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有枚計時炸彈!

CT676000372dpiA

文/梁貴明

 

假如你身上埋下枚炸彈,正在倒數,但不知何時爆炸,你會如何?

 

計時炸彈的刑期

2010 1月,醫生宣判了梁貴明的「死刑」:患上癌症之王(第四期胰臟癌),且已擴散至脊骨。「如果你接受電療和化療,可多活兩年。但如果甚麼都不做,就只有半年壽命。」貴明接受了磨人的電療和化療,腫瘤卻沒有變小,但他竟然奇蹟地活到今天;醫生也莫名其妙,在醫學上解釋不了,或許惡毒的癌細胞「暫時睡著」了。

 

跨越死亡達至永生

然而貴明身上的計時炸彈,天天在倒數,隨時急轉直下,一發不可收拾。貴明有一套很獨特的死亡觀:「因為基督信仰教導我,人最終極的那一點是永恆的天家,而不是死亡。在那兒我可以和耶穌一起。當對永恆的天家有把握,再從天家角度看死亡,就顯得微不足道,也不足為懼,因肉身死亡不過是通往天家必須打開的一道門而已。我嚮往天家,亦很想去!」對死亡,貴明舒泰坦然,生為暫寄,死才永歸。

我完全明白和接受身體必然漸漸衰殘,所以我學習依靠上帝,將生命交給祂,求祂加我力量去面對。我可能比我的朋友早一班飛機離開,卻是與比我早搭一班機的父母、及晚我幾班飛機走的親友,重逢相聚在天家。」

「我已有心理準備,計時炸彈隨時會爆炸,回天家的時間不遠,但當想到很快就可迎見這位愛我到底的上帝,與祂面對面時,不期然有一份興奮和平安的期待。」或許你會對貴明這番「遺言」感到不可思議,對素來忌諱死亡的中國人更難以想像,但這份識透生死的豁達,委實不簡單,是源於基督信仰讓他對死亡有不同理解、回應,能放開懷抱,釋然面對。

 

平安預備迎接死亡

貴明的身、心、靈都已準備好進入死亡:他出版了自傳;預備好遺書;叮囑了太太將他的遺體捐給香港大學作「無言老師」的醫學研究用途,因他體內特別大的胰臟腫瘤(十二公分),堪稱經典,這或許是他對社會最後的貢獻;他選好了安息禮拜的詩歌和經文,提示喪禮儀式盡量從簡,親友在安息禮拜後,開開心心吃一頓飯就最好;他時常保持喜樂,因為有上帝所賜的平安,靈裡平靜安穩。

如果沒有上帝的平安與我同在,我很容易會崩潰和抑鬱。耶穌在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這經文給我很大的幫助。」

 

親身鼓勵同行癌友

因自己是癌症病人,曾接受電療及化療,貴明身同感受,決心把握仍有的日子,充當癌友鼓勵者(encourager)。打從 2010 年起,這八年來在醫院院牧和朋友轉介下,貴明風塵僕僕,經常出入瑪麗和其他醫院,探訪了近二百多位癌友(其中四十多位同樣患胰臟癌),以其「同病相憐」的親身經歷,安慰和鼓勵他們,積極面對絕症。

我很明白癌症病人的痛苦;上帝讓我接受社工訓練,我能與癌症病人建立關係;以一個同路人的身分,分享我的病患經歷。因我是過來人,同聲同嘆,能取得他們共鳴。我亦會找機會分享從上帝而來的平安,讓他們的心靈不再被癌患折磨,能正面面對病患。」貴明不是醫生,癌症也需心藥醫,積極的心理素質,可與頑疾對抗,他為癌友開了許多心藥,是好些醫生做不到的。

 

不懼死何以死懼之?

人生無常,誰敢肯定自己身上沒懷炸彈?貴明忠告說:「如果有基督徒朋友確診癌症,我會與他一同祈禱、唱詩歌及讀聖經,一同感受從上帝而來的平安和能力。假若朋友還未信耶穌,我會分享我的病患經歷,讓他明白真正的平安是從上帝而來,並把救恩介紹給他,給他一些經文及詩歌,幫助他經歷上帝的同在。惟有永生天家的盼望,才是我們癌友面對癌症的『標靶特效藥』。」從貴明不一樣的死亡觀中,你得了甚麼啟發,好去預備那必來的死亡?

ccmFB_CT676_20180829

(思懷採訪)

 

 

能吃的福氣

CT669_02_72dpi

/張純

原來一息尚存,可以吞嚥進食,不是必然!幸福不是必然!我看到天父差遣了很多天使在周圍幫助我:丈夫默默守在身旁,照顧無微不至;女兒、家人、朋友伸手相助;教會牧者、弟兄姊妹的祈禱…一切一切都不是必然!

我內心無限感恩,若不是耶和華上帝憐憫我,豈能在此數算的恩典呢!

