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的神跡

CT688000796dpi

文/譚沛寧

想與大家分享一個「死」的神跡!應該是一個在主裡「睡了」的神跡!而經歷這神跡的是我所愛的爸爸!

由恐懼到信靠

去年六月我爸確診患了肺癌,信主已久的我聽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心裡充滿難過、憂慮、恐懼、無奈、不捨……內心掙扎不已:向爸爸隱瞞?告知他實情?如何取捨治療方案?

信主時日尚淺、患病期間才接受洗禮的我爸,經七次化療後仍未見療效,腫瘤繼續增大,並出現耐 藥情況。今年2月,我爸嚴重咳嗽、痰多、氣喘、氣促、乏力……醫生指可選用的藥物已很少,建議嘗試吃一種標靶藥看看。

惟我爸堅決地對醫生說:「我是基督徒,不怕死,不需再浪費資源在我身上,只需作紓緩治療就可!」我爸真不怕死嗎?在一次與孫兒和我的談話中,他坦白說也曾有恐懼;第三次化療時療效非常顯著,還盼望藥物能帶來痊癒,直至一次又一次出現耐藥反應,又找不到相對應的藥,他開始體會到醫療、藥物及人的有限,知道不能再倚靠這些,那時他的心開始柔軟地歸向、信靠主。

上帝救贖應許

自那時起,我和爸一起透過聖經認識「死」。羅馬書六章23節告訴我們:「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罪」的意思:錯失目標、偏離了上帝的正直標準。但上帝不願我們死在罪中,祂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賜給我們,叫一切信祂是為了背負全人類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的,就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在約翰福音十四章1至6節,當主耶穌快將上十字架時,祂對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主耶穌為我們預備的地方,正是「那天上更美的家鄉」——就是「上帝所經營所建造的」「那座有根基的城」(希伯來書十一10、16)。因為,在世上我們不過是客旅、寄居的(參希伯來書十一13)。

平靜安穩回天家

然而,主耶穌問我的心:你真信嗎?

當報告顯示只有1至2%找到合適治療藥物的機會都落空了,面對這結果,感謝主祂已預備好我的心:我要「歡喜迎接」上帝接我爸歸回天家的日子!

主先讓我預備好,再讓我與爸爸分享這心路歷程。我倆一起讀經,按上帝救贖的心意和應許同心禱告。爸爸的心漸得釋放,不留戀衰殘的身體以致繼續痛苦地活著。那時,他反倒求主快快接他回天家;又告訴醫生:不需用營養液等延長他的生命,更不需要「搶救」。

感謝主,讓爸爸因確信主耶穌基督是他生命的根源和歸宿而能坦 然面對死。後期到醫院探望我爸的親友、肢體都必聽到他坦然面對死亡的分享,我爸叫他們不必懼怕或為他擔心、難過。記得有兩位先後探望我爸的親人出於安慰說:「或許你會神跡般好起來呢!」我爸堅定地回答:「若下一刻,或明天,也就是在我還如此清醒的狀態下被主接返天家,息去疾病的痛苦,免去家人照顧的辛苦,也不必浪費醫生和醫療資源,這就是神跡!」

我們一家及主內的弟兄姊妹都向主求這神跡……有慈愛、有憐憫的上帝就在我爸頭腦還清醒時接他回天家了。我爸另有一個心願,就是只想平靜地如睡著了的離世歸主。如他所願,3月1日凌晨二時許,我爸在連續咳嗽了數小時後平靜下來,不再嗽、不再喘,安然地側睡著,一直睡到早上八時,在平靜安穩中被主接回天家!

復活的期待

實在為我爸看為「死」的神跡、也就是在主裡「睡了」的神跡感恩!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第三天父上帝使祂從死裡復活!主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十一25)。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4至17節告訴我們:「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 在耶穌裡睡了的人,上帝也必將他們與耶穌一同帶來……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

讓我們一同期待、歡喜迎接在耶穌基督裡那「復活」的神跡吧!

我身有枚計時炸彈!

CT676000372dpiA

文/梁貴明

 

假如你身上埋下枚炸彈,正在倒數,但不知何時爆炸,你會如何?

