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的神跡

CT688000796dpi

文/譚沛寧

想與大家分享一個「死」的神跡!應該是一個在主裡「睡了」的神跡!而經歷這神跡的是我所愛的爸爸!

由恐懼到信靠

去年六月我爸確診患了肺癌,信主已久的我聽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心裡充滿難過、憂慮、恐懼、無奈、不捨……內心掙扎不已:向爸爸隱瞞?告知他實情?如何取捨治療方案?

信主時日尚淺、患病期間才接受洗禮的我爸,經七次化療後仍未見療效,腫瘤繼續增大,並出現耐 藥情況。今年2月,我爸嚴重咳嗽、痰多、氣喘、氣促、乏力……醫生指可選用的藥物已很少,建議嘗試吃一種標靶藥看看。

惟我爸堅決地對醫生說:「我是基督徒,不怕死,不需再浪費資源在我身上,只需作紓緩治療就可!」我爸真不怕死嗎?在一次與孫兒和我的談話中,他坦白說也曾有恐懼;第三次化療時療效非常顯著,還盼望藥物能帶來痊癒,直至一次又一次出現耐藥反應,又找不到相對應的藥,他開始體會到醫療、藥物及人的有限,知道不能再倚靠這些,那時他的心開始柔軟地歸向、信靠主。

上帝救贖應許

自那時起,我和爸一起透過聖經認識「死」。羅馬書六章23節告訴我們:「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罪」的意思:錯失目標、偏離了上帝的正直標準。但上帝不願我們死在罪中,祂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賜給我們,叫一切信祂是為了背負全人類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的,就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在約翰福音十四章1至6節,當主耶穌快將上十字架時,祂對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主耶穌為我們預備的地方,正是「那天上更美的家鄉」——就是「上帝所經營所建造的」「那座有根基的城」(希伯來書十一10、16)。因為,在世上我們不過是客旅、寄居的(參希伯來書十一13)。

平靜安穩回天家

然而,主耶穌問我的心:你真信嗎?

當報告顯示只有1至2%找到合適治療藥物的機會都落空了,面對這結果,感謝主祂已預備好我的心:我要「歡喜迎接」上帝接我爸歸回天家的日子!

主先讓我預備好,再讓我與爸爸分享這心路歷程。我倆一起讀經,按上帝救贖的心意和應許同心禱告。爸爸的心漸得釋放,不留戀衰殘的身體以致繼續痛苦地活著。那時,他反倒求主快快接他回天家;又告訴醫生:不需用營養液等延長他的生命,更不需要「搶救」。

感謝主,讓爸爸因確信主耶穌基督是他生命的根源和歸宿而能坦 然面對死。後期到醫院探望我爸的親友、肢體都必聽到他坦然面對死亡的分享,我爸叫他們不必懼怕或為他擔心、難過。記得有兩位先後探望我爸的親人出於安慰說:「或許你會神跡般好起來呢!」我爸堅定地回答:「若下一刻,或明天,也就是在我還如此清醒的狀態下被主接返天家,息去疾病的痛苦,免去家人照顧的辛苦,也不必浪費醫生和醫療資源,這就是神跡!」

我們一家及主內的弟兄姊妹都向主求這神跡……有慈愛、有憐憫的上帝就在我爸頭腦還清醒時接他回天家了。我爸另有一個心願,就是只想平靜地如睡著了的離世歸主。如他所願,3月1日凌晨二時許,我爸在連續咳嗽了數小時後平靜下來,不再嗽、不再喘,安然地側睡著,一直睡到早上八時,在平靜安穩中被主接回天家!

復活的期待

實在為我爸看為「死」的神跡、也就是在主裡「睡了」的神跡感恩!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第三天父上帝使祂從死裡復活!主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十一25)。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4至17節告訴我們:「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 在耶穌裡睡了的人,上帝也必將他們與耶穌一同帶來……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

讓我們一同期待、歡喜迎接在耶穌基督裡那「復活」的神跡吧!

甚麼是罪

 

CT679000672dpi

文/孫基立

 

在慕道班裡有關罪的討論很有意思,我們發現許多人不願意承認自己「有罪」,是因為對基督教「罪」的定義有誤解。

 

「罪」在聖經希伯來文中的含義是「箭未射中靶心」,可理解為人類沒有上帝所希望我們的那樣完美,而中文「罪」的含義是「作奸犯科」,和英文中的 crime(罪行)類似。英文聖經譯文中的 sin 和希伯來文的原意雖然接近,但還是沒有準確地解釋希伯來文的原意,而中文的「罪」卻和希伯來文原意相差甚遠。

 

語言文字的差別導致對福音信息的誤解,當解釋清楚這問題後,很多人恍然大悟地說:「原來罪是這意思,若是這樣,當然我同意人人都有罪,需要耶穌的救贖,包括自己在內。」

 

上帝是愛和寬恕

 

基督信仰中,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代表了人類悖逆的後果,但上帝甘願承擔,為的是和人類重新和好。

 

我們縱觀歷史,不難發現,人類內心的黑暗(罪)在歷史中以陰謀、屠殺、戰爭(包括濫用上帝之名的宗教戰爭)等多種形式表現出來。雖然歷史上也出現過烏托邦式的「理想王國」的理論和實踐,但均以失敗告終,

 

人類根本無力憑藉自己的力量維繫正義。而在基督信仰中,上帝願意對人類施以援手,祂的恩典和救贖如同「浪子回頭」故事中的慈父,永遠張開雙臂等待我們的回應。

 

在神學歷史上,對罪的解析深刻地影響了人和上帝的關係;對罪的單一過度強調,有可能使慕道者對上帝產生畏懼和敬而遠之的態度。從整個救恩史來看,

 

上帝是愛、寬恕和體貼,

 

祂在創世之初信任我們,將自由慷慨地賜給人類,當我們無法掌控自由的代價,祂就選擇自己受苦,代我們承擔後果。

 

謙卑看己寬容待人

 

在慕道班,大部分人都坦承自己心中有隱祕的各種惡念,但會有意識地以道德來抑制它,且中國的儒家文化對個人道德修為有很高的要求。

 

不過很多經歷過文革的長者都感慨地指出,浪漫的人文主義理想或傳統的道德修養都無法保證能有效抑制人心中的權欲、黑暗和爭競。而對內心黑暗掩耳盜鈴式的否認,會使這些惡念在意識不到的情況下成為危害別人的行為。

 

承認「罪」的存在,讓我們謙卑地看待自己,

 

而上帝的愛更讓我們有機會和祂藉其救贖連接,我們的不完美教我們亦應有寬容的心接受別人的不完美。

 

耶穌在地上的日子對罪人(如妓女和稅吏)的接納、對自義的法利賽人的批評,正顯明我們不能以遵守律法為自誇的理由,心中需有耶穌那樣的寬容和愛才能真正肖似祂。

 

而今日的教會怎樣看待罪人、怎樣對待自己的不完美,也是我們應該終身思考的問題。

ccmFB_CT679_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