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酒綠燈紅中播揚盼望

文/Joanne與靜雯

標籤

讀到「紅燈區」三個字,你會想到甚麼?你又怎樣看待身處當中的羣體?

在價值觀扭曲的紅燈區裏,處身其中的人常被框入「既定角色」。甚至「他們」自己亦會彼此標籤。

紅燈區裏少不了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受着人口販賣網絡的操控;亦有身陷情感控制或沉溺其中的;也有年輕時為養活家人而離開家鄉進入城市,卻誤墮深淵的。不可忽視的是,加害者可能是受到這扭曲文化毒害後的受害者。

Joanne 和靜雯在伊甸事工(Eden Ministry)服侍,她倆常會聯同義工,幫助身陷紅燈區的「他們」醒覺並重建人生。她倆察覺到人的眼光容易狹隘,亦自覺容易批判別人,惟有仰望十字架上耶穌基督以愛為罪人所承擔的,才能謙卑下來,與「他們」同行。

Joanne 和靜雯總結經驗後明白到「他們」每天只能顧及眼前事,所以支援「他們」時會按其需要,如物質(金錢需要及生活張力)、情感(真情關心)與情緒(麻醉自己以外的出路)來給予援手。

耐心

Joanne 總是耐心地糾正對方錯誤的價值觀,並判斷其情緒是否適合溝通。雖然她希望「他們」能經歷主的恩典,但體會到基督徒的信、望、愛並非藉由爭論讓對方信服,而是靠真實活出的生命去感染對方。各同工在伊甸中心有意識地呈現與紅燈區完全相反的價值觀,重視內在美,亦透過興趣班讓「他們」發現生命的其他可能。伊甸中心又會送贈禮物,表達真實的關懷。

當 Joanne 感受到人心已軟化,準備就緒去聆聽,才會向「他們」講述福音。

Joanne 認為在伊甸事工最具挑戰的是接觸馬伕(操控或載送性工作者的人)及其老闆,最初他們都不大理睬,她就像自說自話般單向溝通。Joanne 在禱告中尋問,是否應只接觸女士呢?上帝藉前同工留下的札記提醒,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正是要尋找有需要的人。「耶穌聽見,就對他們說︰『康健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二17)於是她繼續接觸這馬伕,結果一兩年後他終願意聽福音。他決志信主的關鍵,是藉着 Joanne 細水長流的耐性、不斷的探訪及分享聖經。這經歷讓她明白,上帝不會因着職業或紅燈區內的污穢而偏待人,祂同樣給馬伕機會認識主耶穌。

苦樂

具備社工資格的靜雯由2018年5月加入伊甸事工。她曾希望到非洲宣教服侍孤兒寡婦,上帝卻讓她看到紅燈區內一個一個的生命故事,體察到「他們」是屬靈上的孤兒。靜雯在尋求上帝的指引後,藉社工的裝備幫助「他們」,而在服侍當中所需關注的社會公義問題,正好與她的信仰教導結合。

人口販賣的罪惡、前線工作遇到的阻力,都令靜雯深感沉重。不過她學會了倚靠上帝,在伊甸中心陪伴這些失喪的靈魂,藉家訪關心「他們」。靜雯最深刻的經歷是為意外懷孕的女士尋找物資,期間深深感受到她的困苦,而藉實質的幫助,靜雯與猶如孤兒及身處社會邊緣的「他們」同行。

Joanne 與靜雯每星期接觸及關懷約一百人。對Joanne 而言,服侍最教她興奮的是能與上帝同工,經歷到祂的同在。機構擁有的資源不多,令服侍具開荒特色,也是一種體驗。服侍的苦就是在紅燈區內諸事變化難測,事工需在不斷摸索中前行。感恩的是,靜雯加入後,Joanne 得到更好的情緒支持,亦因多了人手而可較穩定地接觸關心的羣體,艱難中更見戰友的寶貴,伊甸中心的誕生,實在是上帝恩典的足跡。

