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豐盛的生命

cape-verde-320790_1280

文/吳諄芳

父母親說我本是個活潑的女孩,常隨著音樂起舞;可三歲那年,有一天高溫不退,後來雙腳不能行走,才發覺患了小兒麻痺症。

父母親帶我到處去尋訪名醫,吃盡苦頭。還記得在一個雨天中,媽媽騎腳踏車載我去就醫,一不小心摔倒在田埂裡。母女二人就在無情的大雨中相擁著哭泣。

後來我開始拿一把木凳,學習小步小步地移動。看見同學們跑跳自如,我心裡不勝羨慕。反觀自己,只能由媽媽揹著,內心羞愧不堪,很想躲開人們的目光。直到小學四年級我才擁有拐杖和肢架,終於可以自己走路了,但也受盡白眼,被嘲笑說是「跛腳的」。我腿側的皮膚經常被肢架磨破了皮,往往還沒來得及結疤又被磨破。有一次,我被熱水燙到膝蓋,班導師不但沒安慰我,反罵我自不量力,做殘障者不該做的提熱水壺動作;然而,這些困難都難不倒我,唯獨雙腿不能合併直立,以及走路一跛一跛,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