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的含淚與泉州奶奶的喜樂

文/何天朵

泰戈爾晚年時,有一位朋友來拜訪他。

朋友說:「你可以心滿意足地死了,因為你已經寫了許多詩歌。在你之前,沒有人寫過那麼多詩歌,英國最偉大的詩人雪萊,只寫了兩千首詩,而你已經寫了六千多首,並且每一首都像深海珍珠與深山鑽石那麼珍貴!所以,你死而無憾了!」

朋友說完,泰戈爾的眼中已淚水盈眶。朋友接著問:「你怕死嗎?你不是寫過一首詩,說死亡是最偉大的朋友嗎?」

泰戈爾說:「不!我不是怕死,死與生一樣美麗。我哭,是因為近來我寫的詩歌愈來愈好。」

泰戈爾最後是在不捨中含淚而逝。

讀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我的內心很不是滋味,生命無人能掌握,依戀不了。

前段時間,我收到幾個重症病人的代禱求助信息。每當看到這些重症病人外形的慘狀,還有聽到他們淒厲的呻吟,我的情緒就會崩潰,一落千丈,繼而不得不深入思考:是不是所有人到了病危,都是這樣不安、惶恐、緊張?

思考中,我記起了幼年的一樁事。我母親因病常去醫院,我也因此認識一位重症病人——泉州奶奶。我不知道她得的是甚麼病,她雖然頭髮花白,卻膚色紅潤。她對人說,她是個基督徒。她很有愛心,也很喜樂,常會以開玩笑的方式說話和回顧往事。

每天吃飯時間我們都需要到樓下食堂買飯。一天,我照例打包了兩份粥、兩份菜,還偷偷給泉州奶奶帶去一個燒紅薯。醫生不讓她吃紅薯,所以她家人從不給她買。

從樓梯出來要先經過她的房間,再到母親的病床,可那天我走過去看到她的病床空空的。想了想,可能她出去散步了。到了母親的桌子前,擺開菜我們一起吃起來。我漫不經心地問:「泉州奶奶好像不在,她昨晚一夜就沒回來。」一旁的護士對我說:「她走了,就在昨晚 11 點。不過這位老太太信主,死得很安詳,還帶著微笑,我還從沒見過死得這樣安詳的病人。」我聽護士說完,不等吃完飯,便一個人爬到醫院的樓頂,看著落日,梳理心情。

長大成人後,見多了喜事喪事,特別是在死亡面前,人都有畏懼,除了我認識的一位牧師之外。那位牧師和我幼時喜歡過的泉州奶奶一樣,在病中和臨終時都有平安喜樂的精神面貌,他們的內心似乎都有一樣超凡的力量,那就是有信仰的盼望。

小確幸的傳遞

文/魯益沙

小確幸一詞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最早提出,指一些微小卻又很實在的幸福。

基督徒每天活在恩典中,然而若不留意,亦有可能看不見這從上帝而來的幸福。如何每天發現這小確幸,具體在禱告中感恩,成為我每天的操練。

也許是在雨天忘了帶傘,上班路上卻沒有下雨;也許是乘車時剛好趕上公共汽車到站。

也許是心裡掛念的朋友,正要打電話去關心、傾談,對方就已打來;也許是詩班練習時,詩歌感動了我;也許是友人記得我很惹蚊子,問候我今年在維園有沒有被蚊子叮。

小確幸也體現在我們將愛傳遞時。網路上有一段影片,開始時是一個小男孩拾起前面年輕人跌了的錢包並交還他;然後這年輕人看到需要幫忙的長者夫婦,就協助他們過馬路;長者夫婦在路邊的攤子買了小小一束花送給餐廳的服務員;服務員額外送了小小一架玩具車給正在用餐的、影片開始時那位小男孩……

何況上帝偉大的愛,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代贖我的罪。上帝賜予的幸福從來不只是小確幸。

得到這滿滿的愛,我有沒有想過將愛傳遞?

枯葉蝶

文/葡萄

遠看是一堆枯葉,隨風微微擺動。然而,突然一個漂亮的圖案緩緩出現了,是一隻蝴蝶在打開翅膀。

原來這是的偽裝,這是造物主給的設計和保護屏障。不起眼的枯葉,看似是生命的終結,而枯葉蝶卻彷彿告訴我們,在適當時候,要向世人展示的美麗。

#「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復活,重生了我們,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彼得前書一3)。

〈究竟有多少慾望?〉

文/小魚女

中國作家史鐵生在《我與地壇》一書中寫道:「人真正的名字叫做:慾望。」他還說:「人實現慾望的能力,遠遠趕不上他慾望的能力,這其間是一個永恆的距離。」

《韓非子・喻老篇》裡也有這樣一個故事:箕子發現紂王的生活愈來愈腐敗,便經常通過宮中的侍從打聽消息。一天,他問侍從:「現在,紂王吃飯時還用竹筷子嗎?」侍從說:「不再用竹筷子,已經改用象牙筷子了。」箕子說:「用象牙筷子,還會再使用陶碗嗎?必然要配玉器啊!用象牙筷、玉器皿,還會吃一般的飯菜嗎?必然要吃山珍海味啊!吃山珍海味,還會住蘆葦屋子嗎?必然要蓋樓閣啊!」侍從說:「你分析得很對,現在大王正準備蓋樓閣呢。」箕子說:「商朝怕是不會長久了。」

人總是渴望擁有更多的東西。中國淘寶商城自 2009 年發起的「雙十一」(每年 11 月 11 日)網購狂歡節促銷活動以來,一年又一年刷新著銷售高峰。去年「雙十一」當天全國網絡零售交易額超過兩千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約 27%。在這場狂歡的背後,是多少難以抵禦的「慾望」之坑。很多人買了他們根本用不上的東西,甚至上一年「雙十一」搶購的戰利品還堆在牆角。與其說這是「消費升級」,不如說是「慾望升級」。暫時的物質堆積,是否能換來內心的滿足呢?

