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聲悠悠

CT680001072dpi

文/方華

 

有一個神祕的地方,一位老人家在樹下吹笛。那笛聲悠揚迷人,吸引了一名聰慧的小男孩循聲而至,坐在一旁聽得入了迷。良久老者停下來,

 

小男孩對他說:「你的笛聲就像聖誕音樂,可以給我講一個聖誕故事嗎?」

 

老者笑著說:「你想聽聖誕故事?其他人都說聽膩了呢!」

 

他輕撫笛子,娓娓道來:「那時我有兩支笛子,一支白天吹,一支晚上吹。白天那支是普通笛子,跟大家吹的笛子沒有不同。晚上那支很特別,人聽不到它的聲音,這樣其他牧童都可以安睡;但天使卻可以聽見這笛子的聲音,我一吹笛他們就成群結隊地來。我有很多天使朋友。」

 

小男孩聽到這裡,羨慕地看著老者。

 

「有一晚,當我吹完笛子,所有的天使都走了——只剩下一個。他走近我,彎身在我耳邊低語,告訴我一個大祕密。

 

「第二天晚上,我告訴其他牧童有一個嬰兒誕生了。我們一起到那裡,他們進去朝拜那嬰兒和祝賀他的父母,而我只能俯伏在地。後來,那位父親把我拉起來,說:

 

『我看見你有兩支笛子,你願意為嬰孩吹奏一曲嗎?』

 

「我回答:『只是這兩支笛子都不適合,因為這支是為普通人而設,而那支是為天使而設。』

 

那位父親笑了,他說:『我明白了。我和父親都是木匠,不過我們有一位先祖跟你一樣是個牧童,他也吹笛子;只是後來眾人立他為王,他覺得不宜再吹笛子,就把笛子收起來了。他死後,這不起眼的遺物在我們家族中代代相傳,大家說只有好牧人才配得上用它。我從沒讓人吹過它,不過今晚我很高興,拿去吧,請你吹這支笛子。』

 

老者轉過頭來看著小男孩,臉容好像發光,說:

 

「孩子,我真的吹起那支笛子來。那是我一生中最偉大的時刻,我把所有天使、所有星星都叫來了。」

 

老者給男孩看他吹的笛子:「這就是那位木匠讓我保留的笛子。現在我已經老了,很想把它傳遞下去,只是誰願意接受它呢?人們都有其他選擇。」

 

聽到這話小男孩笑了。他是一名聰慧的孩子,明白對方的意思。

 

他想起每年12月的街道總是充滿歡樂的氣氛,店舖掛著裝飾,大書「節日快樂」,但沒有人深究慶祝些甚麼,大家只是忙於購物吃喝——這是人們最擅長的。

至於曠野中的明星燦爛、

小城裡天使與凡人一同歡迎降生於卑微中的嬰兒,

這事實的深意被大多數人遺忘忽略,

卻仍然在悠悠的笛聲中傳揚。

那是極大的祕密,

是上帝向人啟示心意的驚天行動。

ccmFB_CT680_20181221

(作者按:本文取材於 Theophane the Monk 所寫的故事。)

 

 

自我與捨己

CT675000972dpi

文/雷鳴

 

我們有罪冤不冤?

 

人被生下來無法選擇,一出生就有罪,豈不是挺冤啊?到底為何我們生而有罪呢?

 

我們知道上帝就是真理(參約翰福音十四6,十七17;約翰一書五7),當亞當和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當人不以上帝為中心的時候,就是偏離真理。希伯來原文中,罪的定義主要是「偏離正道」。有人追問:上帝只處理亞當和夏娃二人可以嗎?這樣既能解決罪的問題,又不牽連他們的後代——全人類。答案是不可能,因為:

一是罪的代表性。亞當是人類的代表,是上帝的最高創造,本無病、無老、無悲、無死,他的失敗代表著全人類的失敗。所有人都是他的子孫,他代表人類作出選擇:離開上帝,以自己為上帝。因此,亞當每個子孫一出生就擁有一個特質:自我中心,因為每個人都是由他而出。

二是罪的牽連性。我們都是由罪人亞當而生,所以難逃罪性,這就是為何大衛王會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篇五十一5

 

我們受苦冤不冤?

罪的集中表現是人人都自我中心,因為自我中心的本質就是以自己為上帝,自己作主。若認為自己最重要,就會只顧自己、滿足自己,自我利益高於他人,這叫自私,像亞當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卻把責任推給妻子夏娃一樣(參創世記三12)。

有了自我中心,覺得自己比他人優秀,比別人強,高人一等,就產生驕傲,反之就產生自卑和嫉妒。若嫉妒異常強烈,甚至會出現傷害,像亞當的大兒子該隱因此殺害弟弟亞伯一樣(參創世記四8)。自我中心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不一一舉例,這一切都是源自亞當舊有的性情和習慣。

自我就是地獄的大門,是罪惡潘多拉的盒子,是人類罪性問題的集中表現。人性所有陰暗面都可以在自我上找到答案,而這些陰暗面又會衍生罪惡,無一例外,造成各種苦難:人際關係冷淡、婚姻關係艱難、親子關係衝突、工作關係緊張等,甚至教會裡也因著人的堅持而出現紛爭和分裂。

