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人生的「我」

文/鄭天祥

來到香港生活,發展自己有興趣的事業、結婚生子,不覺已有多年。在這個步伐急速的大都會立足,雖然也需一番適應,但我很快就能投入工作。近兩年,經歷多了,閱歷深了,不禁回想起二十多年前遠赴美國的淘金夢。美國,可以讓你淘金,也可以讓你進地獄。而在那趟獨特的旅程上,我找到了自己!

流徙歲月

九十年代家鄉流行出國,當時十九歲的我被母親一個突然的決定,改變了人生方向。那時我想,能夠到國外打工賺錢,讓家人過上稍好的日子,自己又能留在美國生活,可能也是個好選擇。

可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順利,整個出國的旅程要經香港到英國,再轉機到厄瓜多爾。到達時發現已有十來人在等候去美國,連同我們總數近三十人。我身上有一筆美金預備在途中消費,感覺像個富豪,超爽的,卻沒想到自己已在地獄邊緣。轉機是漫長的路,首先是幕後操縱者用錢賄賂機組或海關人員帶人登機,每次只限一至兩人。開始時尚算順利,後來走的次數太多,終於「斷線」(被發現)。我們被迫換城市,從酒店到公寓,再從一人一張床到後來一堆人擠在地板睡。

我經歷了半夜在月光下走過一片荒野地,被泥濘及禾草絆倒幾次;經歷了一天才吃幾個麵包的飢餓;經歷了給人像賣豬仔般,半夜三更在一個婆婆的破舊、簡陋的屋裏借宿;還遇上在當地酒店上班的一家人,邀請我到家裏包吃包住,睡在用魚網織成的搖床。我的經歷太多了,實在無法盡述,就這樣一個年少無知的青年,在異地異鄉度過了不平凡的一年半。終於有一天,我踏上渴望已久的美國。

祂觸摸我心

可是因為沒有擔保,我和一個朋友被送到美國移民局,前路未明使我們從希望變成失望。心裏百般滋味,加上言語阻礙,無形的壓力實在難受。一天,想家的我無助地流淚,渴望離開這地方。一位黑人哥哥看穿我的心思,指着報紙,要我打電話給紐約的教會。我從沒聽過教會,不知它是甚麼,只管一試下撥通電話,對方是個男的,我請求他幫助,告訴他我在馬利蘭州的移民局。

沒多久,我們見到了從紐約教會來探望的弟兄,他是位台灣人。我還第一次接觸了聖經、《荒漠甘泉》和《中信》,也看了一段關於基督信仰的錄影。至今還記得那時我非常感動,並接受了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當我跪在地上禱告的一刻,眼淚奪眶而出:母親沒有與我商量就推我出國,她從不理解我的感受和委屈。天父觸摸了我的心,讓我看見受傷的自己。在禱告中我得到釋放、平安和平靜,心裏的傷口亦得到醫治和安慰。

教會的弟兄在我們最孤單、最需要關心的時候,闖進我們的心。從紐約開車到馬利蘭州要三至四小時,來回要七至八個小時,加上休息和食飯,他們一整天就是為我們見面一個鐘而付出了。他們跟我非親非故,無條件的付出不是一個月來一次,而是一年半以來都在做同樣的事。這是甚麼概念?是甚麼力量推動他們?是上帝的愛。祂不僅僅尋找我,也幫助我找回自己,我剛硬的心軟化了、眼睛亮了、我服了,我信主耶穌是我的主。「因為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提摩太前書二5)我要感謝讚美祂。

之後我申請回國,從出國到回國,我經歷了三年。回程時帶着福音的種子,在家裏散播,一家人除我姊姊外全都信了。

再次找回自己

昔日,在我無望、無助、極度困惑時,上帝扭轉了我的生命,而且祂的大愛從來不離不棄。今天,縱然我在繁鬧的生活中走迷,遺忘了祂的恩情,也忘了當年的自己!但上帝沒有忘記我,還呼喚我重回祂的懷抱,經歷祂實實在在的愛,以致我能再次重整人生。

我現在選擇星期日不上班,到教會敬拜祂,也多思想信仰問題。今年我報讀了生命啟航課程,並接受浸禮加入教會。我希望多讀聖經、多認識上帝,盼望自己的生命能多有成長,不虧負愛我、尋找我的上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