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月

文/黃剛

中秋節晚上,我們在天台開賞月派對,請來了朋友。桌上擺滿各式月餅和水果,茶具齊備,孩子們忙著掛燈籠。月上半天,清皎明亮,銀光灑滿全地。朋友興致忽發,建議輪流講有關月亮的詩詞故事。

一個小孩應聲:「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是詩仙思鄉的明月。

另一個小伙子很快接上:「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月光裡帶著東坡對弟弟的想念。

那朋友當然不示弱,來一句詩聖杜甫的詩:「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月色明朗,滿溢鄉情。

年紀最大的朋友,清清喉嚨,低沉地念:「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是《春江花月夜》的詩句,充滿人生哲理,連月光也帶著嘆息。

一位女士覺得氣氛沉重:「太嚴肅了,我還是比較喜歡嫦娥奔月的故事,浪漫又瀟灑。」旁邊她的丈夫表示同意:「《月亮代表我的心》雖是流行曲,也很有詩意。」「那就讓你唱給尊夫人聽吧!」其他朋友乘機搭腔,頃間歡聲笑語。

中國人寫月亮的作品實在又豐富又深入人心。對於月亮的描繪和追想、鍾情和投入,可算極致,是沒有任何民族能媲美。

聯想起另一個熱愛詩歌的希伯來民族,他們的詩篇對月亮的描寫不多,偶爾一個詩句:「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詩篇一二一6-7)。雖不及中國人的詩情畫意,卻以配角形象襯托上帝對世人的關愛。

中國文化中的月亮,給人以美的享受;聖經詩篇裡的月亮,給人以愛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