 

愈自我的人,面對苦難就愈痛苦。因為愈自我,就會對痛苦愈敏感,不願自己受傷,也受不起傷,更不容易饒恕,從而更加痛苦。從某層面來說,人的自我程度和罪的程度大致成正比,亦與由此帶來的痛苦大致成正比。

 

人類受苦往往不因上帝的懲罰,而是因為自食惡果(罪帶來的苦果)。從這角度看,人類受苦冤不冤?或許就個人而言是冤枉的,因為會受他人的罪惡牽連;但從整體上,一點都不冤枉,因為人人都在罪惡的大染缸中彼此傷害,只是有些人受傷害多些,有些人少些罷了。

自我的罪何等可怕,不但帶來罪惡和苦難,亦帶來死亡。「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六23)罪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從罪來又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參羅馬書五12)。上帝用死來阻止罪惡,但死卻無法勝過罪惡。滅絕人類,重新造新人類又能怎樣?一代代死,一代代生,一代代仍活在罪中,於是主耶穌選擇為我們受死、復活,帶領我們勝過罪惡、超越死亡。

 

上帝奇妙的救贖

人既是上帝按照自己尊貴的形象所造,又蒙上帝所愛,祂怎能忍心人在罪中永死?身為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兒女?上帝更是如此,祂對我們的愛遠勝過地上父母對兒女之愛(參馬太福音七11)。以賽亞書四十九章 15 16 節說:「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所以上帝選擇甘心樂意將祂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為我們受盡屈辱,掛在十字架上,代我們受死,且在我們與祂為敵、為仇、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參羅馬書五8)。

 

即使人的罪藉著耶穌的寶血得以洗淨,可是慈愛的上帝既不收回人的自由意志,又不願意滅絕人類,人偏偏又自我中心,仍必活在罪中,如何解決呢?

 

感謝主!祂的智慧無法測度(參以賽亞書四十28)。上帝先藉著聖靈將我們重生(參約翰福音三7;彼得前書一23),人只要憑信心相信主耶穌,就有聖靈與其同在(參以弗所書一13;使徒行傳二17;約翰福音十四17),聖靈不斷幫助我們遵循主耶穌捨己的命令,我們只有捨己,才能徹底對付自我中心,繼而真正徹底地斷絕罪惡的溫床。加拉太書五章2425節說:「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我們跟隨主不是要把別人釘十字架,不是挑剔別人的毛病,我們的敵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要對付的也是自己,就是自我中心。在世上,我們是與那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參以弗所書六12),但更大的爭戰卻常常是勝過自己。若能勝過自己,才是真正的得勝,基督的能力也會在我們身上全面彰顯。

捨己背十架是倚靠聖靈對付老我的過程,是不斷死去、也是不斷成聖的過程,是我們一生的功課。

ccmFB_CT675_20180807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75期)

 

 

誰比誰厲害

CT675001272dpi

文/方華

《山海經》記載中國古代神話中有一種動物名叫夔(音葵),牠像牛而沒有角,只有一隻腳。《莊子》〈秋水〉寫了一個和夔有關的故事:夔只有一隻腳,因此牠羨慕另一種名叫蚿的百足昆蟲。

 

夔對蚿說:「你那麼多腳,怎樣令它們合作一起走呢?」

 

蚿說:「不知道啊!它們自然而然互相配合。其實這麼多腳不值得羨慕,我更羨慕蛇,不明白牠怎可沒有腳卻仍在地上走得很快。」

 

蛇卻說:「我也是自然而然地用腹部貼地走,雖沒有腳,卻可以逮住有腳的動物。如果像你有這麼多腳竟比我還慢,真要餓死了。」這時一陣風吹過,蛇仰望天空說:「我最羨慕天上的風,呼呼地從北海吹到南海,沒有形跡似的,速度比我們都快,真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風說:「你說的不錯,我們可以很快就從北海到了南海,可是你沒看見我的失敗。在我前進時,有人用手指擋住我,我沒法吹斷他的手指;有人用腳踢我,我也不能吹斷他的腳,但這些都是小失敗。我可以颳斷大樹、吹倒房屋,只有我才辦得到,我是用很多小失敗換取大勝利。」

 

夔、蚿和蛇聽得佩服不已。

 

風又說:「只是我的速度比不上眼睛,眼睛一看,已去到很遠的地方。」

 

眼睛聽到這些話就說:「目光的確迅速,可是怎及得上心呢?心思一動,無遠弗屆。

 

互相比較,實在是沒完沒了的無意義之事。夔是虛構的,不過百足蟲和蛇都是我們熟悉的生物。看過有關昆蟲的科學記錄片,會知道不同的昆蟲各有大本事,例如:有些昆蟲的彈跳力相當於幾層樓高,令人類甘拜下風,只能感歎大自然的奇妙,實在是出於智慧的創造設計,真不明白為何有人仍相信這些是偶然機遇的「演化」。

 

