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的時間最好

轉瞬間,兒子已升中一。回想為他選幼稚園時我仍未信主,惟相信在教會成長的孩子較純樸,就特意讓他入讀基督教學校,因而接觸到這信仰,並因一位姊妹誠懇的關懷,便也參加教會聚會。

學習交託

後來在工作上遇到沉重壓力,一向只憑意志便能解決問題的我,自覺已感無力!在幾近崩潰下,未信主的丈夫竟鼓勵我祈禱,於是儘管一試地把心裡的感受和難處向上帝傾訴。禱告後,內心竟有一份從未經歷過的平安。

有一晚在公司工作至夜深,壓力令我失控地不斷流淚。剛好教會的團契組長在群組傳來詩歌,我聽著聽著,淚水竟慢慢止住,心情也平復過來。之後又有姊妹傳來一段英文訊息:

When God pushes you to the edge of difficulty

Trust Him fully

Because two things can happen

Either He’ll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Or He will teach you how to fly

(中譯)

當上帝把你推到困境的邊緣時

要完全相信祂

因為可能發生兩件事

當你跌下時祂會接著你

或者祂會教你如何飛翔

讀了這訊息後,我作了一個重要決定:將壓力交託上帝,相信祂會接著我或教曉我飛翔!

其間又有一位同事跟我說:「放心交給上帝,祂會給你開第三條路。」每當走到無力時,感恩上帝總差派天使來鼓勵。記得有一次又因工作壓力而發惡夢:為著業績不達標而被解僱!醒來後便想又要靠自己趕在死線前追趕業績。翌日回到辦公室,驚訝地發現業績已達到老闆要求!上帝真的為我開了第三條路!那刻我深深感受到祂的存在,確信祂是聽禱告和施恩的上帝。於是立刻向祂認罪悔改,願意一生信靠和跟隨祂。

當然,信靠上帝並非意味祂會為我解決所有問題,卻可經歷祂所賜的平安。人生路我們看不透,但在上帝裡有平安,只要跟著上帝的心意行,祂必帶領,絕不撇棄。

負面情緒得醫治

2019 年中,自香港爆發社會運動以來,我的情緒每況愈下,連工作也感乏力。當察覺教會內的弟兄姊妹各有不同立場後,從前把團契放在首位的我選擇逃避,只參加週日崇拜。內心的鬱結日積月累,糾結的負面情緒讓我變得沉默。上帝知道我的困擾,祂不動聲色地安排一切,帶領我渡過情感的幽谷。一位不知情的姊妹鼓勵我繼續參加團契,她一向很關心我,常幫助我明白聖經真理。為免她擔心,我繼續出席團契,但會後立即離開。

上帝又藉著一個去年我已承諾負責的團契聚會醫治我,聚會主題是「信仰與生命的關係」。為預備這聚會,我搜集了很多資料。差不多完成時,聽到內心有聲音問:上帝要的只是文字理解嗎?反思後,明白祂要我透過經文信息細察自己的生命。藉此才發現自己原來一直被社會的撕裂困住,內心世界愈趨負面,甚至影響了信仰生活。我把這些發現和在信仰上的反思記下,在團契聚會中分享,並鼓勵弟兄姊妹:「無論今天遇到甚麼逆境、困難,都不要離開。因為上帝從沒離開我們,祂必帶領我們行在正確的道路上。」沒想到我的分享引起了弟兄姊妹積極的迴響,上帝以此醫治、紓解我內心的鬱結。我因而豁然開朗起來,工作的心力也大大提升。

上帝還使用一位在社會運動上與我看法不同的牧者,透過他的講道信息幫助我明白上帝的心意。上帝要不同立場的弟兄姊妹回歸祂的道,因只有這樣,人與人之間的撕裂才有癒合的機會。牧者的分享令我拓寬視野,內心再次舒暢起來,深深感受到從上帝而來的平安。

上帝必帶領

上帝很奇妙,祂垂聽禱告,但不是以我預期的時間出手,而是以祂認為最好的時機來帶領我。比如上述的團契聚會,上帝給了我七個月時間沉澱和體驗,否則我不會有如此深刻的反省。整件事讓我看到上帝不斷的醫治,把我的負面情緒一一釋放,更教曉我融洽關係的重要,並要為撕裂了的人際關係禱告。這些經歷都讓我再次體現祂的同在。

我的信心就是這樣一步步地建立起來,從靠自己到信靠上帝,對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改變。感恩的是,在我灰心難受甚至想離開教會時,上帝卻愛我到底,從不離開我。祂一直與我同行,並指引當行的路。

(何在凡採訪)

能吃的福氣

CT669_02_72dpi

/張純

原來一息尚存,可以吞嚥進食,不是必然!幸福不是必然!我看到天父差遣了很多天使在周圍幫助我:丈夫默默守在身旁,照顧無微不至;女兒、家人、朋友伸手相助;教會牧者、弟兄姊妹的祈禱…一切一切都不是必然!

我內心無限感恩,若不是耶和華上帝憐憫我,豈能在此數算的恩典呢!

