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貧弱同行

文/趙偉傑

一個患上末期癌症的露宿者,需要的是甚麼呢?一位單親媽媽家中的玻璃窗沒有窗花(防護欄),給她安裝了是否就能讓她安心?幫助一位獨居婆婆修理好家中的電器,就能除去那份孤單感嗎?不要誤會,供應缺乏的物資及協助解決生活的難關,都是給貧弱社群十分有意義的援手,惟他們心靈的需要亦是不能忽略的。感恩上帝沒有忘記這些身處困境中的人,更感恩上帝讓我看見他們的需要,願意使用我將祝福跟他們分享。

學習服侍累積經驗

五年前我與四位來自不同教會、互不認識的弟兄姊妹,因參加了一個探訪無家者事工而走在一起。之後事工有變,惟我們五人仍堅持繼續每月一次探訪無家者,因都看見當中的需要。

看到需要,還需學習如何服侍。最初我們探望一位露宿於天橋上被北風吹個正著的伯伯,他寧願承受刺骨寒風,也不願走進人群。當知道他患了末期癌症,沒探訪經驗的我們隨便就說「上帝會醫治你的」、「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把聖經的話像念口簧般滑出嘴邊,然而眼前伯伯的難處他已擔當多年,我們所說的話真能安慰他嗎?除了說錯話,我們對伯伯的熱心,亦令旁觀的露宿者妒忌而排斥他。真是好心做壞事!後來我們學會順道也派物資給他的「左鄰右里」。在探訪過程中學了許多,實在是寶貴經驗。

兩年前我加入了一個非牟利組織「建祝.義工隊」。不少社工和機構常聯絡義工隊要求協助,讓我們進到受助家庭裡提供幫助,如滅、二手傢俬轉贈、家居維修、義載等。除了約定的服務外,我還會主動關顧受助家庭,與他們傾談以了解其需要。比如有位單親媽媽,她有一個過度活躍的孩子,我到達這家庭時發現玻璃窗沒有窗花(防護欄)。所以除了原定要幫他們做的電視架外,為了孩子的安全我們更主動提出額外為她們裝上窗花,這位單親媽媽因而感受到我們的關心。下次再到這家庭時我請了教會姊妹同往,希望姊妹能與她建立關係。經過幾次探訪後,這位單親媽媽開始向姊妹坦誠分享自己的難處,原來她要面對很多問題;電視機、窗花只是簡單的外在需要,其實她在心靈上的需要更大。當有人真心關懷、願意聆聽,她的鬱結便漸漸得到疏導。

將盼望帶入社區

因此我堅持在義工隊服務,將信仰的真實盼望帶入社區;同時把社區的需要帶到教會,讓其發揮關懷社區的功用。就像剛才提到的單親媽媽,她已開始參加教會聚會,惟這只是起步,希望她能融入教會,懂得在生活中倚靠愛她的上帝。

之前提到那位無家者伯伯,經過一段時日的鼓勵,他終於接受與我們一起祈禱,甚至願意為我開聲禱告。雖然伯伯仍不願意離開孤身睡天橋底的生活,但他已明顯比從前活得有盼望,不再自怨自艾,還懂得用聖經的話安慰和鼓勵別人。

有次我要幫一個家庭「清屋」(把無用的雜物搬走),屋內除了一位單親媽媽和她的過度活躍女兒,還有單親媽媽的智障妹妹。我一看便知道這工作不容易,但最終還是接了來做,因我看到這個家庭的需要!其實每次出隊我都問自己是否只做社工想我們提供的服務便算?當看見這三人時,我知道上帝很愛這三生命,我不可以只停留在硬件的服務上,不可單做清屋、滅甚或給她們一個儲物櫃便算,因她們真正的需要是心靈的照顧。透過社工轉有需要照顧的家庭很多,我渴望他們都能認識耶穌,讓他們的生命得著祝福,因而會盡力提供一條龍服務:有人跟進使他們可以無障礙地上教會、講解福音信息、教導聖經真理、與他們同行。

