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人的光

文/黃磊

我想起看過的一部美國電影,一位拳擊女明星被對方偷拳襲擊,導致頸椎斷裂,從此全身癱瘓,靠儀器維持呼吸、心跳和進食。她躺了幾年後失去盼望,不想活了。她用牙齒咬斷舌頭,但被發現後裝上牙套,做了更嚴格的防護措施,她再沒有可能自殺。愛她像對女兒一樣的老教練花盡一切可能來幫助他年輕的學生,甚至去神父那裏懺悔祈求,但只能看着他所愛的人身體和心靈一天天死去。

最後,他帶着注射器偷偷溜進病房,在他學生默許的眼光下,給已經絕望的她注入致命的試劑,使她沒有痛苦地離開人世。這位教練雖然偶爾去天主教堂聚會,為把人帶到血腥的拳擊場而內疚,但他並不認識上帝,也不是基督徒,他以為學生的需要就是恢復健康。試想在這種境況下,有幾個人能不絕望?然而有不少深陷絕症苦難的基督徒,縱然處於在人看來完全絕望的境況,卻因着裏面有耶穌的生命,就在黑暗之中有了亮光,而且不少殘疾基督徒甚至有閃爍耀眼的見證,使身體健康的人都大得鼓勵。

耶穌是無所不能的真神,聖經中記載了很多祂的醫治大能:瞎子立刻看見,癱子當場站立行走,祂能醫治各樣的疾病。「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約翰福音五4-6)耶穌為甚麼問這句話呢?難道祂不知道這位病了 38 年的癱子想要得醫治嗎?這使我想起耶穌醫治另一位瞎眼的人時所說類似的話。那位坐在城門口整天乞討的瞎子聽說耶穌來了,不顧其他人阻止,大聲呼喊大衛的子孫耶穌可憐他。耶穌就問他:「你要我為你做甚麼?」他說:「主啊,我要能看見。」(參路加福音十八35-41)耶穌知道患者內心的渴望,大可不用問他們就醫治所有的病人,但祂選擇給他們更好的醫治。身體得醫治只能使人暫享幾十年的壽命,但被罪捆綁的靈魂若得釋放卻有永生,認識並相信這位能施神跡的耶穌遠比身體的醫治更為重要。如此,求告耶穌是所有神兒女必須踏出的第一步。「耶穌對他(癱子)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約翰福音五8-9)

雖然生活中確實有不少基督徒憑信心禱告,連醫生都放棄治療的人仍能痊癒,但並不是信了耶穌,人生病一求就得了醫治,耶穌要賜給人比身體健康更重要的是永生。有了永生,就有了生命的亮光,死亡不過是一個逗號。

我父親中風在床上躺了一年後,終於能下床走路了,但是右半邊的肢體不能動彈。他如此病了十多年,直到 2011 年 11 月離世。期間他竭盡所能鍛鍊身體,堅持走路,盼望能夠像從前一樣自由行走。最後一年他的病情惡化,睡眠不好,只能坐在輪椅上睡覺。有一段時間他非常失望,有一次對我說:「我是一個沒有用的廢人。」

過去他還沒生病的時候,我通過寫信和打電話給他傳福音,他總是不信,但是生病後就慢慢聽進去了。我從美國回國後第二年他就決志信主,並受了洗。他在不能走路的時候,就天天在輪椅上聽聖經播放機上的講道。離世前,醫院的護士還聽見他做了禱告,說了「阿們」。我父親雖然生前沒有得到醫治,至終不能雙腳走路,但福音卻臨到他,給他絕望的生命帶來希望,耶穌成了他的生命之光。

朋友,也許你正處於傷痛絕望之中,也許你覺得生不如死,但請記住,造你、愛你的主耶穌正注視着你,祂要賜給你希望,點燃你內心的燈。願你得着祂的恩典,從此遠離灰心失望的黑暗之地。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 2021 年 8 月號第 712 期)

輪椅上的新心

CT674000272dpi

何靜嫻

採訪/何在凡 

我想很多人看到為自己「度身訂造」的晚裝、禮服時,定是雀躍不已;但在第一次看見為自己「度身訂造」的專用輪椅時,我那時的心難過極了!因著上帝,雖曾面對失婚之痛,再經歷傷殘之苦,然而,我的心沒有長久沉溺於悲痛中。

 

癱瘓的軀體並不能囚禁我的靈魂,反激發自己踏上精采人生之旅!

