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寒雪再添風霜

採訪/小乙

2019年底疫症開始爆發,在一連串防疫政策下,許多行業難免受到影響,特別是零售、飲食、旅遊和酒店業。僱員面臨解僱、開工不足、扣減人工等問題。據樂施會在疫情中的調查,有僱員因行業受打擊而被即時解僱;有部分卻因學校停課,迫於回家照顧孩童而無奈辭職;有僱主因經濟環境轉差而扣減僱員工時,變相減薪。數據顯示,疫情下失業人數驟增倍半至十萬多人,當中約半數是基層貧窮人士。

面對基層失業人士的需要,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下稱「教關」)一直希望能與教會攜手與社會基層同行,遂推動「職位配對平臺」。他們主動聯繫各公司、機構,邀請僱主提供全職、半職及臨時工的空缺,繼而聯絡教會,期望透過教會的社區網絡接觸有需要的人,幫助基層失業人士解決燃眉之急。

有參與平臺服侍的教會義工在外展探訪露宿者時,認識了約六旬的阿明,他已露宿三年,曾借宿通宵營業的連鎖食肆,但疫情下食肆晚上停止營業,阿明頓失「居所」,只能暫住朋友家中。義工便聯絡平臺,成功協助他申請保安職位,讓他恢復自力更生的生活。同時,疫症爆發期間公共浴室關閉,義工就帶他到教會的浴室清潔和休息,關心他、為他祈禱,盼望有一天他能認識主耶穌。

楊女士是家裏的經濟支柱,她既要照顧家人,也要照顧年邁的母親。疫症期間她失去了工作,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由於她這幾年都有參加教會聚會,認識她的牧者在知悉其情況後,主動介紹她在平臺上申請職位,竟在三四日內就成功受聘,她既開心又感恩,感受到這是上帝的恩典,更決定接受主耶穌為救主。

「教關」在平臺運作半年後作出檢討,發現基層人士有不少實際處境上的困難。例如大多急着找工作的是在家照顧孩子的婦女。由於丈夫疫下失業,生計無依,夫婦的心情常在焦慮、惶恐中;焦急的婦女紛紛出來找工作,幫補家計。但她們沒有工作經驗,較難成功配對工作;她們也不能輕易放下照顧家庭的責任,兩難間,只能選擇就近家居的地點工作;再者,她們也期望即時現金出糧,解決生活急需,而這對部分商戶卻構成財務安排的困難。

此外,縱使政府有為失業人士提供綜援,但申請數字偏低。據資料顯示,在約十萬名貧窮失業人士中,申請綜援的只有四分之一,原因大致是申請程序繁複、時間冗長,更須提交家人的收入證明。另外是社會對領取綜援人士有嚴重的負面標籤,失業人士常因自尊問題而放棄。政府在疫情期間曾推出「防疫抗疫基金」以保障就業,惟他們並非直接受惠,仍需面對燃眉之苦。

為更貼近基層需要,「教關」在檢討後改為推動「社關義工津助計劃」。這計劃是透過教會在其社區招募義工,協助教會在區內作探訪、聯絡、派飯和派發防疫物資等服侍。教會以「社津券」回饋,一般是不多於二千元的超市禮券。

計劃很受基層社區婦女歡迎,教會很快便招募到一羣區內婦女參與。她們一方面跟教會有了接觸,另方面藉着上樓分派物資接觸街坊,感覺又實在又到地,更能讓街坊在疫症的社交距離限制下,感受到一點耶穌的愛。而且參加義工計劃的婦女也表示,被疫情困在狹窄的家裏,很容易感到有壓力、情緒不穩;有機會出外作點義工服務,反而幫助自己看到生命的意義;街坊的稱謝和欣賞更是額外的喜悅。完成服侍,帶着快樂的心情回家,不單祝福了待業的丈夫,也有更好的情緒教養孩子。這些婦女的回應是「教關」未曾料想到的。當然,最讓婦女感到又實際又安慰的,是使用「社津券」在超市購買日用品,幫補家計,這也是計劃的原初目標。

有參與計劃的牧者分享說:「義工們都很投入,從未有計較和怨言,因為在過程中,他們的能力得到認同和接納,從中獲得滿足感。而且,在服務時能夠接觸不同的人,也擴闊了他們的社交範圍。有義工更分享,希望計劃結束後能繼續參與,即使沒有津貼,也想服務街坊,回饋社區。」

「教關」除了協助失業者的需要,還希望讓貧窮人士有多點選擇,更盼望能聯繫、支持教會,讓教會成為祝福其社區內貧窮人士的橋樑,甚至這祝福能讓每一個有需要的人,建立起謀生能力,解決生活問題,從而達致身心靈的全人發展,認識並活出上帝創造的心意。讓教會在社區內成為彰顯上帝國度的地方。

