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平安在哪裡?

文/林修榮

人生的莫測

誰也沒想到,新冠疫情會在 2020 年突然爆發,數百萬人染上此疫,多少人已被奪去性命,多少家庭失去親人。

除了天災,每個人都可能會遭遇困境,有時是突如其來的,事先毫無跡象,就如聖經這般形容:「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帖撒羅尼迦前書五3)。如今經濟不景氣,穩定的工作也許會突然失去,連自住房屋也保不住要被銀行收走;一向健康的身體,甚至剛做過健康檢查,結果並沒有甚麼異樣,卻在短期內忽然發覺身患重病。我遇見一位女士,本人和家人都不抽菸,身體一向正常,突然醫生宣布她已到肺癌晚期,實在令人費解。今天是一個健康的人,明天就可能走入生命的最後一程。有些家庭維繫多年的婚姻突然毀於一旦……凡此種種,人的一生充滿挑戰、困難和突變,正如聖經所說:「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雅各書四14)

我們住在加州,常常會問:「超級大地震何時再臨?」二十多年前灣區大地震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猶有餘悸。人們可以每年做「蹲下、掩避及抓穩」的預演,也可以囤積食物、水、藥品等,以減輕災難來臨時的損失和傷痛,可是沒有人能把握下次地震時自己是否全無損傷。所以「不要為明日自誇,因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箴言二十七1)

平安的祕訣

在這些天然災難和個人的苦難中,心靈如何能有真正的平安?

聖經記載,兩千年前耶穌的門徒已與祂共同生活傳道三年多時間。他們親耳聽過耶穌講解天國的真理,也親眼見過耶穌行很多的神跡,他們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是要來拯救世人的彌賽亞。怎料,當耶穌對他們預告自己將要被捉拿並要受死時,門徒心裡充滿了憂慮。當危機四伏,整個信仰、前途、安全感等都瀕臨崩潰的時刻,不是他們安慰耶穌,而是耶穌安慰他們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約翰福音十四1)。耶穌將如何才能得到真正平安的祕訣告訴了他們:

第一個祕訣是「信」

耶穌對門徒說:「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約翰福音十四1)基督徒的信仰,讓我們面對困境也不會感到絕望。創天造地的上帝,透過主耶穌降世為人,為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成為替罪的羔羊,使信祂的人罪得赦免,與上帝重新和好,成為上帝的兒女。我們憑著簡單的信心相信主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相信祂的寶血能塗抹我們的罪,接受祂作生命的主,便得到永遠的生命。

第二個祕訣是「望」

耶穌對門徒說:「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3)。耶穌暫時離開門徒,但卻為他們預備了永恆的家,這個家是我們基督徒最深切的盼望。不論我們在人生中遇到甚麼困難,都不能令我們失去這個永恆盼望。人生最悲哀無助的不外是身體衰殘而死亡,但對擁有永生的基督徒來說,死亡只是踏入永恆的門戶。聖經形容我們的盼望是活潑的、榮耀的和美好的(參彼得前書一3;歌羅西書一27;帖撒羅尼迦後書二16)。

最後一個祕訣是「愛」

耶穌答應門徒:「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 約翰福音十四3)我們愛一個人,深盼能朝夕相對;上帝愛我們到一個地步,要與我們共度永恆。聖經另一處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羅馬書八35、39)。

真正的平安

基督徒也一樣會遇到困難,甚至按聖經的教導,可能比一般人更多受苦,可是基督徒在任何景況中,都可以憑著上帝所賜給我們的信、望和愛,面對困難時心中不失去平安與喜樂。耶穌對門徒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27)

真正的平安,不是我們本身有多少才幹、手段或資源,也不是我們的人際關係網絡有多廣、後台有多強,這些人通常依靠的屏障,在大風浪中極可能是毫無用處的。即使人的方法可以奏效一時,卻無法給我們長遠的、真正的平安。真正的平安要從天上來,是那位有永恆、能力、慈愛的上帝賜予的。

願您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都能聽到這有福的信息,並認識主耶穌,為您短暫的人生帶來永恆,為您動盪的人生帶來真正的平安。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702 期)

戰地真光

文/Moses & Laura Li

記得剛抵達伊拉克摩蘇爾那天,正是我倆結婚四週年紀念日。我們立即趕往戰地醫院的帳篷,與其他醫護人員一起裝設各種醫療器材,準備接收傷患病者。我倆多年懇切禱告,祈求上帝使用,沒料到主的心意是要我倆往戰亂之地,且是在古老的尼尼微土地上服侍今天受壓制的人。

冒險服侍,作好準備

我倆雖具醫護資歷,仍需要接受數月由人道機構提供的危機應變培訓,模擬被游擊隊突襲、綁架時的應對,及於 24 至 48 小時內出發往重大事故現場的訓練,作好心理和實際運作的準備。

出發前一晚,我倆與父母商談離家期間的安排。我將爸爸送贈的手錶交回給他保管,Laura 亦將結婚戒指交給媽媽,並告之結婚證書的存放處。我倆前往戰地擔任護士,明白會有生命危險,仍願為主擺上。