需要獻上祝福

當然,要能這樣,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支援,感恩因著上帝的愛,感動不少肢體參與。記得有次我和一位義工去幫獨居婆婆修理電燈和地板,入屋後發現婆婆失禁,馬桶淤塞盛滿屎尿。於心不忍下我嘗試通馬桶,卻弄到滿身糞便。此時婆婆在廳中突然暈倒,我們立刻救護車把她送院,她留期間仍迷迷糊糊起不了床。我便請教會姊妹探望婆婆,經姊妹細心餵食和照顧下,婆婆明顯有好轉,於是姊妹呼籲教會弟兄姊妹合力去照顧婆婆。感恩有二十多位肢體回應,他們每天分早晚兩更輪流探望婆婆,給她餵食和照顧,婆婆吃得飽,人也精神了。一個月後更受洗加入教會,實在令人振奮。

社區有很多需要,能夠協助提供生活所需、解決眼前困境固不可少,但在關鍵時刻傳遞生命的盼望——福音——永生更是不能忽略,因為心靈滿足才是活在困苦中的人最大的需要!上帝的愛擁抱這些身困社會邊緣的每一個生命,又願意使用信徒在地上作的使者,將祝福傳到貧弱者的生命。聖經教導信徒要關心社區和身邊的鄰舍,願更多信徒把握機會遵行主耶穌的吩咐,使勞苦擔重擔的人得到適切的幫助和認識基督。

(何在凡採訪,經編輯整理)

 

一抱泯恩仇

CT684000372dpi

文/清心

初遇阿玉  

某天黃昏,我按門鈴進入一個安寧病人家,她女兒指著母親的房間,一句話也沒說便走開。我心裡納悶,想叫住她卻來不及。

隨後我進入一個昏暗房間,床上躺著一人,小小的,一不留神便看走眼。事前閱覽檔案得知,病人離婚多年,有幾個成年兒女,現與女兒同住。去年癌症復發,不曉得甚麼原因,拖延了治療期,以致癌細胞肆意轉移到其他器官,直至醫生告之只有兩星期壽命,她才勉強接受安寧服務到家中照顧。

她讓我稱呼她阿玉。她聲音很小,我要把頭枕在她耳邊才聽到她說話。若重複問她,或說聽不清楚,她就表現出氣餒的樣子。有兩件事情她卻表達得很清楚:一是不可問她女兒關於她的事情,二是不可與她前夫有任何接觸。我答應了她。說完這兩件要事,她輕呼一口氣,說累了,不想說話,只想睡覺。我心想,開了四十五分鐘車到這裡,只說了幾句話,我不想走!我不想離開這孤單的女人。

我問阿玉:「可否坐在妳旁邊陪妳呢?」她說:「不用了!我可以替妳簽到一小時。」我說:「那不是問題,若妳不嫌我坐在這裡影響妳睡覺,就把我看作關心妳的朋友便可。妳也可隨時示意我離開啊!」她說:「好吧!」我細心地替她把毛毯及枕頭弄好,並說:「妳安睡吧!」沒多久她就睡了,且輕微打呼。

如天使握手 

我也閉目養神,漸漸聽到自己緩慢的呼吸聲,立刻警覺地睜眼看阿玉。她樣貌娟秀,睡了仍皺著眉頭,我本能地把手輕放在她手背上。過了一陣子,阿玉從我手中抽出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緊握著。這時因房間昏暗,聲音靜寂,我的手被緊握著,不能做任何事情,只有再次閉目清靜。沒多久,我再聽到自己的呼吸聲,但這次我警覺不及,阿玉的手也放鬆了。我把手抽開,握著她的手,我們都在半睡半醒中。一會兒,阿玉再把她的手抽出來握我的手。不曉得過了多久,也不曉得我倆的手交替互握了多少次。

最後,我們差不多同時醒來,阿玉給我一個甜美笑容,並告訴我:「我夢見天使緊握我手到處飛翔!」我好奇地問她:「阿玉,那天使長得怎樣?」她望了我一眼後說:「長得有點像妳呢!」我微笑回應:「阿玉,妳有信仰嗎?」她說:「我與丈夫曾是教會中的活躍分子,但離婚後,已有十多年沒踏足教會,我想不單教會把我除了名,連上帝都忘了我!」我告訴她:「上帝不會忘記我們,祂會耐心等候我們回轉。聖經記載:『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以賽亞書四十九15-16)」

