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在苦難面前不萬能

文/郭振游

苦難源於罪性

全球確診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數已達數千萬(註),不少人失去生命。這些病人瀕臨死亡時家人也無法探視,所以連親人離世都無法見最後一面,真是非常難過的事情。

現在的社會不僅面臨身體健康與生命安危的威脅,也面臨大規模的經濟危機。失業率高企,還可能會繼續增長。公司為了生存不得不裁員,很多學生畢業就面臨失業,非常多的小本生意行業,如餐飲業等都無法正常開門營業,這個惡性循環弄得人心惶惶。

人類為甚麼總會遇到一些苦難?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聖經中說到可能是因為人的罪,也有可能是要顯出上帝的榮耀,展示上帝的計劃。新冠病毒出現的具體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苦難最深的根源的確是從人的罪開始。回溯到人類的起源,上帝造了亞當與夏娃,並且告訴他們伊甸園裏除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不能吃,其他果子都可以吃;但是在蛇的出現和引誘下,夏娃偷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並引誘自己的丈夫亞當也吃了禁果,所以他們就犯了罪,違背了上帝的誡命。

那犯罪的後果是甚麼呢?上帝當時就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創世記三17-19)。原來按聖經所說人本來過得很好,因為不聽上帝的話犯了罪而與上帝分開,亞當從此就要汗流滿面在荊棘地裏耕作才可以糊口。不止這樣,因為人犯罪的緣故,「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創世記三17),宇宙萬物也被牽連而變質,開始有了毀壞和死亡,所以新冠病毒的來源從總根源上是與人類犯罪有關。

科學不是處方

很多人說如今世界科技不斷進步,人類面臨的所有問題包括身體健康、食物短缺、心理需求、違法行為等等都會有解決的方法。

這是真的嗎?很諷刺的是,在我們高舉科學發明旗幟的同時,卻爆發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兩次戰爭。因着人性的自私,很多有名的科學發明都被用於各樣大殺傷力武器。人們藉高科技互相殘殺,製造出很多苦難的悲劇。主耶穌曾預言末世快到的情景:「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二十四12)雖然這世上有愈來愈多的高科技,不法的事情卻也愈來愈多,很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現在我們的物質生活都很豐富,但人因此變得愈來愈可愛嗎?不一定,倒是變得愈來愈自我中心,人心愈來愈敗壞。「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馬太福音二十四7-8)雖然人人都知道我們只有這一個地球,但是很多資本家彷彿不知道一般,為了逐利而毀壞地球生態。戰爭、饑荒、地震、污染不斷增多,使地球傷痕累累,處在被毀滅中。因此科學有時不但沒有解決我們的問題,反而製造了許多問題、困難和苦難。

除了錯誤運用高科技的問題,高科技本身也不是解決苦難的有效處方,即便人類的科研技術已發展到驚人的高度,但一個簡單的 RNA 病毒就讓我們手足無措了,很多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

人生根本出路

苦難不是毫無意義,其中也有上帝的美意和祝福。我有一位從中國來的朋友,是非常聰明的醫生,也是有名的研究員,文章都發表在全世界最權威的一些科學雜誌上。他從小的教育就是無神論,認為宇宙中沒有上帝,一切環境都在自己的努力和掌控當中,只要努力工作就會有成就,就能過好日子。但是有一次,他駕車時發生車禍,車子原地打轉360度,徹底毀壞,萬幸的是他和太太、孩子只受了一點皮外傷。警察趕來的時候非常意外,說他很幸運,這種車禍一般非死即重傷。這位朋友受驚嚇後感嘆道:「我雖然努力工作,但因為一件突然發生的事情就可能失去生命。如果我失去了生命,我的太太和孩子怎麼辦?一生的努力在一瞬間就可以付諸東流。」

那個時候,他不得不停下忙碌的工作去反思人為甚麼而活。他的一位基督徒朋友介紹他去教會,在認識上帝後,他每週都去教會參加敬拜,從上帝的話語中得到很多安慰和啟發,找到了人生方向,明白應該怎麼生活才更有意義。他也找到了工作、家庭、生活之間的平衡,人生過得愈來愈喜樂。

那位醫生朋友現在工作不再只靠自己的努力,也求大能大愛的主耶穌加給他力量。他的努力也不再是為了出人頭地,而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名。他花更多的時間來與家人相處,享受家庭生活。疫情在國內爆發以後,這位弟兄非常積極地參與籌款,並購買了許多防護面罩送給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分享說他不僅不會被新冠病毒打敗,還要反敗為勝過一個積極得勝的人生。在社會廣泛的恐慌和憂慮中,他的內心卻有一種從主耶穌話語而來特別的平安和喜樂。

聖經早已告訴世人這個世界有末日和各樣的苦難,末日會有審判,是主耶穌再來時審判全人類;但好消息是當祂再來時,會為信靠祂的人預備一個新天新地。那是一個美好無比的地方,使徒約翰在異象中看見那奇妙無比的景象:「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裏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二十一1-4)這個新天新地是上帝對相信祂的人的美好應許,是基督徒的美好盼望和歸宿。

當然,我們並不是簡簡單單坐在這裏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基督徒是有使命的。基督教不是避世,反倒是入世,在世上捨己愛人,行事為人都要作光作鹽,榮耀上帝。基督徒和其他人一樣也會有苦難,只是我們對待苦難的態度不同。我的很多基督徒朋友在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並沒有愁眉苦臉,雖然環境很艱難,雖然面臨失業的危險和疾病的威脅,他們心裏卻有主耶穌同在的平安和安慰。他們知道上帝在掌權,如果上帝不允許的話,我們的頭髮一根也不會掉。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706 期)

