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澤

文/胡惠芳 攝影/Ihnang

 

一片又一片的花瓣,

彷彿向着我微笑,

訴說祢的同在,

訴說祢的甘甜,

訴說祢的祝福,

訴說祢的恩典。

 

就是這一剎那的悸動,

橙的亮麗、鮮艷、神采,

成了祢的彩筆,

叫原本灰暗的天幕抹上色調。

如果祢執着一個畫版,

可會為地平線上的每一端潑下豐饒的色澤,

好讓色澤填滿人的心田,

好讓色澤退卻人的悶鬱,

好讓色澤補足人的空蕩。

 

領受的心存在於主觀的靈,

喧鬧的繁華中,

只消敞開我們的心扉,

接軌不會是難成的事!

懷抱有時

文/馮海

有一個日本人在網上搜索家鄉。他在谷歌地圖上輸入地址,螢幕上出現了老家的街道。童年的巷子邊,他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幾年前已經去世的父親,就站在自家門前。這人順着父親張望的方向滑動鼠標,驚訝地發現一個背影正走過街角——那是他已去世的母親,走在回家的路上。原來他父親站在那兒,為要等愛人回家。

谷歌地圖多年前記錄的舊圖片讓這位日本人深受震動,他把這件事分享到網上,無意間掀起了一場浪潮——許多人效法他,試圖通過谷歌地圖,再「邂逅」一次故鄉和故人:有人看到自家的狗還活着,在花園中玩耍;有人原本打算賣掉父親的老房子,卻看到父親的舊車停在柵欄邊,兒時的記憶湧上心頭,就此打消了賣房子的念頭;陽光下,老奶奶在門前照看花兒;爸爸在前院割草;老鄰居站在人行道上聊天……舊圖片記錄了當時不曾留意就匆匆逝去的年歲。

聖經說:「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傳道書三5)。懷抱的時候不覺得,總要等到不懷抱的時候,才倍感思念。

新冠疫情期間,女兒在家上網課,形成了一套新的作息規律。幾乎每天下午,她都會靠在我懷裏,睡一個短短的午覺。每當我看着懷中熟睡的小臉,心裏常湧出這句經文:「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總有一天孩子會長大,我會老去,我們會漸行漸遠。聖經還說:「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傳道書三2)。到那一天,造物主拔出祂所栽種的,我和我所愛的人會被死亡阻隔。那條冷河,無論誰先渡過去,留下的人就孤單了。

然而每次看着懷抱中熟睡的孩子,我心中沒有憂傷,只有光明、喜悅和盼望。懷抱有時,此刻就珍惜這懷抱;等到不懷抱,那也不過是短暫的片時,我和我愛的人終將團聚在永恆的天家。在那裏,我們永不分離,因為我們在主耶穌基督裏罪得赦免,蒙了永生。

從谷歌地圖上回憶舊時光,再看一眼親愛的人,能帶來多少安慰呢?信靠主耶穌基督的人卻能得着最美的盼望——我們將享受永恆的懷抱。

我還記得母親離世的時候,門前的大樹映着燦爛的餘暉,倦鳥陸續歸巢安歇。在更大的畫面裏,我看到我和我的母親、我的孩子終將歸回同一個家園。在那裏,「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二十一4)

天國是上帝巨大無邊的懷抱,要懷抱所有屬祂的兒女。我們要在其中安居,歡樂,永蒙慈愛,這是多麼美好的盼望!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 2021 年 7 月號第 711 期)

愛的禮讚

文/路易莎 圖/ Begonia

花兒沒有忘記春天是它們的季節,乘着溫暖潤澤的氣候,按時舒張每片花瓣,綻放瑰麗色彩,枝椏托住紅粉綠黛繽紛有致的調色盤,繁花吐艷延續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規律,並不因為迎面而來的途人今年都戴上口罩而改變,更以生之讚歌頌揚創造花鳥蟲魚天地萬物的耶和華上主。隔天,卻是春雨,有一陣沒一陣。潮濕的空氣中仍乍暖還寒。袋裏總要放着一柄雨傘,一件外套。

雲上星空仍在,只差我們看見或看不見。這天空,這星河,是耶和華指頭所造所陳設。繁星點點,每一個星球有它的運行軌跡。在我們眼中最暗淡而微弱的一顆星,體積卻可能如地球或太陽般巨大,而它的光線亦可以是數萬年前發出,今日才到達我們的眼球。