真愛

經過體驗,Joanne 領受到在紅燈區服侍實在滿有意義。她由義工轉為全職同工,轉捩點是一次與同工及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在餐廳上英文班,當時心裏不確定自己是否只因待業無處可去,才與這婦人一起?經反思後,她深覺值得委身服侍「他們」。「我不是找『他們』消磨時間。這些在角落裏備受忽略、或被批評為社會垃圾的羣體,沒人將『他們』看作正常人交朋友,若不主動進入『他們』的世界,『他們』不會出來進入我們的世界。」

紅燈區的羣體身處愛慾橫流的角落,惟當上帝差派其使者走進當中與「他們」同行,有一天「他們」亦能發現真愛的源頭、得着盼望。「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翰福音一14)

(羅穎珊採訪,經編輯整理。)

 本文原刊載於《中信》月刊總703期(2020年11月號)

笛聲悠悠

CT680001072dpi

文/方華

 

有一個神祕的地方,一位老人家在樹下吹笛。那笛聲悠揚迷人,吸引了一名聰慧的小男孩循聲而至,坐在一旁聽得入了迷。良久老者停下來,

 

小男孩對他說:「你的笛聲就像聖誕音樂,可以給我講一個聖誕故事嗎?」

 

老者笑著說:「你想聽聖誕故事?其他人都說聽膩了呢!」

 

他輕撫笛子,娓娓道來:「那時我有兩支笛子,一支白天吹,一支晚上吹。白天那支是普通笛子,跟大家吹的笛子沒有不同。晚上那支很特別,人聽不到它的聲音,這樣其他牧童都可以安睡;但天使卻可以聽見這笛子的聲音,我一吹笛他們就成群結隊地來。我有很多天使朋友。」

 

小男孩聽到這裡,羨慕地看著老者。

 

「有一晚,當我吹完笛子,所有的天使都走了——只剩下一個。他走近我,彎身在我耳邊低語,告訴我一個大祕密。

 

「第二天晚上,我告訴其他牧童有一個嬰兒誕生了。我們一起到那裡,他們進去朝拜那嬰兒和祝賀他的父母,而我只能俯伏在地。後來,那位父親把我拉起來,說:

 

『我看見你有兩支笛子,你願意為嬰孩吹奏一曲嗎?』

 

「我回答:『只是這兩支笛子都不適合,因為這支是為普通人而設,而那支是為天使而設。』

 

那位父親笑了,他說:『我明白了。我和父親都是木匠,不過我們有一位先祖跟你一樣是個牧童,他也吹笛子;只是後來眾人立他為王,他覺得不宜再吹笛子,就把笛子收起來了。他死後,這不起眼的遺物在我們家族中代代相傳,大家說只有好牧人才配得上用它。我從沒讓人吹過它,不過今晚我很高興,拿去吧,請你吹這支笛子。』

 

老者轉過頭來看著小男孩,臉容好像發光,說:

 

「孩子,我真的吹起那支笛子來。那是我一生中最偉大的時刻,我把所有天使、所有星星都叫來了。」

 

老者給男孩看他吹的笛子:「這就是那位木匠讓我保留的笛子。現在我已經老了,很想把它傳遞下去,只是誰願意接受它呢?人們都有其他選擇。」

 

聽到這話小男孩笑了。他是一名聰慧的孩子,明白對方的意思。

 

他想起每年12月的街道總是充滿歡樂的氣氛,店舖掛著裝飾,大書「節日快樂」,但沒有人深究慶祝些甚麼,大家只是忙於購物吃喝——這是人們最擅長的。

至於曠野中的明星燦爛、

小城裡天使與凡人一同歡迎降生於卑微中的嬰兒,

這事實的深意被大多數人遺忘忽略,

卻仍然在悠悠的笛聲中傳揚。

那是極大的祕密,

是上帝向人啟示心意的驚天行動。

ccmFB_CT680_20181221

(作者按:本文取材於 Theophane the Monk 所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