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孩子的承擔

文/陳家榮

  蒙神恩典,我有六個小朋友。我亦是一名律師,入行差不多三十年,處理不少遺產事宜。這讓我想到,身為父母,甚麼的遺產才是對兒女、子孫最好的祝福?

家族蒙福的竅門

  我們三四十年前讀法律的人,不少視英國上訴庭庭長丹寧勳爵(Lord Denning)為英雄。他在任三十年,曾改革英國本土和英聯邦的不公平法律,造福不少孤兒寡婦、弱勢基層人士。他的生命非常美好,是很好的見證。

  當有雜誌訪問丹寧勳爵成功的祕訣,他坦言絕不比家裡的兄弟成功,他的大哥是為國捐軀的英雄;二哥是海軍上將;弟弟是陸軍上將。編輯再問那麼其父母有何教養心得呢?丹寧勳爵談到他們已是第六七代基督徒,飯後讀莎士比亞及聖經,一起祈禱。原來,學校教育固然重要,但家庭時刻敬畏神,才是對兄弟們最重要的影響。我當時仍未信耶穌,卻看到神何等恩寵這家庭。我在基層家庭成長,爸爸是半個孤兒,不懂得教導我。讀畢丹寧勳爵的家族傳記,使我感動流淚。原來敬畏神,能帶領一個家族蒙福,於是我嘗試返教會。

領養帶來的祝福

  我在英國深造後回港當律師,與太太結婚後生了一子一女。當時我很驕傲,躊躇滿志要栽培長子成為香港的丹寧勳爵。然而,兒女在幼時很不聽我話。上帝給我功課學習謙卑。2004 年教會支持一隊外國短宣隊在廣西孤兒工作。2005 年我成立了一個孤兒事工,在港籌款支持廣西服侍孤兒。一天,孤兒院院長跟我說,一名失去兩隻拇指的小朋友出生兩三天後,就給人放在孤兒院,問我和太太會否考慮領養?他在相片中不太可愛,我和太太有些掙扎,為此我們向上帝禱告。有兩晚,當我們禱告時,聽到上帝問我,是否願意作為一道橋樑給這小朋友,進入我們的家庭去看到耶穌呢?我與太太商量後決定領養。

  在辦理老三的領養手續期間,一位在洛陽的主內肢體問我,是否願意領養三名從拐帶集團救出又找不到其父母的嬰孩;因當地政策是每個家庭只能領養一個,故我們與教會另外兩個家庭一起領養了這「洛陽三寶」。其一就是我的老四。

  領養老三老四並沒增加太多家庭開支,只像「加雙筷子」,感恩的是教會的弟兄姊妹將他倆所需的奶粉一箱一箱送給我們。2006 年,老三老四一齊來香港,帶給我家很多的祝福。當時我老大九歲,老二七歲,他們幫弟妹餵奶、換片、洗澡;透過服侍弟妹,老大老二的生命成長了,慢慢更多明白父母的心。到今天老大老二都讀大學了,但他們一直都很愛弟妹,而弟妹同樣也愛哥姊們。老三老四都很乖,似他們的哥哥姐姐,當我們有老五老六的時候,他們也有照顧和服侍弟妹。

上帝命定的心意

  身為六個小朋友的爸爸,卻沒法從父親處學懂做爸爸。於是我嘗試向被認為是最有智慧的民族猶太人學習,怎樣教育下一代。我翻閱舊約聖經,讀到創世記有關亞伯拉罕、以撒及雅各幾代的家譜及故事,還有雅各的兒子約瑟被賣到埃及做奴隸,經過多年不容易的日子,做了埃及宰相,後來在全地饑荒時與家人相認及使雅各一家有糧得以存活。「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二十九11)意念在英文譯本即計劃(plan),在原文有命定的意思。所以約瑟的命定就是雅各的命定,我每個孩子的命定就是我的命定。我們與我們的孩子是相連,這是上帝的心意。神對每個家庭都有祂的心意,計劃及命定,是祝福我們的心意,要我們的走在祂的心意中。身為父母,我們要教養孩童走當行之路,帶領孩子走在神的心意中,抓住神的應許和祝福。

  我深信上帝的心意不僅讓我當個小律師,在香港服侍上帝,祂也想我的孩子都愛祂,都進入命定。兒女是上帝賜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我對六個兒女說:「爸爸將來不會留下很多產業給你們。」我深信承傳敬畏上帝、愛及教育給孩子,若他們有夢想,生命就會豐盛。大兒子現就讀大學四年級,過去三年取得六十萬元獎學金,他去當交換生前將一筆錢給媽媽養家。他沒有工作就可給家用,是上帝的恩寵和恩典。我深信當兒女敬畏上帝,祂必帶領各人走在其心意中。

 (本文是陳家榮律師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能吃的福氣

CT669_02_72dpi

/張純

原來一息尚存,可以吞嚥進食,不是必然!幸福不是必然!我看到天父差遣了很多天使在周圍幫助我:丈夫默默守在身旁,照顧無微不至;女兒、家人、朋友伸手相助;教會牧者、弟兄姊妹的祈禱…一切一切都不是必然!

我內心無限感恩,若不是耶和華上帝憐憫我,豈能在此數算的恩典呢!

