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酒綠燈紅中播揚盼望

文/Joanne與靜雯

標籤

讀到「紅燈區」三個字,你會想到甚麼?你又怎樣看待身處當中的羣體?

在價值觀扭曲的紅燈區裏,處身其中的人常被框入「既定角色」。甚至「他們」自己亦會彼此標籤。

紅燈區裏少不了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受着人口販賣網絡的操控;亦有身陷情感控制或沉溺其中的;也有年輕時為養活家人而離開家鄉進入城市,卻誤墮深淵的。不可忽視的是,加害者可能是受到這扭曲文化毒害後的受害者。

Joanne 和靜雯在伊甸事工(Eden Ministry)服侍,她倆常會聯同義工,幫助身陷紅燈區的「他們」醒覺並重建人生。她倆察覺到人的眼光容易狹隘,亦自覺容易批判別人,惟有仰望十字架上耶穌基督以愛為罪人所承擔的,才能謙卑下來,與「他們」同行。

Joanne 和靜雯總結經驗後明白到「他們」每天只能顧及眼前事,所以支援「他們」時會按其需要,如物質(金錢需要及生活張力)、情感(真情關心)與情緒(麻醉自己以外的出路)來給予援手。

耐心

Joanne 總是耐心地糾正對方錯誤的價值觀,並判斷其情緒是否適合溝通。雖然她希望「他們」能經歷主的恩典,但體會到基督徒的信、望、愛並非藉由爭論讓對方信服,而是靠真實活出的生命去感染對方。各同工在伊甸中心有意識地呈現與紅燈區完全相反的價值觀,重視內在美,亦透過興趣班讓「他們」發現生命的其他可能。伊甸中心又會送贈禮物,表達真實的關懷。

當 Joanne 感受到人心已軟化,準備就緒去聆聽,才會向「他們」講述福音。

Joanne 認為在伊甸事工最具挑戰的是接觸馬伕(操控或載送性工作者的人)及其老闆,最初他們都不大理睬,她就像自說自話般單向溝通。Joanne 在禱告中尋問,是否應只接觸女士呢?上帝藉前同工留下的札記提醒,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正是要尋找有需要的人。「耶穌聽見,就對他們說︰『康健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二17)於是她繼續接觸這馬伕,結果一兩年後他終願意聽福音。他決志信主的關鍵,是藉着 Joanne 細水長流的耐性、不斷的探訪及分享聖經。這經歷讓她明白,上帝不會因着職業或紅燈區內的污穢而偏待人,祂同樣給馬伕機會認識主耶穌。

苦樂

具備社工資格的靜雯由2018年5月加入伊甸事工。她曾希望到非洲宣教服侍孤兒寡婦,上帝卻讓她看到紅燈區內一個一個的生命故事,體察到「他們」是屬靈上的孤兒。靜雯在尋求上帝的指引後,藉社工的裝備幫助「他們」,而在服侍當中所需關注的社會公義問題,正好與她的信仰教導結合。

人口販賣的罪惡、前線工作遇到的阻力,都令靜雯深感沉重。不過她學會了倚靠上帝,在伊甸中心陪伴這些失喪的靈魂,藉家訪關心「他們」。靜雯最深刻的經歷是為意外懷孕的女士尋找物資,期間深深感受到她的困苦,而藉實質的幫助,靜雯與猶如孤兒及身處社會邊緣的「他們」同行。

Joanne 與靜雯每星期接觸及關懷約一百人。對Joanne 而言,服侍最教她興奮的是能與上帝同工,經歷到祂的同在。機構擁有的資源不多,令服侍具開荒特色,也是一種體驗。服侍的苦就是在紅燈區內諸事變化難測,事工需在不斷摸索中前行。感恩的是,靜雯加入後,Joanne 得到更好的情緒支持,亦因多了人手而可較穩定地接觸關心的羣體,艱難中更見戰友的寶貴,伊甸中心的誕生,實在是上帝恩典的足跡。

真愛

經過體驗,Joanne 領受到在紅燈區服侍實在滿有意義。她由義工轉為全職同工,轉捩點是一次與同工及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在餐廳上英文班,當時心裏不確定自己是否只因待業無處可去,才與這婦人一起?經反思後,她深覺值得委身服侍「他們」。「我不是找『他們』消磨時間。這些在角落裏備受忽略、或被批評為社會垃圾的羣體,沒人將『他們』看作正常人交朋友,若不主動進入『他們』的世界,『他們』不會出來進入我們的世界。」