 

破碎的心得癒合 

二十年前我因為婚姻失敗,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那段日子常有基督徒勸我信耶穌過新生,我都一一拒絕。我以為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又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兩個兒子,毋須靠耶穌。

 

但不得不承認,無論我做甚麼都揮不去憂傷的情緒,也無法從痛苦的深淵裡爬出來。

 

為了改變命運,我看相、脫痣、拜菩薩……連衣著的顏色也預先琢磨,以求趨吉避凶。可是這些舉措對我毫無幫助,反而增添煩惱,內心更不安寧。

後來一位同事邀我出席她的浸禮,眼看教會裡的人都歡欣雀躍,而我自從與前夫分離就一直活在愁雲慘霧中,這些基督徒發自內心的喜悅令我嚮往不已,於是我開始參加教會的聚會。有位姊妹很關心我,常為我祈禱,又鼓勵我向耶穌說出心底話,因為祂關心人,是我們的朋友。

 

夜深人靜時,我嘗試把心中的鬱結向耶穌傾訴,禱告時落淚不斷;奇妙的是,在過程中深深感受到耶穌明白我,破碎的心因祂的愛而得著安慰與醫治,每次禱告後我都能入睡,感情的傷口逐漸癒合。

 

主耶穌確實聽禱告,從此我把大小困難都交託給祂。我的生活態度漸漸起了變化,願意積極面對生活,不再求死。以往我一直指責前夫,覺得自己無辜,從沒想過在兩個兒子眼中我是否也有不對。我猛然醒覺:他們才是真的無辜!上帝讓我省察到對他們的虧欠,我立刻認罪悔改,求祂帶領人生,並於 2000 年受浸加入教會。

 

起跌高低心嘗盡 

經過祈禱,我決定辭去工作到澳洲進修,前夫也叫我放心讀書,兩個兒子可交給他照顧。我抱著一切重新開始的冀望,於 2001 年出發。翌年 4 月爸媽來探我順道一起旅遊,豈料途中遇上車禍,幸好爸媽只受輕傷,我卻嚴重受創,經過手術搶救終於脫離險境,但全身動彈不得,疼痛不已,我呼喊說:「上帝啊!求祢挪去我的痛楚……」腦海隨即出現耶穌被釘十架的情景,祂向我流淚,明白我所受的苦楚。

 

誠然,對比祂為世人的罪被釘十架的苦,我的實在太渺小了。

 

幸有祂時刻陪伴,與我甘苦與共。爸媽在我留醫期間得到教會的關心和幫助,因感受到基督的愛,雙雙決志信主,實在是不幸中的祝福。

 

我第一次看見那座為我度身訂造的輪椅時,實在難過極了!

喪失自理能力的我頓感喪失尊嚴。

 

留醫四個月後,我被送到復康中心接受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由於不想在個人護理上繼續假手於人,我每天禱告求主幫助可重建自理能力,例如從床上轉移到輪椅上是很費勁的,只靠肩膀運力移動身子很容易會失去平衡而跌倒,所以我切切禱告,求主加力,並賜我不放棄的心,堅持到底。經過一年的艱苦鍛鍊,我終於能夠自理:刷牙洗臉、洗澡、更衣、大小便,下床和上輪椅,從最初需要五個多小時,到只需一半時間,對一個癱瘓的人來說實在是神蹟。

 

離開復康中心時我問上帝:「前面的人生路當如何走?」

 

祂帶領我重回校園,故此我繼續留在澳洲,改讀社工課程,盼能以自身經歷鼓勵有需要的人。我深信所受的苦不是徒然,上帝必用得著。讀社工時發現這門課對自己已大有裨益,因社工必須先懂得幫自己,才能幫助別人。回港後我加入香港傷殘人士體育協會,參與從未接觸過的射擊運動,我靠著主刻苦練習,最終能代表香港參加本地和國際賽事,在十米手槍射擊賽中獲得獎牌。為實踐主耶穌給我的使命,我四出做義工,服務社會。

 

深歷恩典剖心語

 

其實我每時每刻都被疼痛折磨,情緒低落時曾向主訴苦:「上帝啊!我很辛苦!不如祢接我回天家吧!」上帝卻說:「你是否想決定人生,為自己劃上句號。」不!我清楚知道擁有生命主權的是誰,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翰福音十四6

 

祂的話一直鼓勵我不畏艱辛地堅持下去,克服一個又一個難關。敬畏上帝的心就是我堅持的基石。我發生意外時男友(現在的丈夫)因看見上帝的慈愛和大能,也因著認識和不認識的基督徒主動關心我們而得著激勵,多年來與我一起到世界各地分享生命故事,鼓勵無數心靈。

 

記得當醫生宣判我永久傷殘時,我第一個念頭是:要繼續活下去!

 

我不知為何車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我很清楚,二十年前經歷失婚,是上帝親自把我從人生黑洞中拯救出來!從醫學角度人的細胞死了便不能復生;但我的生命得以重生,因有主耶穌在我裡面,我的心靈是自由的,不受殘障的軀體困囿。

 

生老病死逃脫不了,

悲歡離合也難避免,

環境雖沒改變,

但心境可因救主耶穌基督而變得積極!

感謝主賜我一顆新心面對逆境的挑戰,

雖然今天仍要坐輪椅,

我依然活得精采。

 

因確知上帝愛我,所以不但珍惜自己,也樂意鼓勵和幫助他人。希望在病患或困難中的朋友能積極面對人生,只要有上帝在心裡必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