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在苦難面前不萬能

文/郭振游

苦難源於罪性

全球確診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數已達數千萬(註),不少人失去生命。這些病人瀕臨死亡時家人也無法探視,所以連親人離世都無法見最後一面,真是非常難過的事情。

現在的社會不僅面臨身體健康與生命安危的威脅,也面臨大規模的經濟危機。失業率高企,還可能會繼續增長。公司為了生存不得不裁員,很多學生畢業就面臨失業,非常多的小本生意行業,如餐飲業等都無法正常開門營業,這個惡性循環弄得人心惶惶。

人類為甚麼總會遇到一些苦難?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聖經中說到可能是因為人的罪,也有可能是要顯出上帝的榮耀,展示上帝的計劃。新冠病毒出現的具體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苦難最深的根源的確是從人的罪開始。回溯到人類的起源,上帝造了亞當與夏娃,並且告訴他們伊甸園裏除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不能吃,其他果子都可以吃;但是在蛇的出現和引誘下,夏娃偷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並引誘自己的丈夫亞當也吃了禁果,所以他們就犯了罪,違背了上帝的誡命。

那犯罪的後果是甚麼呢?上帝當時就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創世記三17-19)。原來按聖經所說人本來過得很好,因為不聽上帝的話犯了罪而與上帝分開,亞當從此就要汗流滿面在荊棘地裏耕作才可以糊口。不止這樣,因為人犯罪的緣故,「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創世記三17),宇宙萬物也被牽連而變質,開始有了毀壞和死亡,所以新冠病毒的來源從總根源上是與人類犯罪有關。

科學不是處方

很多人說如今世界科技不斷進步,人類面臨的所有問題包括身體健康、食物短缺、心理需求、違法行為等等都會有解決的方法。

這是真的嗎?很諷刺的是,在我們高舉科學發明旗幟的同時,卻爆發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兩次戰爭。因着人性的自私,很多有名的科學發明都被用於各樣大殺傷力武器。人們藉高科技互相殘殺,製造出很多苦難的悲劇。主耶穌曾預言末世快到的情景:「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二十四12)雖然這世上有愈來愈多的高科技,不法的事情卻也愈來愈多,很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現在我們的物質生活都很豐富,但人因此變得愈來愈可愛嗎?不一定,倒是變得愈來愈自我中心,人心愈來愈敗壞。「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馬太福音二十四7-8)雖然人人都知道我們只有這一個地球,但是很多資本家彷彿不知道一般,為了逐利而毀壞地球生態。戰爭、饑荒、地震、污染不斷增多,使地球傷痕累累,處在被毀滅中。因此科學有時不但沒有解決我們的問題,反而製造了許多問題、困難和苦難。

除了錯誤運用高科技的問題,高科技本身也不是解決苦難的有效處方,即便人類的科研技術已發展到驚人的高度,但一個簡單的 RNA 病毒就讓我們手足無措了,很多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

人生根本出路

苦難不是毫無意義,其中也有上帝的美意和祝福。我有一位從中國來的朋友,是非常聰明的醫生,也是有名的研究員,文章都發表在全世界最權威的一些科學雜誌上。他從小的教育就是無神論,認為宇宙中沒有上帝,一切環境都在自己的努力和掌控當中,只要努力工作就會有成就,就能過好日子。但是有一次,他駕車時發生車禍,車子原地打轉360度,徹底毀壞,萬幸的是他和太太、孩子只受了一點皮外傷。警察趕來的時候非常意外,說他很幸運,這種車禍一般非死即重傷。這位朋友受驚嚇後感嘆道:「我雖然努力工作,但因為一件突然發生的事情就可能失去生命。如果我失去了生命,我的太太和孩子怎麼辦?一生的努力在一瞬間就可以付諸東流。」

那個時候,他不得不停下忙碌的工作去反思人為甚麼而活。他的一位基督徒朋友介紹他去教會,在認識上帝後,他每週都去教會參加敬拜,從上帝的話語中得到很多安慰和啟發,找到了人生方向,明白應該怎麼生活才更有意義。他也找到了工作、家庭、生活之間的平衡,人生過得愈來愈喜樂。