疫情下再一次體會世人的無助,如嬰孩和吃奶的不能掌握許多事情。然而,更珍惜偉大的上帝委派世人的管理職分,這不是小事,因為上帝賜萬物,派遣世人管理,是出於祂的顧念、眷佑和愛。

上帝啊!讚美祢的能力和威嚴!願我欣賞祢的創造,管理祢給我的分的時候,盡上能力,發揮創意,向祢求智慧,心中常存對祢的敬畏,信靠和愛。

愛的寬容

文/ Joywalker  畫/ Wayne

 

等待種籽發芽

等候綠意滿庭

孕育生生不息

 

等待黃花飄落

等候豔紅蒴果

秋天翩然來臨

 

等待冰雪融化

等候濃霧散去

方見你在那裡

 

等待物換星移

等待海枯石爛

時光就此暫停

 

等待生命改變

等候傷口結痂

時間證明一切

 

等待生命成熟

等候靈性超越

止息隱藏怒氣

 

等待羽翼豐滿

等候展翅飛離

年華已經老去

 

等待發現忍耐

等候串起盼望

愛的寬容無限

 

#「你們常存忍耐,就必保全靈魂(或譯:必得生命)。」(路加福音二十一19)

#「紫羅蘭將香氣留在踐踏它的腳上,這就是寬容。」馬克.吐溫

看透萬事

文/葡萄籽

這不過是尋常的石麒麟吧!很多地方都有,但當我在台北街頭散步時遇到門前擺放的這一對,心頭仍難免一震,彷彿回到香港的中環。回想學生時代,某銀行大廈總部前的一雙石獅子,是友儕間約會聚首的地標,一如尖沙咀碼頭的五枝旗桿下。

時光不會停留,縱使物轉星移,人事全非,但駐留在心中那些珍貴的回憶,卻不能磨滅,也徒添唏噓。

而聖經早把萬事看透,說人在世間所經歷的一切,是虛空的虛空;我們在地上的家只是暫時居所,永恆的家在天上;至於財富,相信大家在開設離岸戶口時,更深刻體會到它的不確定性,頓悟聖經何以教人要積聚財寶在天上。

如何在不忘情的同時,重新上路,實在需要很多的智慧和調適。然而,只有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永恆住處,才是一切安全感的來源和我們情感的歸宿。

童年的信仰

文/基立

當我讀到過去寫的日記,常常很驚奇,有許多想法非常天真和想當然,就像在舊相本裏看到自己童年時代的照片,看起來讓我有點羞愧。

記起表弟童年時的一樁趣聞。一次媽媽和他討論聖經裏的故事,說到天堂的情景,媽媽是很虔誠的基督徒,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對他描述天國的美麗。最後,媽媽小心地問他:「怎麼樣?你想不想到天堂去?」表弟露出害怕的神色,連連搖頭說「不去不去」,媽媽驚訝地問為甚麼?表弟回答道:「天堂太高了,我怕摔下來!」

童心的深度

想起這些趣事時會讓我啞然失笑,覺得幼稚;卻又意識到童年時代的信仰是非常「確定無疑」的。孩子問的問題不是天國是真的嗎?上帝真的存在嗎?他們並不懷疑這些資訊是否真實,相反,他們擔心的是天堂的高度對人有沒有危險;是一些大人想都沒想到的問題。這些可都是非常「現實」的考慮。

一天我正在教堂裏,看到兩個小男孩在打鬧。忽然,一個停了下來,對另一個說,上帝在這個房子裏,我們在祂面前最好別像貓兒一樣打架,說完還心虛地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好像做了壞事後看看可有被人發現。在暗處的我覺得這個場面很生動。我知道許多成年人對教堂的觀感:除了裝飾不同,跟其他建築物沒有甚麼本質上的區別。這兩個小男孩卻感到他們雖然看不見上帝,但是祂就在教堂裏。

每個人都有童年,童年是珍貴的回憶。我們在身體和思想上都會經過童年時代,了解自己需要別人的幫助,同時也了解內心對上帝有一種非常單純可愛的信賴,這是非常重要的階段。童年領悟到的真理,雖然有點幼稚,有時候卻具有成年人無法達到的深度。

