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白雪公主》的再思

文/張錦輝

  一天,我跟七歲的女兒爾心有以下對話。

  爾心:爸爸,你覺得白雪公主的故事奇怪嗎?

  我:怎樣奇怪?

  爾心:故事中,女巫後母問魔鏡哪個最漂亮?魔鏡說是白雪公主,跟着女巫便毒死白雪公主。但世上還有許多人較女巫漂亮,難道都要殺掉她們?爸爸,你說這故事是否很有問題?

  我:真的很有問題!

  爾心:還有,每個人都可以很漂亮!不是只有一人啊!

  我:是的!且內在美比外表更重要。另外,人對漂亮的看法會因文化背景及價值觀而有很大分別!

只看重外表的膚淺

  以上的對話令我有一些反思。一般小女孩都會喜歡公主之類的卡通人物,或要求買公主的公仔或產品,但爾心不會。為何這樣?我開始明白她多一些,可能因她覺得這些童話故事太奇怪、不合情理,而且很有問題。

  故事中的白雪公主死後,王子經過小矮人的森林,發現躺在玻璃棺中的白雪公主,王子被白雪公主的美貌吸引且愛上了她,遂請求小矮人讓他帶走玻璃棺。王子和他的隨從在搬運過程中,有人不小心被絆倒,這一搖晃,讓那片毒蘋果從白雪公主的口中吐出,白雪公主因此蘇醒。王子向白雪公主表明愛意,並訂下婚期。

  故事的前段,女巫後母因嫉妒白雪公主的美貌而要殺死她,正如文首的對話指出,內容很有問題。其後,王子因貪圖白雪公主的美貌而「愛」上她,搬走屍體,及後結婚。其實,公主和王子根本沒有任何共同經歷或溝通,這種所謂「愛」只是建築在公主表面的美,只要漂亮就最重要,這是非常膚淺的。

  我們愛兒女不是看其外表有多美麗,甚或他們有很多不可愛的地方,只因他們是我們的骨肉,我們仍然愛他們。天父愛我們也一樣,不因我們有多可愛,是因我們都是按上帝形象所造,並藉着耶穌基督為我們死,洗清我們的罪,而得稱為上帝的兒女,因這兒女的名分,祂不會撇棄我們,且愛我們到底!

求賜智慧分辨對錯

  現今世代,媒體、互聯網、甚至童話故事都充斥暴力、貪婪、詭詐、或扭曲的關係與觀念,我們應當小心省察每天在接收甚麼信息,身為父母的更要小心留意孩子們每天在看甚麼、聽甚麼,否則這些觀念會偷偷溜進我們和孩子的心,影響我們的一生。與其任由世界的價值觀影響我們的思想,不如由我們自己主動注入上帝的話語,好讓我們的心靈滿有恩言,在不同的崗位上有正確的思想及行為榮耀上帝!

  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甚至連童話故事都暗藏歪理,求上帝賜我們智慧分辨真假是非,幫助我們明白真理,讓我們珍惜成為上帝兒女的身分,靠着祂的恩典把這份愛繼續分享出去!

泰戈爾的含淚與泉州奶奶的喜樂

文/何天朵

泰戈爾晚年時,有一位朋友來拜訪他。

朋友說:「你可以心滿意足地死了,因為你已經寫了許多詩歌。在你之前,沒有人寫過那麼多詩歌,英國最偉大的詩人雪萊,只寫了兩千首詩,而你已經寫了六千多首,並且每一首都像深海珍珠與深山鑽石那麼珍貴!所以,你死而無憾了!」

朋友說完,泰戈爾的眼中已淚水盈眶。朋友接著問:「你怕死嗎?你不是寫過一首詩,說死亡是最偉大的朋友嗎?」

泰戈爾說:「不!我不是怕死,死與生一樣美麗。我哭,是因為近來我寫的詩歌愈來愈好。」

泰戈爾最後是在不捨中含淚而逝。

讀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我的內心很不是滋味,生命無人能掌握,依戀不了。

前段時間,我收到幾個重症病人的代禱求助信息。每當看到這些重症病人外形的慘狀,還有聽到他們淒厲的呻吟,我的情緒就會崩潰,一落千丈,繼而不得不深入思考:是不是所有人到了病危,都是這樣不安、惶恐、緊張?

思考中,我記起了幼年的一樁事。我母親因病常去醫院,我也因此認識一位重症病人——泉州奶奶。我不知道她得的是甚麼病,她雖然頭髮花白,卻膚色紅潤。她對人說,她是個基督徒。她很有愛心,也很喜樂,常會以開玩笑的方式說話和回顧往事。

每天吃飯時間我們都需要到樓下食堂買飯。一天,我照例打包了兩份粥、兩份菜,還偷偷給泉州奶奶帶去一個燒紅薯。醫生不讓她吃紅薯,所以她家人從不給她買。

從樓梯出來要先經過她的房間,再到母親的病床,可那天我走過去看到她的病床空空的。想了想,可能她出去散步了。到了母親的桌子前,擺開菜我們一起吃起來。我漫不經心地問:「泉州奶奶好像不在,她昨晚一夜就沒回來。」一旁的護士對我說:「她走了,就在昨晚 11 點。不過這位老太太信主,死得很安詳,還帶著微笑,我還從沒見過死得這樣安詳的病人。」我聽護士說完,不等吃完飯,便一個人爬到醫院的樓頂,看著落日,梳理心情。

長大成人後,見多了喜事喪事,特別是在死亡面前,人都有畏懼,除了我認識的一位牧師之外。那位牧師和我幼時喜歡過的泉州奶奶一樣,在病中和臨終時都有平安喜樂的精神面貌,他們的內心似乎都有一樣超凡的力量,那就是有信仰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