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又十年?為時未晚!

CT672000672dpi

文/蔡廉明

 

我是電影《十年》監製,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自小已信主。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走到今天,我在許多艱難處境看見上帝,在此分享製作《十年》的心路歷程及我的生命故事。

 

一帆風順

 

逾二十年前,我在美國一間基督教大學念碩士,修讀電影,校徽旁有句話:Christian leadership to change the world(基督徒領袖改變世界)。該校希望訓練學生帶著專業服侍社會,為社會帶來改變。過去二十年,上帝將這句話放在我心。

 

我自問:如何在我的崗位、專業裡服侍上帝呢?

 

大學時期我已決定將生命交給主,甚至想為祂做一些事,但上帝有祂的時間。

 

讀完電影回港工作,沒加入電影業,反而踏進資訊科技界,一做便十年。當時互聯網剛興起,獲高薪厚職,又有機會到美國矽谷工作,以為很風光,事業有成。

 

二次手術

 

我從小到大身體健康,未住過醫院。

 

十三年前,因甲狀腺和荷爾蒙有問題,進一步檢查發現腦裡有個腫瘤,壓住視覺神經,影響左眼視力。我向上帝祈禱:「我將生命交給祢,無論這病怎樣,請祢帶領我。」第一次看報告發現這麼大的腫瘤,心中充滿恐懼。家人已信主,我們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我感到平安,不久便做手術。

 

完成長達八九小時的手術,醫生竟說腫瘤未清,需多做一次手術。

 

雖然我非常震驚,但想起爸爸在我進入手術室前送我的經文:「當稱謝進入祂的門;當讚美進入祂的院。當感謝祂,稱頌祂的名!」(詩篇一○○4)英文版是
“Enter with the password: ‘Thank you!’ Make yourselves at home, talking
praise. Thank him. Worship him." (MSG)

 

我從事資訊科技,一聽到 password(密碼)這字就特別敏感,更沒想過原來入手術室的密碼是存感恩的心。上帝透過這節經文安慰我,所以當醫生問我做手術的意願,我欣然回答願意,因我心裡仍有平安

 

第二次手術前,教會牧師為我祈禱,送我一節經文:「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二十九11)我帶著平安感恩的心做第二次手術,歷時七小時。

 

醫生指,手術中途腫瘤好像萎縮了,很易移除。

 

放下工作

 

休養康復期間,前後做了二十多次電療,我感到上帝要我放下工作,為祂做一些事,於是決定康復和做完電療便辭職,修讀神學,裝備自己。

 

我還希望上帝使用我過去的經歷——不論電影或資訊科技——來服侍祂。

 

畢業後,上帝沒有立即給我想做的事。2008 年四川大地震,上帝帶領我去四川接觸受災學生,陪伴同行。地震當天,一位學生沒有上學,後來發現全班同學都死了。我們每月探訪,與他同行,看到他由一個鬱鬱不歡的年輕人,變成面帶笑容。

 

上帝很特別,在我沒有想過的時間,帶我進入別人的痛苦。生命故事的頭半段,是上帝要預備我。

 

《十年》迴響

 

這幾年有機會做回老本行,開始多拍電影和接觸媒體。《十年》是關於香港未來想像的電影,2015 12 月上映,探討香港未來十年會變成怎樣,是低成本製作,沒想過帶來極大迴響,而且能在戲院正式上映。

 

上映的八週,恰好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有媒體報道指這是香港預言書,劇中發生的事跟社會上發生的事有關。電影備受爭議,被批評為宣揚絕望,散播思想病毒。過去一兩年,我亦面對無形壓力。

 

電影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有內地電視台禁播頒獎典禮,我忐忑得睡不著。《十年》在戲院上映期間,場場滿座,其後更進入社區(包括大學、中學、教會、神學院等)放映,接觸了很多人。

 

2016 年電影金像獎頒發前,有電視台採訪,當天我禱告說:「《十年》走到這步,我從沒想過,更沒想過會獲提名金像獎,請祢告知我在這事上要學習甚麼功課。若真的獲獎,請祢告訴我得獎感言要說甚麼。」上帝回應我:「你要謙卑。」我明白上帝要讓我知道,不是自己有多厲害,因此,我的得獎感言是感謝天父。

 

上帝為我們開了很多道路,不論教會內外,這電影都引發很多討論,並在海外電影節上映,受到不同地區的關注。現正籌備《十年》國際版,拍攝不同地區的《十年》。凡此種種,都是我料想不到的。

 

十年又十年

 

從二十多年前讀電影,到十多年前患病時決定為主做一些事,上帝一直帶領我,我只是回應祂給我的使命。

 

上帝將我們放在不同崗位,有不同使命。在尋找使命的過程,必然遇到艱難。

 

曾有記者問我:「如果香港有一天沒有創作自由,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但信仰讓我常存盼望,知道為甚麼創作。

 

人生必有艱難,患病十多年,每天都要服藥,做了化療、電療後,身體不能自行製造荷爾蒙,要服用很多荷爾蒙補充劑,還要定期驗血和檢查。醫生說腫瘤殘餘部分有變大跡象,我聽後心裡一沉。憶起十多年前做手術的片段,祈禱說:「上帝,祢已給我十多年服侍祢,為祢做了一些事,我只有感恩,不知可否再有十多年為祢做事呢?再次將生命交給祢,我不想帶著恐懼度日。」

 

我最怕腫瘤壓著視覺神經致失明。

 

