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邪靈的「保護」走向耶穌的愛護

gl6orxdmswi-ray-hennessy

文/王超象

我生於六十年代,在屋邨長大。小學時就讀基督教學校,其他科目總不及格,但由於對聖經科很感興趣,所以成績特別好,我尤其喜歡背金句。 繼續閱讀

苦盡甘來

mountains-480471_1280

文/馬劉潔芳

1925年我在廣東興寧出生,父親是知識分子,生活艱苦仍送我到私塾唸書。可惜當時政局動盪,父親英年病逝,我讀了四年私塾便要輟學。我很喜歡看書,一生閱讀,從沒間斷。

在一次偶然機會,丈夫和我相遇,對我一見鍾情,要求立刻娶我過門。當時他24歲,我不足15歲。為了改善家人生活,我無奈答應。婚後家姑(婆婆)要我操持家務,養豬、挑水、劈柴……整天勞動,忙個不休。我18歲生下長子浪平,三年後生女兒桂蓮。戰後丈夫去香港謀生,不許我跟隨,說那是「留食不留宿」的地方,我去只會拖累他。可是夫家常有紛爭,終無寧日,湊巧碰上要去香港的姑母,便請她帶我和六歲的長子同行,留下三歲的女兒給母親照顧。

丈夫見我來很不高興,說沒有能力照顧我們,因他月入只有20港元。我說,我自己找工作。當時百業蕭條,人浮於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能在家裡做的編織工作,便日以繼夜地做,居然每月賺到40多元,比丈夫賺的還多。

繼續閱讀

棄假從真

still-life-446718_1920_1280

文/蔡淑貞
採訪/林仲明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這句話對我很有意思。在我的生命裡,我體驗到的是「真神假不了,假神真不了」。

遭逢橫逆
我的名字叫蔡淑貞,來自一個拜偶像的家庭,家中拜的地藏菩薩,是父親特意從內地寺廟迎來的,母親為了隆重其事,茹素七天,以表虔敬。我在家庭的薰陶下,自少跟隨父母虔誠禮佛,而且青出於藍,茹素十多年,在寺廟中當義工領袖。

我十九歲結婚,丈夫是個生意人,做的是針織毛衣廠,育有五名兒女,排行最長和最幼的都是兒子。說起來,丈夫可說是白手興家,開廠的時候沒有資金,得其父親幫助下購置針織機器,漸漸地生意好起來。一九八九年,不知甚麽原因生意特別火紅,賺了很多錢,物質生活越見豐富,買大屋,買私家車、貨車,還聘有兩名司機。總的來說,那時的生活十分風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