 

遽然劇變

2015 年聖誕節,我和丈夫還有教會的朋友,懷著興奮的心情,踏上「舌尖上的潮」。行程第二天,我們參觀當地景物後,便到處覓食,邊吃邊走,邊走邊吃各式潮州美食。飽餐後開心遊逛,卻在這時,突然感到頭痛不已。我向來生活作息定時,健康狀況良好,還以為只是舟車勞頓,塗些藥膏、歇歇便沒事,從沒想過這一刻的頭痛卻是大病先兆:在這短短五分鐘內,我出現嘔吐、拉肚子,口齒不清和四肢無力;頃刻間,更失去意識,陷入昏迷。但感恩附近便是汕頭大型、並設有腦科的醫院。

12 27 日晚,兩個女兒已由香港趕至汕頭,她們料想不到一個平日照顧家庭的母親,首次離開兒女,只是參加短短的三天旅程,卻變成這樣子!遽然變故帶來巨大的打擊,特別是她們正各自忙著應付中學文憑試(DSE)和演奏級鋼琴試。終於,她們忍不住淚水,出病房門口痛哭,為我的治療及往後的日子感到焦慮如、徬徨無助,只有默默祈禱求天父救媽媽。

經電腦掃瞄後,發現是我小腦出血,影響平衡,腦內更有腫脹及出水,故在四日內緊急進行了兩次腦部手術,在頭顱鑽一小洞,引入導管抽出積水。手術期間我仍處於昏迷狀態,丈夫在手術室外切切地祈禱,呼求我們所信靠的上帝,醫治命懸一線軟弱無力的妻子。

 

百死一生

第一次手術後,病況仍不樂觀,出現缺氧、心律不正、血壓升等情況,生命危在旦夕。由於肺內積痰,醫護人員要為我插喉抽痰,人雖昏迷,身體的痛苦卻反映在自然反應的表情及動作上。丈夫在旁看著瘦骨嶙峋的我,更覺痛苦難耐,身心均疲倦不堪。

第二次開腦手術歷時六小時。迷糊間,我彷彿看見已逝世親人在身旁飄過。我昏迷了整整一星期才醒來。蘇醒後有非常強烈的感覺是上帝救了我!再經過一星期的治療,終可拔除喉管。

 

此時我雖然說話不清,

但因感到上帝的大能,

就不住地勸身邊的人信耶穌。

 

我在汕頭的醫院繼續接受一連串檢查及物理治療,情況稍為穩定後,便立即返回香港繼續治療。我明白康復的路不易走,但我經歷上帝的大能後,也就繼續靠賜予的智慧,喜樂地在醫院度過每一天。我努力練習簡單如吞嚥等活動能力,醫護人員都驚訝我的信心和能耐。

 

我為自己在突然面對無法預計的生命變故以先,就已相信耶穌,以致突變來襲時,可以依靠賜予的信心和醫治,整個家庭經歷上帝的扶持和幫助,最終可以走過艱難而感恩!我深信上帝在掌管,就算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又何須懼怕呢?

 

翌年 9 月,我按時到伊利沙伯醫院覆診,原以為只是例行檢查,沒想到腦科顧問張醫生竟然要我考慮再次接受開腦手術!手術需時六至七小時,留院約一個月,原因是腦內仍有小量畸形血管,必須進行開腦手術,以徹底清除後患。然而,醫生總不會保證手術沒有風險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一跳,但深知道上帝是身心靈的醫治者,一切掌握在手中,就爽快接受了醫生的建議。

 

張口頌揚 

手術當天,清晨起來,我向天父祈禱:「上帝啊!我將三位腦科醫生、麻醉科醫生、各醫療人員交給祢,求祢賜予智慧,讓他們醫治我,我將生命完完全全交予祢,因祢是全能的大醫生、我的救贖主。」

正如聖經說: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

(詩篇二十五12

祈禱後,我感到平靜安穩,知道誰賜予並掌管我的生命。

 

手術前,醫護人員細心探問我的心情,我如實告知並不害怕,因為上帝憐憫我,與我同在。手術完成,我醒來睜開眼睛,心中只有感謝生命的主,能有一口氣,全是上帝的恩典。

 

翌日,我已可拔走喉管,自行進食狀食物。隔一天已由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當日下午更在護士陪同下自由行動!然而,手術後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耐心面對,最痛苦的莫過於抽痰及抽唾液的過程。只是仍然很感恩,康復進展良好。

我深知道要康復,必須進食,吸收營養,感謝上帝賜我有胃口、能進食的福氣!我要求護士安排正常飯餐,就連宵夜也不放過,牛奶麵包統統吃下,希望體力恢復過來。經醫生評估,身體狀況進展良好,驗血報告也正常,終於在 10 28 日回家休養。

我現在能如常在家做飯、煲湯,照顧家人飲食,又怎能閉口不言,怎能述說上帝給我如此的福分呢?朋友,不論你是臥病在床、感到困苦、傷心或失意,又或是生活在平淡穩妥中,我都鼓勵你認識並相信那創造萬物的主,因愛你們,願意陪你走過人生每一步。

ccmFB_CT669_20180131

 

 

 

 

死前才信,能嗎?

clock

文/陳榕生
整理/余黃國凱

回想小時,玩過碟仙……問了很多別人不可能知道答案的問題,碟仙都一一回答正確……當時,就知道碟仙背後的東西是鬼。

在那一刻,我知道這的確是個靈界的東西。

那事以後,就去買了一些書來看,不少是佛教的書。我一看就著了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