紅燈區的羣體身處愛慾橫流的角落,惟當上帝差派其使者走進當中與「他們」同行,有一天「他們」亦能發現真愛的源頭、得着盼望。「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翰福音一14)

(羅穎珊採訪,經編輯整理。)

 本文原刊載於《中信》月刊總703期(2020年11月號)

吃喝的智慧

文/鄧穎強

 

所謂生活

吃得飽穿得暖

彷彿不變卻是萬變

胃口身段緊隨收入膨脹

 

若人只需吃得飽穿得暖

世界將會非常美好

生活簡單純粹

恬靜滿足

 

生命的糧

耶穌如此宣告

必定不餓永遠不渴

有耳可聽者當思考沉澱

 

得着生命更要活得豐盛

施予涼水愛人如己

在地若天生活

憑信而行

 

#「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裏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翰福音六35)

本文原刊載於《中信》月刊總715期(2021年11月號)

雁過留聲

文/孫基立

冬日漸近,在晚霞的微光中,彩色的天空有幾個不斷南移的「人」字,雁羣南飛了!領頭雁矯健勇敢的身影,後面羣雁整齊的隊形,有力地拍動雙翼,在霞光中形成一幅活動的圖畫,有的雁羣還根據風向不斷變換隊形,就像航空表演那樣好看。幾隊雁羣,再加上晚霞不斷變化的色彩,將天空變成了一幅巨型圖畫。

帶領羣雁到溫暖南方

牠們將從北國越過大陸,俯瞰北美大地的山川河流,飛向南方溫暖的國土。領頭的雁需照顧隊伍中弱小的雁,在天空中找到往南方的路線,保持強健體力,帶領雁羣安全到達南方溫暖之地。

我眺望天空,看那隻矯健的領頭雁,扇動翅膀,向南方飛翔,雙翼在晚霞中閃亮。

小時候我看過一部以瑞典女作家塞爾瑪.拉格洛夫的作品《尼爾斯騎鵝旅行記》改編的動畫片,講述一個淘氣小男孩惹怒了小狐仙,被變成了可騎在鵝背上旅行的微型小人,跟着大雁遷徙;他在旅途中認識了很多動植物,且成長為一個正直勇敢的孩子。

那部動畫片讓少女時代的我了解成長和旅行,遇見陌生人和不同文化之間的密切關係。

十二月的冬季,天空已不見雁羣。我又想到了那羣大雁。牠們現應正在溫暖的南方棲息,領頭大雁現在怎樣了?

十二月也是聖誕節的月份,一個小嬰孩誕生了。祂將成為十二個門徒的導師和領袖,帶領他們走一條從未有人涉足過、通往天國的道路,讓他們在寒冬來臨前到達一個溫暖國度。

帶領門徒到上帝的國度

作為領頭的大雁,意味着許多責任、痛苦、不眠之夜和犧牲。

耶穌也是如此,承擔了許多沉重的責任和犧牲,包括十字架的酷刑。

祂在三十三年的生涯中,帶領十二門徒走過艱辛旅程,這旅程是心靈世界的。跟隨祂的門徒發現了一個充滿愛的世界,在這新世界中,領袖是願意為別人洗腳的僕人,上帝不再是威嚴至讓人無法靠近,祂是那樣仁慈且充滿寬恕。

這個新世界充滿陽光,祂的門徒也如同那個滿身缺點的少年尼爾斯,在旅程的開始時幼稚自私,但隨着旅途的改變,逐漸被他們的導師耶穌征服和改變了;他們成長了,成為願意為真理獻身的人。

在十二月的冬季,雁羣已到達溫暖南方的季節,我想到牠們在天空的人字形掠影,這彷彿是一個隱喻:耶穌是以人的身分,帶領着十二門徒,進行了這樣一次旅行,將他們和我們帶到一個溫暖、充滿愛的上帝的國度。

本文原刊載於《中信》月刊總704期(2020年12月號)

愛心是莫以小而不為

採訪/小乙

近年香港社會變遷,壓力高升;疫下三年,五波疫情措施,普羅大眾都吃不消,嚴重的甚至出現情緒困擾。一位經年送贈《中信》月刊給街坊鄰里的弟兄感喟說:「這幾年,我所接觸的人許多都在無力感中,無方向、無盼望,極須找到依靠!」

別小看微小的關心

曾健恩弟兄每月都會送《中信》月刊給街坊朋友,例如:報紙攤販。他會上前打個招呼,交談幾句,放下就走。他愛在刊物每月新出版時,探朋友般與街坊寒暄幾句,然後送上月刊。幾個月後,那位報販問他:「你叫甚麼名字?這本書很好,好嘢嚟啵(廣東話,意即好東西)。我看了幾個月,煩躁少了,情緒好了,多了與人傾談。」聽他這麽說,健恩順勢邀請他去教會,他以工作忙碌推卻。後來彼此熟絡了,每次送上月刊時,大家都會閒聊起來,有次報販跟他約定:「我退休後就去教會。」健恩送給報販的,不僅是一本刊物,也是一份不求回報的關愛。令他意外的是,一次他在教會聚會中分享,提及這位報販,聚會結束後,一位姊妹趨前向他介紹身邊的朋友,竟就是報販的妻子,她已經開始參與教會聚會了!