醫療需要,信心考驗

摩蘇爾地區被「伊斯蘭國」(ISIS)控制,當地醫院盡毁,兩小時車程範圍內全沒醫院,人道機構看到當中的需要,在附近建造了一家戰地醫院,救治逃離摩蘇爾的平民及傷亡的戰鬥員。

我倆是在那裡極少數的華人,深明自己只是「新丁」,卻滿懷感恩能與多位經驗豐富、具憐憫心腸並竭誠盡忠的醫護人員合作,實是難能可貴的經歷,心知要謙卑學習。醫院的責任本是照顧從摩蘇爾逃離的平民及傷兵,但醫院開始運作後,湧來的更有大批婦孺,叫團隊各人忙得喘不過氣來,身、心靈面對極大挑戰,我倆深感能力和信心都受到嚴重考驗,只有憑藉禱告交託,並完全依靠上帝,方有力堅持下去。

仇恨慘景,無辜傷亡

回顧服侍的過程,經歷了許多難忘的場面、艱難的決定及恐怖悲慘的景象。平民為逃離 ISIS 控制的地方,奔逃時後腦中槍;婦女和孩子因誤觸家園中的誘殺裝置而被嚴重燒傷;士兵和平民因地雷和汽車炸彈爆炸而失去四肢。一切都是源於仇恨和恐怖主義。

至今教我難以忘懷的,是手中抱著只有兩歲的垂危嬰孩的一幕,她的頭部受了致命重傷,呼吸漸漸微弱至停止,面色蒼白,面容卻仍是那麼純真。我忍不住流著淚為這寶貴的孩子禱告,求耶穌基督接她到天堂。當我將這失去生命氣息的小小軀體交給家人前,先洗淨嬰孩的身軀,包紮傷口,再用白布包裹;我無法言語,只是沙啞地低訴:「求上主垂憐。」

禱告上主,忍耐盼望

面對如此艱難的時刻,我倆更深地體會禱告的意義。我倆與整個醫療團隊經常禱告,求主賜智慧和能力面對困境;有時為病人的痊癒及堅強地忍受傷患的能耐禱告;更多時是當醫藥和雙手無法再幫助眼前垂死的生命,我們會祈求神跡。然而不論何時,我們都求上主貼近醫院裡每個人的心,能在生命中認識祂。

在戰地醫院,生和死是如此接近,相距只差一線,我倆仍深知道上帝是美善的,因我們親身見證了耶穌拯救人的生命,並帶來盼望。基督的光在黑暗中照得更亮。祂醫治病人、改變人的心靈、更賜下出人意外的盼望。

奇妙康復,基督平安

其中一個真實故事,更見證上帝的存在是不容置疑。醫院曾接收一位穆斯林婦女病人,她與家人逃難時被襲,失去了最年幼的兩個孩子,自己的一手一腳亦被炸彈炸斷。她和所有醫護人員都為其生存奮戰。大約一週後,奇妙地她康復得不錯,可以出院。

更奇妙的是伊拉克籍院牧在她出院那天,跟她分享福音,她接受了耶穌基督是她的救主!縱使她遇到極大不幸,離開醫院時竟能面帶微笑,除了基督所賜的平安,實在無法解釋。

愛顧仇敵,人心轉化

另外,我倆又在這次服侍中,學習到愛仇敵的真諦。Laura 在「潛在敵軍」的病房中照顧病人時,與翻譯員意外聽到兩個病人的對話:「為甚麼我們要攻打這些人(意指基督徒)呢?他們對我們這麽仁慈,簡直像是天使!」

雖無從得知這兩名自承是 ISIS 恐怖分子的最終命運如何,但我倆看見這兩人從前被教導要仇恨基督徒及上帝的兒子耶穌,現在的心卻被轉變,實在讚歎這神跡!

上帝心意,隨時候命

回想我倆的初心,只是渴望隨時候命,將生命交給上帝用於與人分享祂的福音,想不到祂帶領我倆在戰火撕裂的伊拉克成為其工作的一部分。我倆於 2016 年 12 月底到達摩蘇爾,逗留服侍了一個月,其後於 2017 年 5 至 6 月再服侍了個半月。我們一切只是按上帝的心意而行,將微小的能力獻呈上帝,祂就藉其大能成就令人驚歎的奇事。

我倆完成這微小的服侍後,除了為自己擁有的感恩,並沒有停止看見家園以及世界各地的破碎。我倆更是體會當愛基督的人聚在一起,互相服侍、彼此相愛,真實的盼望就在那裡。上帝願意差遣祂的兒女,將基督的愛、醫治與和平,分享給有需要的人,為漫天黑暗的戰場照耀出一線光芒。「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上帝,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上帝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哥林多後書四6-9節)

 

