的選擇;傾聽、理解、陪伴,看起來又傻又艱難。但若我們願意身為一個效法耶穌背十字架的基督徒,將會發現,那又窄又困難的路,卻是通往生命的唯一活路。

ccmFB_CT690_20191106

(本文轉載自台灣《中信》月刊第 690 期)

 

 

情緒急救員

CT679000372dpi

採訪及整理/思懷

 

人非草木,誰屬無情?

 

香港人出名愛拚打天下,但有幾人能打開心窗,誠實面對自己的問題?傾訴總在夜深,但夜闌靜,問誰有共鳴?特別人生臨危機,情緒波動,不懂表達、處理內心情感,積壓良久,情緒氾濫時,湧上心頭最是難受。

 

沙灘、泳池有救生員當值,救急扶危。

 

恩澤則充當「情緒急救員」,為來電求助者施行「急救」,引導他們傾吐心聲,紓緩情緒;否則情緒崩塌,後果不堪設想……

 

經歷輔導人生

 

恩澤在接聽求助電話的過程中,曾遇上同是天涯淪落人,讓他彷彿看見當年的自己:

 

那年他陷入人生低谷,被公司開除,事業挫折重重,更與女友分手,飽嘗失業失戀之痛。追求錢途是他當時的人生目標,但諸事不順,頓覺人生失去盼望和意義,萬念俱灰,遂萌輕生念頭。因不懂表達內心鬱結,經常亂擲物件,宣泄內心怒氣和不滿……他在回想時也感挺恐怖可怕!

 

好友見恩澤憔悴面容,建議他找心理輔導幫忙。他對此全無認識,但別無出路下,鼓起勇氣一試。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跟陌生人盡訴心中情,之後接受長期輔導,心結才慢慢一個一個解開。

 

真誠同感「深心聽」

 

恩澤自感今天竟當起「情緒急救員」,有點諷刺,像是負傷的醫治者,感同身受,別有一番滋味。

 

每當求助者來電,他的心情不期然緊張,因知對方人生正處危機,有難處卻無人可分擔,情緒超負面,瀕臨崩潰邊緣。卻不知對方是怎樣子的故事,又無從猜測,故他會嘗試把握時機,盡力急救,讓對方能抒發鬱結,疏導惡劣情緒。

 

求助者都是正遭受不同形式及強度人生危機衝擊的人,內心猶如地震後引發的海嘯,頃刻被情緒這滔天巨浪淹蓋自己的價值,愈想愈灰,捲到海底。此是關鍵時刻,他們最需要一雙真誠聆聽的耳朵,而不是冷冰冰的解決方案或理性建議。「深心聽」(deep heart listening),即用心聆聽對方深層的內心,給予適切的關愛。用心聆聽比嘴巴講理重要,營造自然空間,讓對方道出內心感受,紓緩紊亂情緒,渡過危機。

 

恩澤的急救箱就是一顆願意「深心聽」的心靈。

 

基督的愛激勵我

 

恩澤當「情緒急救員」須先克服心魔——勇敢面對和處理自己破碎的過去:「我因有信仰力量支持,上帝藉著輔導員和聖經教導,助我跨越人生危機,重建我的價值觀和人生意義,自己有了新生命,才能承托別人的生命。」

 

恩澤非常喜歡聖經哥林多後書五章1415節的經文:「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他說:「這正好是我的寫照。我曾飽受情緒困擾之苦,親身經歷接受輔導急救情緒,體會適時的『深心聽』何等寶貴,如雪中送炭。

 

所以今天能在上帝的愛激勵下,靠著祂站起來,並懷報恩的心和藉著基督的愛,去服侍這群朋友,盼望能陪伴他們渡過難關,我也藉急救情緒的服侍為上帝而活。」

 

都市心靈多孤寂

 

經歷多次情緒急救服侍,聽過許多朋友真誠真實的故事,恩澤別懷感觸:「香港雖為國際大都會,城市脈搏急速,各方面水平高、效率快,但這個城市卻患病了!人情味淡了許多,鮮有人願意停下手上的事,一聽情緒困擾者的心聲,扶他們一把。

 

假如這個城市能有更多人願意『深心聽』,施予愛心、耐性、細心的聆聽空間,我想很多社會慘劇均能避免。近年『情緒海嘯』噬人,屢屢侵襲人心,皆源於都市的孤寂、心靈的荒蕪乾涸……」

 

都市心聲向誰訴?情緒急救深心聽。

 

人皆需要生命支持系統(Life Support System),你願意如恩澤的忠告,多留心受情緒困擾的朋友,敏銳他們的需要,施予「深心聽」,成為他們的生命支持系統嗎?

 

多一份深度聆聽,少一些冷漠對待,就能驅走內心黑夜,讓晴空再現,社會就不一樣了。

 

感謝耶穌,每時每刻都樂意「深心聽」我們的禱告:「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上帝)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希伯來書四16

 

「深心聽」六項小建議(也適用於朋友間交談)

 

 傾

 談

 前

 準

 備

(1)

先考慮自己當下的狀態是否合適「深心聽」,有時對方的問題可能很複雜,超出自己的承載力,此時可向對方說 :「我未必完全明白你遇到的問題,但希望你會找到出路。」先表達關心,然後鼓勵對方尋求合適的專業援助。

(2)

要有心理準備,接近對方的時候可能會遭拒絕,但不用太自責,可能對方未準備好,這不是最適當的時機表達關懷。

(3)

對方基於對你的信任而跟你傾訴,故此你也必須尊重對方的私隱,承諾保守祕密。

 與

 對

 方

 傾

 談

 時

(4)

就算不認同對方的說話和想法,請不要理論,只管聆聽。留心對方的語調、聲線或背景聲音,多用開放式問題,例如:「你好像因為……而不開心,是不是?」「當發生那件事時,你覺得怎樣?」儘量讓對方傾吐心曲便可。

(5)

不要打斷對方說話,專心聆聽,給予對方足夠的傾訴空間,嘗試感受對方的感受。適時作簡單回應:「嗯,明白這樣的情況會好辛苦。」「發生這樣的事真的很不開心。」

(6)

緊記對方正面臨情緒困擾,甚或崩潰,很需要別人聆聽、陪伴,可給予正面鼓勵:「多謝你對我的信任,坦白道出內心的困擾,這是很不容易的,需要付出很大勇氣。」

 

ccmFB_CT679_2019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