這時阿玉已淚流滿面,我幫她擦乾眼淚,緊握她的手為她禱告,懇求上帝憐憫和接納,她誠懇地說:「阿們!」我問阿玉是否要我找牧師探望她,她說:「不用了,就請妳作我的牧師吧!」

我離開時留下一片聖詩光碟,請阿玉的女兒為母親播放。她似乎沒有意思問我剛才跟她母親談了甚麼,只準備替我關門。我告訴她,剛才我為她母親祈禱,若她願意,我下次來也希望跟她談談話,她同意了。

阿玉病危 

過了兩天,阿玉的女兒緊急找我,告知母親的情況急轉直下,希望我儘快探望。我匆忙到達阿玉家,她女兒開門向我微微點頭說:「這兩天,母親心情比以前平靜多了,不再無理取鬧,也願意讓我親近她。妳來探望當天,我剛被母親趕出房間,所以我為當天的無禮道歉。」這使我想到,有時不能僅僅因為一件事就對人下判斷。

我稍為安慰她,又給她一篇照顧臨終病人的資訊。這時她紅著眼眶說:「請妳繼續幫助我母親,她是苦命的女人,我們幾兄妹看到父母失敗的婚姻,也對婚姻很恐懼。母親辛苦地獨力撫養我們長大,她是很好的媽媽,我們也很愛她,但不曉得怎樣表達,特別在這個關頭。」我問她:「妳曾否親口告訴母親她是個好媽媽?妳謝謝她,愛她?」我同時告訴她:「請先讓我看看妳媽,稍後再跟妳詳談。」

有時候,探訪者趕到病人家,還未見過病人就在客廳與家人談話,了解病人情況,一下不留神,病人已在房中逝世。我習慣先看看病人才與家人談話,甚至有一次我為病人祈禱,因我習慣閉目禱告,從小被教導不可偷看,結果病人已停止呼吸而我不知。當時因病人女兒沒閉目祈禱,立時得悉而告訴我。

慈愛樂章 

進入阿玉昏暗的房間,前兩天探訪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她知道我來了,示意我坐近身旁,她的身形和聲音比之前更細小,雖然用了氧氣仍呼吸急促。我跪在她床邊,側耳聽她說話。還好,我聽聽猜猜,聽到她說「野地的花」。我問她:「妳想聽〈野地的花〉這詩歌嗎?」她微微點頭,但我心想糟糕了!這詩歌我已多年沒唱,還記得它剛面世時,我還是青春少女,伴著結他唱,非常前衛!現在我既沒有結他,又沒有手機,又許久沒唱,如何是好?但無論如何,還是唱吧!「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祂更愛世上人,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我戰戰兢兢、半信半疑地唱完這歌。噢!意猶未盡,多唱一次:「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

再次接納主 

阿玉再次淚流滿面。我告訴她,上帝已為她預備了永生。阿玉示意她聽不到我說話,用手拍拍她身旁。我問她:「妳想我躺在妳旁邊嗎?」她點點頭。我想,好啊!這樣,我們便清楚聽到彼此說話了。我躺在阿玉身旁,她雖蓋著毛毯,但身體還是涼涼的,我本能地抱著她細小的身軀,涼意透心,立時打冷顫。

阿玉說:「清心,妳的身體很熱,妳的熱氣令我感到自己仍活著!我是否得救呢?我已離開主很久!」我告訴她:「聖經清楚記載:『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二8-9)」阿玉回應:「我唸過這節聖經。」我問她:「妳願意再次接受上帝賞賜的永生,就是主為我們的罪受死的救恩嗎?」阿玉說:「我願意!」我抱著阿玉為她祈禱,求主赦免、接納她,帶領她在世的最後日子心靈得安寧!我們一同說「阿們」。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8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