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絕賭博,絕處重生

ct654_hk_3

文/百合

嗜賭成性
我有打麻雀的嗜好。即使約雀友在家竹戰,丈夫也樂於款待,從沒怨言。後來,我感到打麻雀不夠痛快,加上丈夫常到內地公幹,兒女又有母親和家傭照顧,工餘無所事事的我就以賭博滿足心癮,於是相約朋友到澳門賭場搏殺,豈料不能自拔。我輸光所有積蓄,丈夫對我很失望,不再把收入交給我保管。他曾安排我見輔導員,可惜沒有他陪伴,我見了兩次就不再去了。我繼續用每月的薪金去賭,輸光便向親友借。丈夫既生氣又無奈,我們都不懂拆解這困局,只不斷逃避問題。這情況持續約十年,我和丈夫已埋下無法修補的鴻溝。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