曾經的快樂

童年也是很快樂的。我第一次讀到美國著名兒童繪本作家蘇斯博士(Dr. Seuss)的童話時,雖然已經不再是孩子,還是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我聽說蘇斯博士在寫童話的時候從來不試圖「教孩子們甚麼」,他認為孩子對美有天生的感受力,不需要用機械的方式教導。

童年也是生機勃勃的。一位朋友告訴我,當她看到樹葉萌發淺綠色的芽時,就會馬上想起自己孩子的童年時代:那不斷成長的快樂。

在人類的童年,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快快樂樂地散步的時候,上帝也像年輕的父母一樣,和他們一同快快樂樂地漫遊、傾談。而人類離開伊甸園後,上帝像丟了自己的孩子一樣傷心。祂的面容不再顯露,祂的聲音也歸於沉寂。十字架上的酷刑以最直觀的方式,向人類傾訴祂心靈受到的傷害。上帝永遠同情受逼迫、受傷害的人和羣體,祂也是他們中的一員,可是傷害祂的是祂的孩子、祂的家人。

天國裏的純潔真誠

上帝一定無限懷念人類的童年。我設想的天國是人類經過成年的歲月,去除了無知和愚昧,回到一種非常純真的狀態。天國裏陽光永遠像金子一樣閃爍,天空永遠像水晶那樣蔚藍,因為上帝就在那裏,和祂的孩子一起再次享受童年。

這新的童年不再和以前的童年相似,我們有了豐富的人生經歷後,再也不會以膚淺的方式理解上帝,就如同我們成為父母後,自己父母當年的言行舉止才在我們心中牽引深刻的迴響和感動。這就如我在童年時讀《紅樓夢》,只覺得林黛玉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女子,到我經歷、了解甚麼是愛情時,才真正明白她所說的每一句話背後隱藏的深情。

人類在經歷了成年以後,煉淨出更完美的方式去享受上帝的愛、享受祂所賜予的時間和生命;帶着成年人的智慧去理解和享受上帝的愛,同時以童年的純真和快樂,毫無芥蒂地接受祂的贈予和愛撫,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天國。

泰戈爾的含淚與泉州奶奶的喜樂

文/何天朵

泰戈爾晚年時,有一位朋友來拜訪他。

朋友說:「你可以心滿意足地死了,因為你已經寫了許多詩歌。在你之前,沒有人寫過那麼多詩歌,英國最偉大的詩人雪萊,只寫了兩千首詩,而你已經寫了六千多首,並且每一首都像深海珍珠與深山鑽石那麼珍貴!所以,你死而無憾了!」

朋友說完,泰戈爾的眼中已淚水盈眶。朋友接著問:「你怕死嗎?你不是寫過一首詩,說死亡是最偉大的朋友嗎?」

泰戈爾說:「不!我不是怕死,死與生一樣美麗。我哭,是因為近來我寫的詩歌愈來愈好。」

泰戈爾最後是在不捨中含淚而逝。

讀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我的內心很不是滋味,生命無人能掌握,依戀不了。

前段時間,我收到幾個重症病人的代禱求助信息。每當看到這些重症病人外形的慘狀,還有聽到他們淒厲的呻吟,我的情緒就會崩潰,一落千丈,繼而不得不深入思考:是不是所有人到了病危,都是這樣不安、惶恐、緊張?

思考中,我記起了幼年的一樁事。我母親因病常去醫院,我也因此認識一位重症病人——泉州奶奶。我不知道她得的是甚麼病,她雖然頭髮花白,卻膚色紅潤。她對人說,她是個基督徒。她很有愛心,也很喜樂,常會以開玩笑的方式說話和回顧往事。

每天吃飯時間我們都需要到樓下食堂買飯。一天,我照例打包了兩份粥、兩份菜,還偷偷給泉州奶奶帶去一個燒紅薯。醫生不讓她吃紅薯,所以她家人從不給她買。

從樓梯出來要先經過她的房間,再到母親的病床,可那天我走過去看到她的病床空空的。想了想,可能她出去散步了。到了母親的桌子前,擺開菜我們一起吃起來。我漫不經心地問:「泉州奶奶好像不在,她昨晚一夜就沒回來。」一旁的護士對我說:「她走了,就在昨晚 11 點。不過這位老太太信主,死得很安詳,還帶著微笑,我還從沒見過死得這樣安詳的病人。」我聽護士說完,不等吃完飯,便一個人爬到醫院的樓頂,看著落日,梳理心情。

