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的傳遞

文/魯益沙

小確幸一詞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最早提出,指一些微小卻又很實在的幸福。

基督徒每天活在恩典中,然而若不留意,亦有可能看不見這從上帝而來的幸福。如何每天發現這小確幸,具體在禱告中感恩,成為我每天的操練。

也許是在雨天忘了帶傘,上班路上卻沒有下雨;也許是乘車時剛好趕上公共汽車到站。

也許是心裡掛念的朋友,正要打電話去關心、傾談,對方就已打來;也許是詩班練習時,詩歌感動了我;也許是友人記得我很惹蚊子,問候我今年在維園有沒有被蚊子叮。

小確幸也體現在我們將愛傳遞時。網路上有一段影片,開始時是一個小男孩拾起前面年輕人跌了的錢包並交還他;然後這年輕人看到需要幫忙的長者夫婦,就協助他們過馬路;長者夫婦在路邊的攤子買了小小一束花送給餐廳的服務員;服務員額外送了小小一架玩具車給正在用餐的、影片開始時那位小男孩……

何況上帝偉大的愛,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代贖我的罪。上帝賜予的幸福從來不只是小確幸。

得到這滿滿的愛,我有沒有想過將愛傳遞?

我們的老師

文/黃剛

  彭老師是我們敬愛的老師。這個「敬」字不是敬而遠之的意思,相反,她親和慈靄,我們亦師亦友,有些女同學暱稱她「冰冰」,而她卻很受落。

  近好些年,彭老師完成了她終身職業,過上簡樸而安靜的退休生活。日常閱讀、寫文章、料理家務,週日到教會禮拜。事務上的交際,幾乎謝絕,約會外出的對象除了舊生,就是要好的舊同事。她把大半生的光陰都澆灌到校園裏,陶醉於栽苗育木,護理修剪,為教育默默耕耘。退休之後,她換個身分,不過焦點還是那方園地,卻是陶醉於觀花賞樹,聽鳥浴風,享受教育成果。能把一生漫長而複雜的生活提煉得如寶石般純粹剔透,彭老師真有她的能耐。

  一天,彭老師在臉書上貼了一幀漫畫,畫了一個少女,手抱一隻小貓,圍在她身邊還有四隻可愛的小貓咪在玩耍。相信是舊生為了答謝她的關愛而親繪的禮物。

  彭老師貼文:「這是很久很久以前學生畫給我的。抱歉,忘記了是誰。」

  接着有回應,「是某屆的陳同學嗎?」問道。

  陳同學回答:「神似,是我腦海中的彭老師……」他也不肯定。

  可能連作者自己也忘記了,作者是誰並不重要。就像果林的主人不知手上的果子是來自哪棵樹,果子來自哪棵樹並不重要,關鍵是好的果子能證明園主的悉心。在我們心目中,彭老師肯定是悉心的園主,甚至部分同學視她如至親。

  「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哥林多前書四15)。來自聖經裏一位以生命為榜樣,至死忠心的傳道夫子向受眾的告白。其實,教育的最高造詣也不過如此:視受眾如兒女,以父母的心腸,身體力行、盡心地栽培他們。

  所以,彭老師能夠很溫穩地向我們說:「師傅雖有一萬,為母的卻是不多。」

久別重逢的相遇

文/林子彭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這電影台詞,那蒼茫人海中偶遇的深沉餘韻教人低迴;而在現實生活中,生逢亂世的一對孿生兄弟,竟可歷刧失散數十載後重逢那份驚喜乍悅,更教人激盪不已。這無盡感恩的經歷,要從自己跟成就這奇妙作為的上帝「久別重逢」說起……

迷途後的重逢

我在八十年代讀理工時信主,繼而受洗加入教會,可惜沒有認真讀聖經和按照當中的教導生活。畢業後加入大企業工作並被派往內地開拓營銷巿場,我就在燈紅酒綠的談生意文化中浮沉,漸漸產生罪疚感,自覺不配稱為基督徒。終在1984年放棄上教會,甚至在 1996年結婚時太太也不知道我是基督徒。 