 

遽然劇變

2015 年聖誕節,我和丈夫還有教會的朋友,懷著興奮的心情,踏上「舌尖上的潮」。行程第二天,我們參觀當地景物後,便到處覓食,邊吃邊走,邊走邊吃各式潮州美食。飽餐後開心遊逛,卻在這時,突然感到頭痛不已。我向來生活作息定時,健康狀況良好,還以為只是舟車勞頓,塗些藥膏、歇歇便沒事,從沒想過這一刻的頭痛卻是大病先兆:在這短短五分鐘內,我出現嘔吐、拉肚子,口齒不清和四肢無力;頃刻間,更失去意識,陷入昏迷。但感恩附近便是汕頭大型、並設有腦科的醫院。

12 27 日晚,兩個女兒已由香港趕至汕頭,她們料想不到一個平日照顧家庭的母親,首次離開兒女,只是參加短短的三天旅程,卻變成這樣子!遽然變故帶來巨大的打擊,特別是她們正各自忙著應付中學文憑試(DSE)和演奏級鋼琴試。終於,她們忍不住淚水,出病房門口痛哭,為我的治療及往後的日子感到焦慮如、徬徨無助,只有默默祈禱求天父救媽媽。

經電腦掃瞄後,發現是我小腦出血,影響平衡,腦內更有腫脹及出水,故在四日內緊急進行了兩次腦部手術,在頭顱鑽一小洞,引入導管抽出積水。手術期間我仍處於昏迷狀態,丈夫在手術室外切切地祈禱,呼求我們所信靠的上帝,醫治命懸一線軟弱無力的妻子。

 

百死一生

第一次手術後,病況仍不樂觀,出現缺氧、心律不正、血壓升等情況,生命危在旦夕。由於肺內積痰,醫護人員要為我插喉抽痰,人雖昏迷,身體的痛苦卻反映在自然反應的表情及動作上。丈夫在旁看著瘦骨嶙峋的我,更覺痛苦難耐,身心均疲倦不堪。

第二次開腦手術歷時六小時。迷糊間,我彷彿看見已逝世親人在身旁飄過。我昏迷了整整一星期才醒來。蘇醒後有非常強烈的感覺是上帝救了我!再經過一星期的治療,終可拔除喉管。

 

此時我雖然說話不清,

但因感到上帝的大能,

就不住地勸身邊的人信耶穌。

 

我在汕頭的醫院繼續接受一連串檢查及物理治療,情況稍為穩定後,便立即返回香港繼續治療。我明白康復的路不易走,但我經歷上帝的大能後,也就繼續靠賜予的智慧,喜樂地在醫院度過每一天。我努力練習簡單如吞嚥等活動能力,醫護人員都驚訝我的信心和能耐。

 

我為自己在突然面對無法預計的生命變故以先,就已相信耶穌,以致突變來襲時,可以依靠賜予的信心和醫治,整個家庭經歷上帝的扶持和幫助,最終可以走過艱難而感恩!我深信上帝在掌管,就算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又何須懼怕呢?

 

翌年 9 月,我按時到伊利沙伯醫院覆診,原以為只是例行檢查,沒想到腦科顧問張醫生竟然要我考慮再次接受開腦手術!手術需時六至七小時,留院約一個月,原因是腦內仍有小量畸形血管,必須進行開腦手術,以徹底清除後患。然而,醫生總不會保證手術沒有風險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一跳,但深知道上帝是身心靈的醫治者,一切掌握在手中,就爽快接受了醫生的建議。

 

張口頌揚 

手術當天,清晨起來,我向天父祈禱:「上帝啊!我將三位腦科醫生、麻醉科醫生、各醫療人員交給祢,求祢賜予智慧,讓他們醫治我,我將生命完完全全交予祢,因祢是全能的大醫生、我的救贖主。」

正如聖經說: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

(詩篇二十五12

祈禱後,我感到平靜安穩,知道誰賜予並掌管我的生命。

 

手術前,醫護人員細心探問我的心情,我如實告知並不害怕,因為上帝憐憫我,與我同在。手術完成,我醒來睜開眼睛,心中只有感謝生命的主,能有一口氣,全是上帝的恩典。

 

翌日,我已可拔走喉管,自行進食狀食物。隔一天已由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當日下午更在護士陪同下自由行動!然而,手術後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耐心面對,最痛苦的莫過於抽痰及抽唾液的過程。只是仍然很感恩,康復進展良好。

我深知道要康復,必須進食,吸收營養,感謝上帝賜我有胃口、能進食的福氣!我要求護士安排正常飯餐,就連宵夜也不放過,牛奶麵包統統吃下,希望體力恢復過來。經醫生評估,身體狀況進展良好,驗血報告也正常,終於在 10 28 日回家休養。

我現在能如常在家做飯、煲湯,照顧家人飲食,又怎能閉口不言,怎能述說上帝給我如此的福分呢?朋友,不論你是臥病在床、感到困苦、傷心或失意,又或是生活在平淡穩妥中,我都鼓勵你認識並相信那創造萬物的主,因愛你們,願意陪你走過人生每一步。

ccmFB_CT669_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