長大成人後,見多了喜事喪事,特別是在死亡面前,人都有畏懼,除了我認識的一位牧師之外。那位牧師和我幼時喜歡過的泉州奶奶一樣,在病中和臨終時都有平安喜樂的精神面貌,他們的內心似乎都有一樣超凡的力量,那就是有信仰的盼望。

小確幸的傳遞

文/魯益沙

小確幸一詞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最早提出,指一些微小卻又很實在的幸福。

基督徒每天活在恩典中,然而若不留意,亦有可能看不見這從上帝而來的幸福。如何每天發現這小確幸,具體在禱告中感恩,成為我每天的操練。

也許是在雨天忘了帶傘,上班路上卻沒有下雨;也許是乘車時剛好趕上公共汽車到站。

也許是心裡掛念的朋友,正要打電話去關心、傾談,對方就已打來;也許是詩班練習時,詩歌感動了我;也許是友人記得我很惹蚊子,問候我今年在維園有沒有被蚊子叮。

小確幸也體現在我們將愛傳遞時。網路上有一段影片,開始時是一個小男孩拾起前面年輕人跌了的錢包並交還他;然後這年輕人看到需要幫忙的長者夫婦,就協助他們過馬路;長者夫婦在路邊的攤子買了小小一束花送給餐廳的服務員;服務員額外送了小小一架玩具車給正在用餐的、影片開始時那位小男孩……

何況上帝偉大的愛,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代贖我的罪。上帝賜予的幸福從來不只是小確幸。

得到這滿滿的愛,我有沒有想過將愛傳遞?

枯葉蝶

文/葡萄

遠看是一堆枯葉,隨風微微擺動。然而,突然一個漂亮的圖案緩緩出現了,是一隻蝴蝶在打開翅膀。

原來這是的偽裝,這是造物主給的設計和保護屏障。不起眼的枯葉,看似是生命的終結,而枯葉蝶卻彷彿告訴我們,在適當時候,要向世人展示的美麗。

#「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復活,重生了我們,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彼得前書一3)。

〈究竟有多少慾望?〉

文/小魚女

中國作家史鐵生在《我與地壇》一書中寫道:「人真正的名字叫做:慾望。」他還說:「人實現慾望的能力,遠遠趕不上他慾望的能力,這其間是一個永恆的距離。」

《韓非子・喻老篇》裡也有這樣一個故事:箕子發現紂王的生活愈來愈腐敗,便經常通過宮中的侍從打聽消息。一天,他問侍從:「現在,紂王吃飯時還用竹筷子嗎?」侍從說:「不再用竹筷子,已經改用象牙筷子了。」箕子說:「用象牙筷子,還會再使用陶碗嗎?必然要配玉器啊!用象牙筷、玉器皿,還會吃一般的飯菜嗎?必然要吃山珍海味啊!吃山珍海味,還會住蘆葦屋子嗎?必然要蓋樓閣啊!」侍從說:「你分析得很對,現在大王正準備蓋樓閣呢。」箕子說:「商朝怕是不會長久了。」

人總是渴望擁有更多的東西。中國淘寶商城自 2009 年發起的「雙十一」(每年 11 月 11 日)網購狂歡節促銷活動以來,一年又一年刷新著銷售高峰。去年「雙十一」當天全國網絡零售交易額超過兩千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約 27%。在這場狂歡的背後,是多少難以抵禦的「慾望」之坑。很多人買了他們根本用不上的東西,甚至上一年「雙十一」搶購的戰利品還堆在牆角。與其說這是「消費升級」,不如說是「慾望升級」。暫時的物質堆積,是否能換來內心的滿足呢?

我也曾極度缺乏安全感,購物一度成為我尋找安全感和認同感的手段。家中衣櫃裡的衣服很多只穿過一次就被打入「冷宮」,有的甚至連標籤都沒拆下。在不斷尋求滿足的過程中,內心的空洞始終沒有被填滿。衣服無法滿足自己,就轉向珠寶、房子等,直至有一天我讀到聖經裡撒馬利亞婦人在井邊打水的故事,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四13-14)

距今一千六百多年前奧古斯丁就曾說過:「上帝在我們每一個人心中都留了空處,惟有上帝能填滿它。」如果沒有尋找到活水源頭,恐怕我們永遠也無法消除那永遠填不滿的「慾望」。當我們以物質為目標去追求生命的意義時,我們究竟得到了甚麼?我們的慾望就像紂王一樣水漲船高。慾壑難填的根源不是我們的物質不夠豐富,而是心靈一直未得到滿足。你需要的是「井水」,還是「活水」?上帝早已向我們發出了邀請,你願意進到祂裡面,得享真正的滿足和平安嗎?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87 期)

你跟從誰?

