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石竟有軟化的一天

文/楊英偉

原來,「絕對」盡頭沒絕對。

矛盾的愛
小學二年級,我考得第一名,很開心。回家後,媽媽拿著我的成績表看了一遍,一開口就說:「你的平均分比去年低。這次你能考到第一名,是因為所有同學的成績都差了……」如是者,我被罵了十分鐘。自此,再沒心思讀書;後來憑著一點聰明,我升上了大學。

責罵、批評,是媽媽與我的相處方式。爸爸也常對我說:「長大後做乞丐吧!看你甚麼時候露宿街頭,討飯吃!」念初中時,看見乞丐在街市外面討飯吃,觀察了一陣子,發現真能討得幾毛錢買飯吃,心想:「很好哇,我也可以做乞丐。」其實當時我很自卑,自信全失。

矛盾的是,爸媽一面罵,一面煲湯煮飯、照顧我。我很憤怒,卻又知道他們愛我,只是用錯了方法。到了中三,有同學向我傳福音,我信了耶穌。漸漸地,懂得從另一個角度看待爸媽,少了怨恨,多了珍惜,生命一點點改變。哥哥看在眼內,一年後他也信耶穌是生命的主。

媽媽是無神論者,一向極之反對基督教。她與兩位舅父都是有點墨水的人,舅父拿些反對基督教的書籍給她看。媽媽認為信耶穌,去教會,就變成極端恐怖分子那樣失去人性地盲從信仰。不過,我還是坦誠表示我信,哥哥卻不敢說。所有教會給他的物品,先由教會寄給他同學,同學再轉交他。

恐怖媽媽
紙總是包不住火。哥哥念中五六時,有封信寄來家裡。媽媽習慣一旦收到信就會拆,看完才交給收信人,並說出寄信人名字。那天,她拆閱哥哥的信,知道他信了耶穌。那刻地球像被炸開了!媽媽發瘋似的在家裡吵鬧,認為兩個兒子沒了,無子送終。我和爸爸也忍受不了,這天簡直如世界末日!

那天媽媽吵至晚上十二時。我正念中四五,翌日還要上學。「嘭嘭嘭──」夜半三時許,聽到一陣撞門聲。開門一看,只見媽媽手握剪刀,把我釘在門上的畫插了十幾個小孔。那是一幅合上雙手祈禱的畫。洗手間的燈亮著,光線剛好落在手握剪刀、披頭散髮的媽媽身上。我呆住了,媽媽看見我,握著剪刀指著我罵:「你不要信了!我兩個兒子都沒了,你滿意吧?」她幾乎要撞過來,我以為自己快要死了。

自此,我很喜歡看恐怖電影,因渴望尋找一種恐怖感蓋過媽媽的「恐怖」。

心硬心軟
有段時間,我沒參加教會聚會。再參加,竟由不是信徒的太太帶我去。她感覺上帝呼喚她,叫她看聖經、去教會;其後她真的信靠耶穌。我曾邀請爸媽去佈道會,爸爸想表示他相信,媽媽無動於衷,只拋下一句:「現在教會不像以前那麼差,叫人盲從。」

2009年,媽媽確診患肺癌,我哭了。媽媽接受手術,割掉肺部四分一,後來癌細胞擴散至骨。看著身體虛弱、年逾八十的媽媽,我們不想讓她接受太多治療。期間,我有位牧師朋友來到她床前,向她傳福音。聽畢,媽媽堅定地舉起手說:「請你以後不要來了,我不信的,不要浪費你的時間。」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的反應在我預料之內,我也絕不相信她會信耶穌。

有一天,牧師雖然抱恙,卻有份感動要去醫院探望我媽媽。那時她已轉往靈實醫院,人生走到最後一段路。牧師站在巴士站找路線時,有位男士經過,恰巧也去醫院。在他領路下,牧師可安心在車上休息,蓄養精神。當抵埗與媽媽傾談時,她竟大哭起來—─沒有丈夫、兒子在場,她才向牧師坦言很不捨得家人。牧師再講信仰,講福音,她接受並相信了。

我剛從外地回來便收到太太的電話。聽到這消息,我馬上說:「我不信!有問清楚她嗎?她明不明白?」真的很詫異。翌日與爸爸一起吃飯時,他說:「如果媽媽信,我也信。」甚麼?買一送一?

確信基督
牧師決定2011年12月22日到醫院為媽媽施行灑水禮。牧師說:「到時候再問她,她點頭就代表是。如果她不想也不能勉強。」沒錯,信仰不能硬來。信的就信,不信的就會退避,不能強逼。

到了22日那天,最親的人均到齊了,只差牧師。這時媽媽昏迷了,怎麼辦?豈料,人齊她就醒了。她頭腦清醒,挺著瘦骨嶙峋的身軀,聽我們唱詩歌。我們一面唱一面哭。當牧師問她是否願意信主時,她大力點頭,爸爸也表示相信,牧師便在二人頭上灑點水。翌日,媽媽開始昏迷。12月26日,她離開我們。

惋惜的是,媽媽雖信耶穌,在世時卻沒怎麼享受與耶穌一起的福分。現在,爸爸發現人生可以如此不一樣時,他很開心很享受,常常與人分享他的經歷。所以,要把握時間,享受這福分。

(本文是楊英偉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