平面設計發現立體信仰

文/林漢基

  大家好,我叫基基,曾經是《中信》月刊的平面設計師。過往看着每期月刊裏的文章,沒想過今次能在《中信》月刊與大家分享自己的見證,真是個奇妙的經歷。

開始認識上帝
  我中學成績不好,沒有學歷,沒有能力,找不到人生目標,看不到人生意義,不知道前路如何走下去……誤打誤撞,最後去了設計學校唸平面設計,畢業後經朋友介紹到「濛一設計坊」工作。每月一期的《中信》月刊,正是由「濛一」負責設計編印。上帝有祂的心意,把認識信仰的意念放在我心裏,也讓我在工作環境中認識信仰。

  除了「濛一」的老闆關先生夫婦,同事阿基和Helen也是基督徒。他們工作勤奮、富有熱忱,經常照顧我這位新同事,我們成了好朋友。在他們邀請下,我開始參加教會聚會,就是今天我參與的教會——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團契中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他們很接納尚未信主的我;即使對聖經仍不理解,聽不明白,但團契聚會很吸引我。由於我成長在拜偶像的漁民家庭,最初不敢向家人直說上教會,只推說與朋友約會。後來我也參加崇拜,總不成週六日也約了朋友,惟有如實告知,意外地家人也不反對。

  2000 年,我參加了一個佈道會,在高山劇場舉行的,最後呼召未信者接受耶穌的部分,到現在仍印象深刻。「你想開始一個新的人生,有一個新生命嗎?」這話深深觸動我,我對上帝說:「求祢賜我一個新的人生,我很渴望有一個新的生命!」然後便決定成為基督徒,尋找福音中的新生命。

  初信的日子根基淺,未能體驗信仰。但感恩上帝在各人身上有不同的計劃,除了在教會學習認識信仰真理,祂讓我有一段與別人不同的信仰路。

見證感動了自己
  工作上,我開始主力負責《中信》月刊的封面、插圖、排版等設計。因此,每一期我都需要概覽所有文章,於是,每一天上班都接觸不同見證。讀着這些見證,開始時我也曾抱着懷疑見證者經歷的態度:真是這樣神奇的嗎?但漸漸地,這些見證已首先感動了我,因為我看到他們如何真實地經歷上帝的豐盛。

  我也在月刊其他內容中,吸收更多基督信仰的知識。最喜歡的欄目是「曉君信箱」,讀者有很多切身疑難,特別是感情上的困惑,信箱主持人按着聖經真理原則,抽絲剝繭地分析事情,幫助讀者走出困局。從而,我對信仰認識多了,知道身為基督徒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

  我在聖經教導下成長、在每天接觸的基督教文化中成長、也在每一期月刊的見證中成長,更深認識上帝。

生活中經歷上帝
  記得有一年秋天,團契一行十多人到西貢浪茄灣露營。白天風和日麗,天藍水清,大家高高興興紥營、活動。但晚上在睡夢中,奇怪衣服濕了,地面也濕了,原來突然刮起狂風,下着暴雨,營帳在風中搖晃拉扯。黑夜中,在荒郊野外的我們很害怕,更慌張的是兩個團友出現了低溫症,面青唇白、身體發顫,一時間大家手足無措。幸而附近有一棄置木屋,我們十多人合力抬起他們,涉水走到木屋躲避。最後,兩位團友由直昇機送去醫院,我們則窩在木屋等待黎明。

  這個狂風暴雨的晚上,雖然恍若生離死別,感到焦慮、無助,幸有傳道人帶領我們祈禱,我也經歷了上帝在危難中的保守,並祂賜下的平安,學習建立對上帝的信心。

  另有一次,父親突然意外離世,對我衝擊很大。小時候父母已經離異,我跟着祖母姑姐生活。父親長年在內地海域捕魚,一年見面只有幾天,他驟然而去,再也沒有機會親近!這使我產生很多疑問、埋怨。悲傷失落中,教會的弟兄姊妹是我有力的支援,給我安慰、不停為我禱告。

  父親的喪禮採用民間傳統儀式。我既是獨子,不免要面對傳統儀式的要求;我也是基督徒,曉得要推辭拜祭偶像的事,這使我害怕應如何與家人溝通。感恩上帝賜我勇氣向家人表達,告訴他們我會為父親盡孝,只是不能參與上香、燒衣、擔幡買水等儀式。家人最後也接納我的選擇。這個難關中,我體會到教會、弟兄姊妹為我守望的力量!更體會到悲痛時刻中上帝的保守!

回首恩典之路
  我與團契的弟兄姊妹很親近,直到今天關係仍然密切。其中的 Kalo 姊妹,和我一樣從信仰空白開始,參與團契、上主日學、上查經班,現在我們成了夫婦,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

  從 2000 年信主到今天,21 年來生活有高有低,卻有上帝保守。就如這一年多的疫情,讓我想到,即使面對死亡,只不過是返回天家,便心裏安穩;也因此更珍惜與家人的關係、更多親子、更多相聚、更多一起吃飯。在疫情中,信仰反帶來了平安!

  回想上帝的恩典,我的工作、我的婚姻、我信仰生命的成長,全都在祂手中被建立。上帝啊,感謝祢!祢說:「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十一30)

 (文迪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