註:至文章刊登時,全球確診人數已近一億。

與女兒同行成長路

文/鄧英蘭

我很喜歡小朋友,雖知自己傷殘,仍堅持孕育下一代。這些年在育兒生涯上,確是靠主「一手一腳」撫養孩子成長。箇中的甜酸苦辣,實非筆墨可以盡錄。

迎接新生命

當年我被車輛輾去左手左腳外,也使盤骨失去了三分一,醫學界認定我不能生育。然而,在上帝裏沒有難成的事。懷孕初期,由於義足緊箍着腰部導致有小產危險,加上我嘔吐不斷,食難下咽,一個月瘦了十磅,醫生問我是否堅持保留胎兒。我懇切求主保護,抓緊聖經所說:「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詩篇一三九13)因深信生命掌管在主手中,我就除掉假腳,小心地單腳碎步走,完全倚靠「那加給我力量」的上帝。感恩胎兒漸漸穩定下來,懷孕五個多月後開始停止嘔吐,食慾大增;終在預產期剖腹誕下重約 6 磅 9 安士的健康女兒。

女兒出生後約九個月,菲傭因偷竊被辭退。幸得母親來幫忙,同時我亦祈求主賜能力,讓我可照顧女兒,遂努力舉啞鈴以鍛鍊右臂力量。奇妙是,當我替女兒換尿布,她就合作地自抓腳掌,讓我容易處理;當我拍一下洗澡盆,她便雙手緊握盆邊,讓我可單手幫她洗澡,這實在是天父顧念我的不便。母親因目睹我禱告後竟能「一手一腳」照顧女兒的起居飲食,相信這是上帝的大能與看顧,她也決定信主了!

身心的培育

我盡己所能做個好媽媽,為給女兒「溫暖牌」,我藉義手固定織針,親手為她編織各種衣物,如小襪子、頸巾、斗篷、鞋子等。為建立女兒的正面人生觀,從她一歲起我便用遊戲方式,教她知道媽媽是傷健的。例如,我指着女兒的手腳數「一、二」,當她見到媽媽只得一手一足,就懂得說:「一、無呀」;我讓她觸摸我的傷口,在她幼兒時我們又一起共浴,所以女兒從小就接納媽媽是傷健的。

女兒入讀幼稚園時,我擔心她會被同學取笑有一個傷健母親,所以丈夫特意請假陪我們一起上學。三年的幼稚園生活裏,多位老師常引述我女兒在校誇耀母親能以一手一腳做家務,且能織毛衫給她;毫不以母親為羞,令我深感安慰。

我一直教導女兒走正路,不要偏離基督的真理,並鼓勵她上教會,活在主的庇蔭下。為建立女兒助人的愛心,我和丈夫常帶她一起探訪老人院,參加傷健中心的活動。當收到禮物或玩具時,我訓練女兒做祝福小天使,將玩具分給南亞裔孩童和國內有需要的同胞,讓她學習關心別人,以愛心、感恩的心、分享的心待人;也讓她知道媽媽雖然身體殘缺,仍開開心心地到處探訪有需要的人。所以從小到大,她都樂於分享和幫助別人。

靠主渡過風暴

可是天有不測之風雲,丈夫常到內地和澳門公幹,我們聚少離多,最後他拋妻棄女。女兒從幼稚園到中學都是品學兼優,但得悉父母感情出現問題後,難以接受,更產生反叛情緒,與父母賭氣,上學遲到,沉迷玩電腦⋯⋯她十八歲那年我和丈夫離婚,她感到非常絕望,無心向學。我為着女兒要面對父母離異而痛心,花了很長時間細心聆聽她的傾訴,嘗試以愛撫平她的創傷。我學習做爸爸供養她、做傭人幫助她、做朋友聆聽她,更盡力做一個了解她、與她同心同行的媽媽。有時真的感到心力交瘁,欲哭無淚!但我仍堅持靠着上帝,以言行身教感染女兒。

2008 年汶川發生大地震,我帶着女兒一起到當地做義工。女兒親眼見到災民家破人亡,從此不再怨天尤人,上帝使用此趟行程讓我倆都釋懷了。回港後,曾反叛的女兒與我重投中港的義工行列,跟我往國內扶貧助學,探訪弱勢社羣。光陰似箭,轉眼女兒已大學畢業,投身社會有專業工作了。最重要是她仍保持一顆樂於助人的心。

上帝是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我靠着祂竭盡所能與女兒同行。如今女兒對我總是悉心照顧,外出時毫不以母親殘障為恥,還帶我旅遊,又為我慶祝生日,每逢母親節、情人節均送我禮物。感謝上帝實現了我的願望,儘管在人看來不可能,但在上帝裏沒有難成的事。

(何在凡採訪)

色澤

文/胡惠芳 攝影/Ihnang

 

一片又一片的花瓣,

彷彿向着我微笑,

訴說祢的同在,

訴說祢的甘甜,

訴說祢的祝福,

訴說祢的恩典。

 

就是這一剎那的悸動,

橙的亮麗、鮮艷、神采,

成了祢的彩筆,

叫原本灰暗的天幕抹上色調。

如果祢執着一個畫版,

可會為地平線上的每一端潑下豐饒的色澤,

好讓色澤填滿人的心田,

好讓色澤退卻人的悶鬱,

好讓色澤補足人的空蕩。

 

領受的心存在於主觀的靈,

喧鬧的繁華中,

只消敞開我們的心扉,

接軌不會是難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