2005年的一個週日,太太與七歲女兒拿著一件袍子回家,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教會的詩班袍。原來是中華基督教會柴灣堂借用了一所幼稚園校舍舉行聚會,信奉佛教的太太不知就裡走進去要為女兒報名學唱歌,該兒童詩班的負責人竟允許我女兒加入,因此太太要我陪她倆每週上教會,一償女兒學唱歌的心願。上帝竟能使用一名小女孩和一名佛教徒,使在人生道路上迷途的我跟祂久別重逢。 

教會牧者和弟兄姊妹的熱誠深深觸動我們,漸漸地太太和我除了崇拜還參加夫婦組,與一群同路人互相關心支持。太太更邀請我的父母上教會,一起在慕道班學習,認識救恩真理,三人終在 2007 年信主受洗。女兒長大後也信靠基督,每週爺孫三代一起上教會,溫馨快樂。 

年邁的雙親對信仰十分認真,除殷勤出席聚會,更遵從聖經教導:「除了我(上帝)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二十3)在接受洗禮前父親自行把家中祖先神位丟掉,一心一意跟從耶穌基督。七年後我們親歷上帝把一份又一份的厚禮賜予謙卑柔和的雙親。

失散後的重逢

2014 年 10 月一位姊妹著緊地問我:「你父親是否有失散的兄弟?」我答道:「他有一個已失散數十年的孿生弟弟。」她續說:「最近教會探訪柴灣區老人院時遇見一位老伯,跟你父親的樣子一模一樣,詢問下得悉他已住院七年,我們因而知道認錯人。他不但樣貌相似,連說話的聲調和鄉音也跟你父親一樣!我們再問老伯有沒有兄弟,他說有一個失散了數十年的孿生哥哥。」世間竟有如此巧妙的事!姊妹還給我看當時用手機拍下的照片,我登時被那跟父親一模一樣的相貌嚇呆了。回家後立即告知雙親。 

翌日早上,我帶著父母到老人院找那位老伯。當父親與他見面的一刻,大家都愣住了,兩人凝視對方半晌後,說:「是你呀!」他倆已完全知道對方是誰,場面十分感動!父親百感交集,因眼前人正是他想念多年的骨肉至親。接著兩位老人家手牽著手往茶樓午膳,一起話說台山故鄉舊事。叔父本來身體壯健,七十多歲還任職理髮師,可是於 2007 年因血糖低而在家中暈倒,康復後其兒子擔心會再出事,故安排他入住老人院。算起來那段日子正是我的父母信主受洗期間。 

上帝真奇妙,在我們還沒祈求之先,祂已洞悉一切,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透過教會探訪連繫了失散八十年的兄弟情;不但如此,上帝更引領我們尋根溯源,打聽下得知父親還有一位親大哥,在鄉親幫忙下於 2017 年 3 月取得他女兒的電話號碼,聯絡後才知 大伯已九十一歲,定居美國。於是我們透過視像電話,使這三兄弟首次越洋團聚。從大伯口中得知我父本姓伍,生於 1932 年,兄弟倆在日戰期間分別送給林雷兩家善心人撫養,真是一番辛酸後的安慰。可惜當時世局紛亂而無法聯繫,完全不知道大家的下落。感恩父親三兄弟長壽,得以白髮團圓。父親從對自己的原生家庭一無所知,到現在忽然增添了五十多位親人而感再無遺憾;伍氏家族如今四代同堂,合共有六七十口人。

重逢後的感悟

如今驀然回首,深覺人世間的種種相遇,沒有甚麼能跟上帝相遇的美好堪可比擬!昔日我因沉醉世俗的享樂離開上帝,白白損失了許多與主親近的時光,何其可惜。惟上帝卻沒有就此放棄我,藉祂的奇妙作為讓我有浪子回頭的機會。跟上帝久別重逢後,這十多年我在教會認真學習聖經,並學會凡事交託上帝,即使家人生病或經濟陷於困境中,禱告後我都能安心,因深信上帝的安排一定是對我們最好的;而教會的弟兄姊妹彼此扶持,也是我們隨時的幫助。我和家人實在經歷聖經的應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31) 

(何在凡採訪,經編輯整理)

祂的時間最好

轉瞬間,兒子已升中一。回想為他選幼稚園時我仍未信主,惟相信在教會成長的孩子較純樸,就特意讓他入讀基督教學校,因而接觸到這信仰,並因一位姊妹誠懇的關懷,便也參加教會聚會。