健恩也會在茶餐廳用餐時,送給招呼他的伙計。有兩次經歷令他難以忘記:「我已在那間茶餐廳派刊物多年。有一次,我正送上新一期月刊給一位女伙計,她接過後就直指是我送這本書給她弟弟看,之後弟弟整個人都變了,現在更去教會了!」另一間茶餐廳裏有一位長頭髮、纖瘦身型、滿臉愁容的男伙計。健恩在心裏祈禱:「上帝啊,我要怎樣才能跟他分享?」祈禱過後,吃完東西離開前,健恩走近他說:「好似未見過你,送本書仔俾你睇啦。」一個月後,健恩帶着新出版的月刊去那茶餐廳找那長髮伙計:「長毛哥哥呢 ?」有伙計回答:「他有事入了醫院。」半年後,健恩聽到他離世的消息。當時,有一溫柔的聲音安慰他說:「健恩,他認識我。」雖然不知道是哪一期月刊的內容讓他認識了上帝,但他知道無論是哪一期、哪一個見證,都述說着同一位上帝。

困疫更需傳遞暖意

受疫情影響的這幾年,人們不論因害怕被感染,或是受防疫措施所限,彼此接觸少了、距離遠了、心靈沉重了!健恩感受到在這年代、這環境、這氣氛下,人需要確實的安慰和依靠。他也經歷到,在天父的掌管下萬事都互相效力,為叫人得益處(參羅馬書八28)。

健恩家裏養有狗隻,在遛狗時「狗友」彼此碰面,不期然就講「狗經」(分享養狗經驗),他便遞上某期《中信》:「給你看一個有關狗的生命故事。」接着也分享自己與寵物狗狗的故事。交流間,有「狗友」仍然為幾年前突然離世的狗自責、傷感,健恩安慰說:「面對生命,人能夠做的很少,就算醫生也幫不了。你已盡力,牠也不想主人不開心。而狗是上帝創造的,主權在祂。牠雖然離開,卻是回到創造牠的上帝那裏。所以你可以為牠祈禱。」感恩,對方因此得了安慰。

上帝感動健恩和一些弟兄姊妹堅持在疫下繼續關心身邊的人,送出刊物。豈料,總結下來,這幾年送出的刊物比以往還多,達每月1,600至1,800本。當然,數量不重要,重點是他們盼望藉此向人傳達上帝的愛。健恩笑說,他們沒口才、沒技巧,也沒有十足的勇氣,只單純地付出一顆心,願意隨時隨地,憑一句簡單的問候祝福,遞上一本刊物,相信上帝施恩的手會賜福接過刊物的人。

守着分享信仰的初心

健恩回望自己的人生路,雖然起起跌跌,也曾經陷入低谷,但因相信並倚靠上帝,都一一走過,使他更珍惜成為上帝兒女這身分。因此,他心裏常有一團要跟人分享福音的火。「最初我不知道可以怎樣與人分享福音,是傳道人說可以藉派發《中信》月刊開始。就是這樣,直至今天已持續了二十多年。」他回憶說:「起初送給身邊能遇到的人,就如報紙檔攤販、居所樓宇的看更、外出用餐時茶餐廳的伙計,或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如的士、巴士司機等。但不是人人都願意接受,有的是回以怒目、拒絕,或將月刊擲向牆壁,甚至暴力對待!」他面無難色反而欣悅的繼續說:「然而,當我不氣餒,願意堅持下去,會看到上帝在開路。」

原來,由於《中信》是月刊,弟兄姊妹可持續每月派發新一期,從而漸漸與派送對象建立起關係,由介紹自己,分享見證,慢慢就將福音傳開了。他更說:「月刊裏面都是真實的、鮮活的人生見證,總有一些見證能與讀者自身的處境產生共鳴,成為安慰、啟迪、幫助、鼓勵。所以,只要持續的派,總有一天能看到上帝在人身上的賜福。」

本文原刊載於《中信》月刊總728期(2022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