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可雕

yellow-370256_1280

文/呂榮豪

我生於香港一個小康之家,父母為了養育我和哥哥,辛勤工作。1996年我唸小學,看到老師以成績來衡量學生的價值,很不以為然。記得三年級那年,一位同學因沒做好課堂作業,老師拿了一把掃帚來和他比,說:「你看,掃帚也比你高。它可掃地,你能做甚麼?」這一幕深印我腦海,自此怨恨老師,常在課堂上搗蛋,和老師作對。可想而知,我的學業成績很差,被視為問題學生,不受歡迎。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同,我錯得更厲害,加入了黑社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