我也曾極度缺乏安全感,購物一度成為我尋找安全感和認同感的手段。家中衣櫃裡的衣服很多只穿過一次就被打入「冷宮」,有的甚至連標籤都沒拆下。在不斷尋求滿足的過程中,內心的空洞始終沒有被填滿。衣服無法滿足自己,就轉向珠寶、房子等,直至有一天我讀到聖經裡撒馬利亞婦人在井邊打水的故事,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四13-14)

距今一千六百多年前奧古斯丁就曾說過:「上帝在我們每一個人心中都留了空處,惟有上帝能填滿它。」如果沒有尋找到活水源頭,恐怕我們永遠也無法消除那永遠填不滿的「慾望」。當我們以物質為目標去追求生命的意義時,我們究竟得到了甚麼?我們的慾望就像紂王一樣水漲船高。慾壑難填的根源不是我們的物質不夠豐富,而是心靈一直未得到滿足。你需要的是「井水」,還是「活水」?上帝早已向我們發出了邀請,你願意進到祂裡面,得享真正的滿足和平安嗎?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87 期)

你跟從誰?

CT692_HK_1112_9

文/白衣

有一本書名叫 Bringing Out The Best In People,教做領袖的引發出團隊最好的品質來。可惜大多數人表現恰恰相反,都是盲目地跟隨人,甚至被誘發出內心的惡來。

 

舉例說,當人惡待我們,我們便還以顏色,也惡待他們;別人罵我們,我們回罵;被人陷害,我們心裡說:「你不仁,我不義!」看到沒有?我們在模仿對方,跟隨對方,不知不覺把對方看作領袖,自己倒成了隨從。

 

有人以為,看不見領袖便是自發,其實不然,也表示我們弄不清楚自己在跟從誰。

 

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12這表明祂是光明正大的領袖,跟隨祂的人都知道自己在跟從誰,而且都活在光中,光明磊落。

 

光也代表良善。

 

上帝不以有罪為無罪,主耶穌為世人贖罪,被釘在十字架上,垂死時竟為殺害祂的人代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二十三34主耶穌不跟從他們的邪惡,因祂是光,是真正的領袖,祂還要引領跟從祂的人走向至善。

 

今天你跟從誰?

被引發出的是良善或是邪惡?

ccmFB_CT692_20191203

 

 

餃子的道理

ct682001172dpi

文/羅妮麗

女兒假期結束返校前,我包餃子給她送行。上高中的兒子問是甚麼餡,我開玩笑地說:「除了韭菜、香菇、蝦仁、雞蛋之外,還有個特別無價又最多的餡在裡面。」兒子問是甚麼,我悄聲地說:

 

「是媽媽的愛,會很有鮮味的。」

 

他傻傻地笑了。其實餃子的鮮味來自鹽,再好的餡裡沒有鹽或鹽不夠,吃起來也是寡淡無味。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一輩子忙忙碌碌,究竟給自己和別人留下多少有意義、有益處的事?很多時候、很多事上,我們都缺少愛心去做,甚至還會邊做邊抱怨。我們行事為人中缺少的,正像餃子餡裡缺了鹽。難怪聖經上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哥林多前書十三1沒有愛的任何言語,哪怕再動聽,也不會是良言;哪怕響亮如鑼如鈸,也不過是噪音。

 

有些時候,我們確實憑愛心去做一些事情,

 

付出的是真情,可是為甚麼效果卻未必好,甚至很多時候吃力卻未必討好呢?例如:在愛孩子的事上,哪有父母不付出真愛?但靜下來問自己:你的愛是否存在問題?拿孩子與孩子的朋友比長比短,結果比一次,孩子就會放棄他的一個朋友;即使孩子不擅長的業餘愛好也要與人攀比,結果孩子在斥責中練琴,常練得淚水汪汪;孩子缺乏分辨或難以自制時出了錯,父母就立即生氣,甚至施加洩怒式的懲罰,讓孩子在很多嘗試面前失了志氣;父母在孩子面前不注意言傳身教而撒謊、驕傲、貪心等,都如看不見的籽粒,種在他們年幼的心裡。

 

無論是對孩子的愛、對親朋的愛、對鄰舍的愛也好,人的愛都有不完全,總是不完美。問題出在哪裡?主因在於愛裡缺乏自制,這仍然和包餃子同一個道理。再好的餡如果沒有好的餃子皮來包住,在鍋裡一煮,餃子就會破開,對餃子餡的約束是餃子皮的一個重要功用。

 

沒有自制的愛是真正的愛嗎?不可能。自制甚麼呢?自制老我,自制罪,因為「……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哥林多前書十三4-6有了這些自制的愛,才能活出不一樣的愛、不一般的愛。

 

這樣的愛,源頭和力量在哪裡?在上帝那裡,「因為上帝就是愛」(參約翰壹書四8)。

ccmfb_ct682_20190130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