那位醫生朋友現在工作不再只靠自己的努力,也求大能大愛的主耶穌加給他力量。他的努力也不再是為了出人頭地,而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名。他花更多的時間來與家人相處,享受家庭生活。疫情在國內爆發以後,這位弟兄非常積極地參與籌款,並購買了許多防護面罩送給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分享說他不僅不會被新冠病毒打敗,還要反敗為勝過一個積極得勝的人生。在社會廣泛的恐慌和憂慮中,他的內心卻有一種從主耶穌話語而來特別的平安和喜樂。

聖經早已告訴世人這個世界有末日和各樣的苦難,末日會有審判,是主耶穌再來時審判全人類;但好消息是當祂再來時,會為信靠祂的人預備一個新天新地。那是一個美好無比的地方,使徒約翰在異象中看見那奇妙無比的景象:「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裏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二十一1-4)這個新天新地是上帝對相信祂的人的美好應許,是基督徒的美好盼望和歸宿。

當然,我們並不是簡簡單單坐在這裏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基督徒是有使命的。基督教不是避世,反倒是入世,在世上捨己愛人,行事為人都要作光作鹽,榮耀上帝。基督徒和其他人一樣也會有苦難,只是我們對待苦難的態度不同。我的很多基督徒朋友在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並沒有愁眉苦臉,雖然環境很艱難,雖然面臨失業的危險和疾病的威脅,他們心裏卻有主耶穌同在的平安和安慰。他們知道上帝在掌權,如果上帝不允許的話,我們的頭髮一根也不會掉。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706 期)

註:至文章刊登時,全球確診人數已近一億。

泰戈爾的含淚與泉州奶奶的喜樂

文/何天朵

泰戈爾晚年時,有一位朋友來拜訪他。

朋友說:「你可以心滿意足地死了,因為你已經寫了許多詩歌。在你之前,沒有人寫過那麼多詩歌,英國最偉大的詩人雪萊,只寫了兩千首詩,而你已經寫了六千多首,並且每一首都像深海珍珠與深山鑽石那麼珍貴!所以,你死而無憾了!」

朋友說完,泰戈爾的眼中已淚水盈眶。朋友接著問:「你怕死嗎?你不是寫過一首詩,說死亡是最偉大的朋友嗎?」

泰戈爾說:「不!我不是怕死,死與生一樣美麗。我哭,是因為近來我寫的詩歌愈來愈好。」

泰戈爾最後是在不捨中含淚而逝。

讀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我的內心很不是滋味,生命無人能掌握,依戀不了。

前段時間,我收到幾個重症病人的代禱求助信息。每當看到這些重症病人外形的慘狀,還有聽到他們淒厲的呻吟,我的情緒就會崩潰,一落千丈,繼而不得不深入思考:是不是所有人到了病危,都是這樣不安、惶恐、緊張?

思考中,我記起了幼年的一樁事。我母親因病常去醫院,我也因此認識一位重症病人——泉州奶奶。我不知道她得的是甚麼病,她雖然頭髮花白,卻膚色紅潤。她對人說,她是個基督徒。她很有愛心,也很喜樂,常會以開玩笑的方式說話和回顧往事。

每天吃飯時間我們都需要到樓下食堂買飯。一天,我照例打包了兩份粥、兩份菜,還偷偷給泉州奶奶帶去一個燒紅薯。醫生不讓她吃紅薯,所以她家人從不給她買。

從樓梯出來要先經過她的房間,再到母親的病床,可那天我走過去看到她的病床空空的。想了想,可能她出去散步了。到了母親的桌子前,擺開菜我們一起吃起來。我漫不經心地問:「泉州奶奶好像不在,她昨晚一夜就沒回來。」一旁的護士對我說:「她走了,就在昨晚 11 點。不過這位老太太信主,死得很安詳,還帶著微笑,我還從沒見過死得這樣安詳的病人。」我聽護士說完,不等吃完飯,便一個人爬到醫院的樓頂,看著落日,梳理心情。

長大成人後,見多了喜事喪事,特別是在死亡面前,人都有畏懼,除了我認識的一位牧師之外。那位牧師和我幼時喜歡過的泉州奶奶一樣,在病中和臨終時都有平安喜樂的精神面貌,他們的內心似乎都有一樣超凡的力量,那就是有信仰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