 

計時炸彈的刑期

2010 1月,醫生宣判了梁貴明的「死刑」:患上癌症之王(第四期胰臟癌),且已擴散至脊骨。「如果你接受電療和化療,可多活兩年。但如果甚麼都不做,就只有半年壽命。」貴明接受了磨人的電療和化療,腫瘤卻沒有變小,但他竟然奇蹟地活到今天;醫生也莫名其妙,在醫學上解釋不了,或許惡毒的癌細胞「暫時睡著」了。

 

跨越死亡達至永生

然而貴明身上的計時炸彈,天天在倒數,隨時急轉直下,一發不可收拾。貴明有一套很獨特的死亡觀:「因為基督信仰教導我,人最終極的那一點是永恆的天家,而不是死亡。在那兒我可以和耶穌一起。當對永恆的天家有把握,再從天家角度看死亡,就顯得微不足道,也不足為懼,因肉身死亡不過是通往天家必須打開的一道門而已。我嚮往天家,亦很想去!」對死亡,貴明舒泰坦然,生為暫寄,死才永歸。

我完全明白和接受身體必然漸漸衰殘,所以我學習依靠上帝,將生命交給祂,求祂加我力量去面對。我可能比我的朋友早一班飛機離開,卻是與比我早搭一班機的父母、及晚我幾班飛機走的親友,重逢相聚在天家。」

「我已有心理準備,計時炸彈隨時會爆炸,回天家的時間不遠,但當想到很快就可迎見這位愛我到底的上帝,與祂面對面時,不期然有一份興奮和平安的期待。」或許你會對貴明這番「遺言」感到不可思議,對素來忌諱死亡的中國人更難以想像,但這份識透生死的豁達,委實不簡單,是源於基督信仰讓他對死亡有不同理解、回應,能放開懷抱,釋然面對。

 

平安預備迎接死亡

貴明的身、心、靈都已準備好進入死亡:他出版了自傳;預備好遺書;叮囑了太太將他的遺體捐給香港大學作「無言老師」的醫學研究用途,因他體內特別大的胰臟腫瘤(十二公分),堪稱經典,這或許是他對社會最後的貢獻;他選好了安息禮拜的詩歌和經文,提示喪禮儀式盡量從簡,親友在安息禮拜後,開開心心吃一頓飯就最好;他時常保持喜樂,因為有上帝所賜的平安,靈裡平靜安穩。

如果沒有上帝的平安與我同在,我很容易會崩潰和抑鬱。耶穌在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這經文給我很大的幫助。」

 

親身鼓勵同行癌友

因自己是癌症病人,曾接受電療及化療,貴明身同感受,決心把握仍有的日子,充當癌友鼓勵者(encourager)。打從 2010 年起,這八年來在醫院院牧和朋友轉介下,貴明風塵僕僕,經常出入瑪麗和其他醫院,探訪了近二百多位癌友(其中四十多位同樣患胰臟癌),以其「同病相憐」的親身經歷,安慰和鼓勵他們,積極面對絕症。

我很明白癌症病人的痛苦;上帝讓我接受社工訓練,我能與癌症病人建立關係;以一個同路人的身分,分享我的病患經歷。因我是過來人,同聲同嘆,能取得他們共鳴。我亦會找機會分享從上帝而來的平安,讓他們的心靈不再被癌患折磨,能正面面對病患。」貴明不是醫生,癌症也需心藥醫,積極的心理素質,可與頑疾對抗,他為癌友開了許多心藥,是好些醫生做不到的。

 

不懼死何以死懼之?

人生無常,誰敢肯定自己身上沒懷炸彈?貴明忠告說:「如果有基督徒朋友確診癌症,我會與他一同祈禱、唱詩歌及讀聖經,一同感受從上帝而來的平安和能力。假若朋友還未信耶穌,我會分享我的病患經歷,讓他明白真正的平安是從上帝而來,並把救恩介紹給他,給他一些經文及詩歌,幫助他經歷上帝的同在。惟有永生天家的盼望,才是我們癌友面對癌症的『標靶特效藥』。」從貴明不一樣的死亡觀中,你得了甚麼啟發,好去預備那必來的死亡?

ccmFB_CT676_20180829

(思懷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