不再被死亡捆鎖

CT676000772dpi

文/龔薇

我患精神分裂症已有十六年,期間曾自殺多次,最嚴重的一次是喝了酸液,令食道、氣管灼燒萎縮及變得狹窄,導致吞嚥和呼吸困難。我進行了十多二十次手術,至今已恢復了七八成。現在每天要吃精神病藥及抗憂鬱藥,一般人可能不理解這些病和服藥後的酸甜苦辣。我感到焦慮、掙扎抗拒、厭棄生活,卻依然活著,這力量是誰賦予的?是我的上帝。祂讓我在試煉中仰望祂,在絕望中盼望祂,在焦慮中信靠祂,

 

我不能想像若沒有上帝,如何活下去。

 

痛失親人

我信主並不因受病患折磨,讓我在絕望中看見上帝,而是因為姊姊的孩子十一年前溺水身亡。當時他才十五歲,為了救急流中的同學而葬身大海。姊姊聽到這個消息,如雷轟頂,當她帶著一種空洞、悲痛欲絕、無法相信,也有些恍惚的心情去醫院看孩子時,看到的是躺在床上不能說話、不能關心媽媽、手裡還握著海沙的心愛兒子,姊姊的心已痛到要崩潰的極點。

 

未失去親人前,我們對親情的理解從未如此深刻,失去了才知道是那麼揪心。

 

姊姊的兒子是個懂事的孩子,家境貧寒卻能體會媽媽的辛苦,主動照顧不滿週歲的弟弟,在學校深得同學的喜愛。這樣一個好孩子卻突然離開人世,使我和姊姊對人生有了新看法。

 

白髮人送黑髮人,撕心裂肺的思念,心靈空洞的死寂,世上還有甚麼是重要的?金錢、財富、名利、地位,甚麼可以換來這生命?有甚麼對我們仍然重要?這些外在的一切虛榮浮華猶如破滅的泡影,沒有甚麼比我們失去的親情更寶貴!

 

孩子的死給我們全家帶來改變,那些身外物,如錢財、虛榮、地位、奮鬥、學業都如幻影,不再重要。

 

外甥的去世,讓我在世上多了一個永遠的遺憾,永遠的懷念,永遠的悲傷。

 

逝去的外甥生前信了主,喜歡到教會,我和姊姊都曾感到莫名其妙;但此時我在極度悲傷中,也不知道是為甚麼,打開了聖經。讀著讀著,我讀到約翰福音說上帝是光,耶穌是道路、真理、生命。

 

雖然有很多內容我不完全明白,但這些話就像一盞明燈,

 

突然照亮了我黑暗空洞的內心,讓我知道人有靈魂,有永生。我對上帝有了初步概念,接下來認識上帝更多方面。

 

悲傷非枷鎖

在進一步學習和教會幫助下,我相信並逐步明白了上帝與人的關係,以聖潔代替罪是通過主耶穌的犧牲來完成的。耶穌上十字架為拯救人類,包括為我而死,獻上活祭,成為我們與上帝之間的中保和橋樑。我認識了主耶穌,相信了上帝,從此擁有永恆的生命。

 

我不知用甚麼形容認識上帝後帶來的喜樂與盼望有多大,這種重生和盼望不僅讓我對外甥的死有安慰和盼望(知道有一天能再見他),對我的疾病也有了解釋、安慰和盼望。

 

上帝每天都托住我,讓我勇敢面對疾病,在對付疾病時有得著、有滿足、有帶領、有依靠。與上帝同在,我不再懼怕疾病和死亡,而是有喜樂、平安、盼望伴著我,

 

即使用全世界的財富來換這種快樂、滿足,我都不願意。

 

現在我完全明白,上帝會用我苦難的經歷來傳揚、榮耀、見證祂。祂是信實和大能的,能讓我這樣的人活在世上,還能享受祂賜下的滿足和甘甜,這就是一個神蹟。

上帝是又真又活的,能改變人的心思意念,掌握著每個人的一生,我們活在世上就是為了榮耀、讚美祂。祂能化零為整,化破碎為完全,化苦難為甘甜。祂的能力是大而可畏的,足以讓人脫離死亡的捆鎖。

 

我愛我的生命,更愛那位創造宇宙萬物、支撐著宇宙運作、愛我們、為我們分擔苦難的天父。

 

姊姊自信主後也不再悲傷,雖然思念孩子,但更多的是盼望喜樂和珍惜現在,也知道有一天會再見孩子。上帝大大賜福予她,因此她健康、積極、喜樂、踏實,靠著讀經禱告,比以前的她不知好了多少。

各位朋友,我們都是上帝的創造,也是祂所愛的,我們的人生目標不是為了賺取金錢、榮譽,而是為了榮耀見證我們偉大的上帝。上帝啊,求祢用我的心、我的口、我的困難、我的疾病來榮耀見證祢,使更多人歸到祢名下,成為天國的一分子,永享屬天的福氣,阿們。

ccmFB_CT676_20181004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7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