2017年,我跟太太參加一個夫婦營,上帝藉此營會跟我說不用怕,耶穌會為我祈禱。

 

我不一定要痊癒,只求經歷上帝的同在。

 

人生充滿不確定,但在未知當中,盼望在哪裡呢?我以一段經文回應:「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耶利米書一5)上帝認識我是誰,讓我有以上經歷,是祂給我的恩典。

 

經文續說:「……因為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一7-8)這段經文給我很大安慰,讓我知道不需懼怕,因為上帝與我同在,我的盼望在祂裡面。

 

為時未晚

 

《十年》結尾有一句:「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出自阿摩司書五章 13-14 節。在現今社會,我們真的要面對前面難走的路,求善非求惡。

 

最後一幕是「為時已晚」字樣轉為「為時未晚」,我的生命在上帝裡面,一定為時未晚,香港也一樣。

 

人生十年又十年,我們要看上帝給我們的生命,都有祂的心意,可能今天你面對的事與我不一樣,但我希望你也能經歷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ccmFB_CT672_20200106

(本文是蔡廉明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放下才能得著

ct680000372dpi

文/陳淑娟

 

以為擔起所有

我曾任職電訊公司三十多年,是前上市公司業務總監。我在工作上免不了辦公室政治,要防備人,又要互相競爭,更要審時度勢,例如:每當看到哪位高層人員有上位的機會,便投其所好。當時我升職升得快,薪金不斷遞增,可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自以為很厲害和很有眼光,高舉自己過於上帝。

 

誰知過了一年多,管理層決定換班子,人心惶惶,很多部門的高層同事都被裁走。我當然也甚擔憂,升職一年多便要面對裁員危機,那時才想起上帝,我放不下擁有的高薪厚職,便學人家禁食禱告以示虔誠。

 

然而,我仍躲不過被裁的現實。

 

徬徨之際,從前我看不起眼、未能升上高位的前老闆,突然來電找我,還以為他想奚落我,原來是找我到另一家剛發展的電訊公司一起開荒。雖然薪金驟降,對我來說也得騎牛找馬,心底裡仍放不下從前的厚薪、風光和權力。

 

我開始埋怨上帝,甚至不想返教會,

 

質疑上帝的慈愛,為何祂不應允我的禱告,還讓我落得如斯田地?雖然我表面上仍有返教會,卻是個沒有靈魂的基督徒。

新公司由起初一兩人,三年內已發展至一百人,業務蒸蒸日上。我漸漸看到上帝的安排很奇妙,祂的意念比我高,舉例:

第一,從前我因工作關係要中港兩邊走,轉職後反而有更多時間陪伴患讀寫障礙的兒子,跟他的關係改善了,開始理解他的需要,教他讀書寫字,盡媽媽的本分。

第二,從前常因壓力大而要服食止痛藥,轉職後不用了。

第三,從前常捲入辦公室政治,轉職後與同事關係融洽,至今仍是朋友。

 

在新公司工作了七年,業績增長理想,薪金已超越前公司,連老闆也敢頂撞。

 

我故態復萌,自以為是,再次把上帝擱在一旁。

 

看清不能放下的

由於我曾修讀神學,偶爾會在崇拜中講道,某年農曆新年的崇拜,大部分會友外遊,台下只有寥寥數人。我在講道時突然聽到上帝跟我說:

 

「你為何容許我的田荒涼?」並且禁不住流淚。

 

最初懷疑是否幻聽,便向牧師了解,他說不是幻聽,是聖靈的感動。我感到上帝要我承擔一些事,但又不知是甚麼。兩三個月後,我仍覺這個負擔很重,再與牧師分享,他說應該是上帝叫我做傳道人。

經過多次禱告,我知道上帝要我做傳道人。起初我跟祂爭論,要祂給我十五年好好發展事業,然後才為祂當傳道。

2013 年,理應是最好業績的4月一反常態,首兩週是零業績,令我心情煩躁,逢人就罵。雖然同事相繼離職,但我不怕被裁,因有很多獵頭公司為我介紹工作。而那一刻真正令我戰兢的,是再次聽到上帝跟我說話。

 

我害怕得跪下禱告。

 

上帝說:「你今日擁有的一切,包括財富、名聲、權力,甚至性命,只要我說要收回,下一秒就可以頓時消失。」

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可掌握的東西,一瞬間便可失去。至此我認識到上帝的權能,可惜並未完全順服,仍祈求看見印證。

一週後,生意漸漸好轉,還比往年更好。更奇妙的是,剛辭職不久的兩位同事,突然對我說想回來工作。上帝讓我完全看到祂的權能,我只能徹底投降,再次禱告後,

 

我決定放下一切擁有的,學習拿起上帝要我承擔的,

就是不再讓祂的田荒涼,走祂引領我走的路。

 

放下是得著的開始

當了傳道人,我服侍基層人士、新移民家庭、單親、露宿者等有需要的群體。原來我願意放下時,上帝就更大的使用我去服侍社會的弱勢社群,讓我屢屢經歷祂的恩典。現在我的生命散發喜樂,不再板起臉對人。上帝亦賜福我的家,有特殊需要的兒子已長大成人,如今是大學生了。

 

聖經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六33上帝給我們各人都有不同位置,可以互相關懷服侍,或許其中需要我們付出,但這些所謂犧牲是我們蒙受上帝更大賜福的開始。

ccmfb_ct680_20190121

(本文是陳淑娟女士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