 

遽然劇變

2015 年聖誕節,我和丈夫還有教會的朋友,懷著興奮的心情,踏上「舌尖上的潮」。行程第二天,我們參觀當地景物後,便到處覓食,邊吃邊走,邊走邊吃各式潮州美食。飽餐後開心遊逛,卻在這時,突然感到頭痛不已。我向來生活作息定時,健康狀況良好,還以為只是舟車勞頓,塗些藥膏、歇歇便沒事,從沒想過這一刻的頭痛卻是大病先兆:在這短短五分鐘內,我出現嘔吐、拉肚子,口齒不清和四肢無力;頃刻間,更失去意識,陷入昏迷。但感恩附近便是汕頭大型、並設有腦科的醫院。

12 27 日晚,兩個女兒已由香港趕至汕頭,她們料想不到一個平日照顧家庭的母親,首次離開兒女,只是參加短短的三天旅程,卻變成這樣子!遽然變故帶來巨大的打擊,特別是她們正各自忙著應付中學文憑試(DSE)和演奏級鋼琴試。終於,她們忍不住淚水,出病房門口痛哭,為我的治療及往後的日子感到焦慮如、徬徨無助,只有默默祈禱求天父救媽媽。

經電腦掃瞄後,發現是我小腦出血,影響平衡,腦內更有腫脹及出水,故在四日內緊急進行了兩次腦部手術,在頭顱鑽一小洞,引入導管抽出積水。手術期間我仍處於昏迷狀態,丈夫在手術室外切切地祈禱,呼求我們所信靠的上帝,醫治命懸一線軟弱無力的妻子。

 

百死一生

第一次手術後,病況仍不樂觀,出現缺氧、心律不正、血壓升等情況,生命危在旦夕。由於肺內積痰,醫護人員要為我插喉抽痰,人雖昏迷,身體的痛苦卻反映在自然反應的表情及動作上。丈夫在旁看著瘦骨嶙峋的我,更覺痛苦難耐,身心均疲倦不堪。

第二次開腦手術歷時六小時。迷糊間,我彷彿看見已逝世親人在身旁飄過。我昏迷了整整一星期才醒來。蘇醒後有非常強烈的感覺是上帝救了我!再經過一星期的治療,終可拔除喉管。

 

此時我雖然說話不清,

但因感到上帝的大能,

就不住地勸身邊的人信耶穌。

 

我在汕頭的醫院繼續接受一連串檢查及物理治療,情況稍為穩定後,便立即返回香港繼續治療。我明白康復的路不易走,但我經歷上帝的大能後,也就繼續靠賜予的智慧,喜樂地在醫院度過每一天。我努力練習簡單如吞嚥等活動能力,醫護人員都驚訝我的信心和能耐。

 

我為自己在突然面對無法預計的生命變故以先,就已相信耶穌,以致突變來襲時,可以依靠賜予的信心和醫治,整個家庭經歷上帝的扶持和幫助,最終可以走過艱難而感恩!我深信上帝在掌管,就算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又何須懼怕呢?

 

翌年 9 月,我按時到伊利沙伯醫院覆診,原以為只是例行檢查,沒想到腦科顧問張醫生竟然要我考慮再次接受開腦手術!手術需時六至七小時,留院約一個月,原因是腦內仍有小量畸形血管,必須進行開腦手術,以徹底清除後患。然而,醫生總不會保證手術沒有風險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一跳,但深知道上帝是身心靈的醫治者,一切掌握在手中,就爽快接受了醫生的建議。

 

張口頌揚 

手術當天,清晨起來,我向天父祈禱:「上帝啊!我將三位腦科醫生、麻醉科醫生、各醫療人員交給祢,求祢賜予智慧,讓他們醫治我,我將生命完完全全交予祢,因祢是全能的大醫生、我的救贖主。」

正如聖經說: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

(詩篇二十五12

祈禱後,我感到平靜安穩,知道誰賜予並掌管我的生命。

 

手術前,醫護人員細心探問我的心情,我如實告知並不害怕,因為上帝憐憫我,與我同在。手術完成,我醒來睜開眼睛,心中只有感謝生命的主,能有一口氣,全是上帝的恩典。

 

翌日,我已可拔走喉管,自行進食狀食物。隔一天已由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當日下午更在護士陪同下自由行動!然而,手術後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耐心面對,最痛苦的莫過於抽痰及抽唾液的過程。只是仍然很感恩,康復進展良好。

我深知道要康復,必須進食,吸收營養,感謝上帝賜我有胃口、能進食的福氣!我要求護士安排正常飯餐,就連宵夜也不放過,牛奶麵包統統吃下,希望體力恢復過來。經醫生評估,身體狀況進展良好,驗血報告也正常,終於在 10 28 日回家休養。

我現在能如常在家做飯、煲湯,照顧家人飲食,又怎能閉口不言,怎能述說上帝給我如此的福分呢?朋友,不論你是臥病在床、感到困苦、傷心或失意,又或是生活在平淡穩妥中,我都鼓勵你認識並相信那創造萬物的主,因愛你們,願意陪你走過人生每一步。

ccmFB_CT669_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