CT692_HK_1112_9

文/白衣

有一本書名叫 Bringing Out The Best In People,教做領袖的引發出團隊最好的品質來。可惜大多數人表現恰恰相反,都是盲目地跟隨人,甚至被誘發出內心的惡來。

 

舉例說,當人惡待我們,我們便還以顏色,也惡待他們;別人罵我們,我們回罵;被人陷害,我們心裡說:「你不仁,我不義!」看到沒有?我們在模仿對方,跟隨對方,不知不覺把對方看作領袖,自己倒成了隨從。

 

有人以為,看不見領袖便是自發,其實不然,也表示我們弄不清楚自己在跟從誰。

 

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12這表明祂是光明正大的領袖,跟隨祂的人都知道自己在跟從誰,而且都活在光中,光明磊落。

 

光也代表良善。

 

上帝不以有罪為無罪,主耶穌為世人贖罪,被釘在十字架上,垂死時竟為殺害祂的人代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二十三34主耶穌不跟從他們的邪惡,因祂是光,是真正的領袖,祂還要引領跟從祂的人走向至善。

 

今天你跟從誰?

被引發出的是良善或是邪惡?

ccmFB_CT692_20191203

 

 

餃子的道理

ct682001172dpi

文/羅妮麗

女兒假期結束返校前,我包餃子給她送行。上高中的兒子問是甚麼餡,我開玩笑地說:「除了韭菜、香菇、蝦仁、雞蛋之外,還有個特別無價又最多的餡在裡面。」兒子問是甚麼,我悄聲地說:

 

「是媽媽的愛,會很有鮮味的。」

 

他傻傻地笑了。其實餃子的鮮味來自鹽,再好的餡裡沒有鹽或鹽不夠,吃起來也是寡淡無味。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一輩子忙忙碌碌,究竟給自己和別人留下多少有意義、有益處的事?很多時候、很多事上,我們都缺少愛心去做,甚至還會邊做邊抱怨。我們行事為人中缺少的,正像餃子餡裡缺了鹽。難怪聖經上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哥林多前書十三1沒有愛的任何言語,哪怕再動聽,也不會是良言;哪怕響亮如鑼如鈸,也不過是噪音。

 

有些時候,我們確實憑愛心去做一些事情,

 

付出的是真情,可是為甚麼效果卻未必好,甚至很多時候吃力卻未必討好呢?例如:在愛孩子的事上,哪有父母不付出真愛?但靜下來問自己:你的愛是否存在問題?拿孩子與孩子的朋友比長比短,結果比一次,孩子就會放棄他的一個朋友;即使孩子不擅長的業餘愛好也要與人攀比,結果孩子在斥責中練琴,常練得淚水汪汪;孩子缺乏分辨或難以自制時出了錯,父母就立即生氣,甚至施加洩怒式的懲罰,讓孩子在很多嘗試面前失了志氣;父母在孩子面前不注意言傳身教而撒謊、驕傲、貪心等,都如看不見的籽粒,種在他們年幼的心裡。

 

無論是對孩子的愛、對親朋的愛、對鄰舍的愛也好,人的愛都有不完全,總是不完美。問題出在哪裡?主因在於愛裡缺乏自制,這仍然和包餃子同一個道理。再好的餡如果沒有好的餃子皮來包住,在鍋裡一煮,餃子就會破開,對餃子餡的約束是餃子皮的一個重要功用。

 

沒有自制的愛是真正的愛嗎?不可能。自制甚麼呢?自制老我,自制罪,因為「……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哥林多前書十三4-6有了這些自制的愛,才能活出不一樣的愛、不一般的愛。

 

這樣的愛,源頭和力量在哪裡?在上帝那裡,「因為上帝就是愛」(參約翰壹書四8)。

ccmfb_ct682_20190130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