學習交託

後來在工作上遇到沉重壓力,一向只憑意志便能解決問題的我,自覺已感無力!在幾近崩潰下,未信主的丈夫竟鼓勵我祈禱,於是儘管一試地把心裡的感受和難處向上帝傾訴。禱告後,內心竟有一份從未經歷過的平安。

有一晚在公司工作至夜深,壓力令我失控地不斷流淚。剛好教會的團契組長在群組傳來詩歌,我聽著聽著,淚水竟慢慢止住,心情也平復過來。之後又有姊妹傳來一段英文訊息:

When God pushes you to the edge of difficulty

Trust Him fully

Because two things can happen

Either He’ll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Or He will teach you how to fly

(中譯)

當上帝把你推到困境的邊緣時

要完全相信祂

因為可能發生兩件事

當你跌下時祂會接著你

或者祂會教你如何飛翔

讀了這訊息後,我作了一個重要決定:將壓力交託上帝,相信祂會接著我或教曉我飛翔!

其間又有一位同事跟我說:「放心交給上帝,祂會給你開第三條路。」每當走到無力時,感恩上帝總差派天使來鼓勵。記得有一次又因工作壓力而發惡夢:為著業績不達標而被解僱!醒來後便想又要靠自己趕在死線前追趕業績。翌日回到辦公室,驚訝地發現業績已達到老闆要求!上帝真的為我開了第三條路!那刻我深深感受到祂的存在,確信祂是聽禱告和施恩的上帝。於是立刻向祂認罪悔改,願意一生信靠和跟隨祂。

當然,信靠上帝並非意味祂會為我解決所有問題,卻可經歷祂所賜的平安。人生路我們看不透,但在上帝裡有平安,只要跟著上帝的心意行,祂必帶領,絕不撇棄。

負面情緒得醫治

2019 年中,自香港爆發社會運動以來,我的情緒每況愈下,連工作也感乏力。當察覺教會內的弟兄姊妹各有不同立場後,從前把團契放在首位的我選擇逃避,只參加週日崇拜。內心的鬱結日積月累,糾結的負面情緒讓我變得沉默。上帝知道我的困擾,祂不動聲色地安排一切,帶領我渡過情感的幽谷。一位不知情的姊妹鼓勵我繼續參加團契,她一向很關心我,常幫助我明白聖經真理。為免她擔心,我繼續出席團契,但會後立即離開。

上帝又藉著一個去年我已承諾負責的團契聚會醫治我,聚會主題是「信仰與生命的關係」。為預備這聚會,我搜集了很多資料。差不多完成時,聽到內心有聲音問:上帝要的只是文字理解嗎?反思後,明白祂要我透過經文信息細察自己的生命。藉此才發現自己原來一直被社會的撕裂困住,內心世界愈趨負面,甚至影響了信仰生活。我把這些發現和在信仰上的反思記下,在團契聚會中分享,並鼓勵弟兄姊妹:「無論今天遇到甚麼逆境、困難,都不要離開。因為上帝從沒離開我們,祂必帶領我們行在正確的道路上。」沒想到我的分享引起了弟兄姊妹積極的迴響,上帝以此醫治、紓解我內心的鬱結。我因而豁然開朗起來,工作的心力也大大提升。

上帝還使用一位在社會運動上與我看法不同的牧者,透過他的講道信息幫助我明白上帝的心意。上帝要不同立場的弟兄姊妹回歸祂的道,因只有這樣,人與人之間的撕裂才有癒合的機會。牧者的分享令我拓寬視野,內心再次舒暢起來,深深感受到從上帝而來的平安。

上帝必帶領

上帝很奇妙,祂垂聽禱告,但不是以我預期的時間出手,而是以祂認為最好的時機來帶領我。比如上述的團契聚會,上帝給了我七個月時間沉澱和體驗,否則我不會有如此深刻的反省。整件事讓我看到上帝不斷的醫治,把我的負面情緒一一釋放,更教曉我融洽關係的重要,並要為撕裂了的人際關係禱告。這些經歷都讓我再次體現祂的同在。

我的信心就是這樣一步步地建立起來,從靠自己到信靠上帝,對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改變。感恩的是,在我灰心難受甚至想離開教會時,上帝卻愛我到底,從不離開我。祂一直與我同行,並指引當行的路。

(何在凡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