有形生物的速度,當然不能和抽象思維的意念相比。

在〈秋水〉篇稍前之處,河伯問北海:「何謂天?何謂人?」北海舉例說明,牛馬有四隻腳,是天然;用馬絡套住馬首,用綰繩穿過牛鼻,是人為。許多天然的東西,都因人的念頭而改變。人心驕傲自大,帶來自然的摧毀掠奪。

 

聖經說:「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十六18驕傲導致失敗,無論在個人、機構、國家,以致整個世界,都是同樣的道理。人不是不知,只是不能真的克服;正如人人都知道和平可貴,戰爭卻從沒停止過。

 

人的心念一動,無遠弗屆,只是它的敗壞卻非自力可救。

 

耶穌基督來到世上為人犧牲,正要徹底改變人的未來,給他們一條新出路,是他們自己不能開創的。耶穌說:「我就是道理、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6靠著上帝的恩典,人心的改變從靈魂更新開始,卻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ccmFB_CT675_20180806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75)

 

 

天門

CT674001072dpi

文/困敬舍

 

我小時候住農村。一間平房,土牆圍起一個小院,中間安置了道木門。當時我膽子不大,一個人在家時,聽到這老朽的木門隱隱作響,很是害怕。中國人常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但人的膽子看來總比實際的小。人的內心常常掩藏著一道門而不自知。

 

慾望之門

讓人害怕的事挺多,一群人在房間裡商量不軌的事,若緊閉的房門緩緩打開,當事人的腿恐怕都會打哆嗦。人總防備自己的醜事壞事被人知道,心門一道道鎖著,不想曝光;外在的肉體卻追求進入各種大門,高學歷被當作拿高薪掙大錢的敲門磚,所以拼命追求。人活著,常常就是為了進入一道門,足球比賽不就是為了把球踢進球門嗎?

 

利祿門前,熱鬧非凡;追求權力地位的,門庭若市。

 

然而,某些大門的「入門權」是稀有資源,不是想進就能進。中國傳統文化中,講究甚麼級別的人物,蓋甚麼級別的房子,大門顏色都不能隨便用。富貴人家都用紅門,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人若擠進了這些門,會被視為光耀門楣。權位與利祿之門,看似窄門,畢竟一輩子能當官發財的是少數。

 

取捨哪門

人生路上會聽到許多金玉良言般的忠告,人卻需要選擇一道進入自己人生的門。一個人選擇了怎樣的門,他的道路就會有怎樣的本質差別,因沿路光景是受制於道路本質,人在其中,難以逆轉。與人生路上的智慧忠告相比,更重要的是選擇進哪道門。

 

耶穌的救恩之門是寬門,向所有人敞開。奇怪的是,祂卻說:「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馬太福音七14不是說進入耶穌這道門的門檻太高,而是人心裡的慾望之門太多,不屑進入祂這道生命之門。

 

世人都在叩不同的門,因為門裡的東西讓人充滿想像,並由此產生誘惑。有些漂亮豪華的大門,後來證實是邪門、歪門、旁門。那麼,怎可知道進入之門是對的呢?耶穌說:「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吃。」(約翰福音十9

 

只求滿足自我慾望的路都是人生險路,因利祿之門的出口,

 

是死亡。

 

耶穌基督來到世上,把通往天堂的大門打開了。

 

生命之門

地有穴,天有門。雅各在逃亡路上夢見天梯,有上帝的使者從天而降,雅各醒後大驚,稱枕首之地為「上帝的殿」、「天的門」(參創世記二十八 10-17)。使徒約翰被囚禁在拔摩島,卻看見「天上有門開了」(參啟示錄一9-10,四1),得見天上尊崇榮美的敬拜景象。耶穌基督就是天的門,藉著祂,人可進天堂。

 

屬靈領域是真實存在的,地獄冥界並非僅僅文學想像,其背後指向另一真實空間。

 

進一道門,意味著放棄另一道門。

 

在思想、觀念和信仰領域,可以經濟學的「機會成本」作比喻。無神論者接受「人死如燈滅」,並以此生的成功、享樂、滿足私慾等為人生追求,其機會成本是因私慾而來的罪的後果:「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九27你可能說,這只是觀念和信仰,然而,正如「人死如燈滅」也是觀念和信仰;重要的是,人如何體驗當中的真實可信。

 

耶穌基督從天降下人間,又回到天上,為人打通了一條通往天堂的路。祂是門,也是道路。任何人真誠地向祂叩門,祂都以恩慈憐憫之心為他開門。進入這道門,就是進入一條放棄私慾,捨己,追求謙卑、跟隨主的永生道路,其出口正是天堂的大門。

 

人生往往會經歷某些特殊時刻,當中發生的事也會成為一道門,引領人進入一個新領域,讓人看見從未看見的東西。此刻,耶穌基督同時是叩門人,叩問我們的內心:你是否願意打開緊閉的心門,讓祂進入你的生命?「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示錄三20)願各位讀者看見耶穌基督帶來的這道天門。

 

ccmFB_CT674_20180711

復活的木頭

CT672001172dpi

文/黃剛

颱風過後,清潔人員把折斷落在地上的樹木鋸成一段段,堆放路旁,等大卡車來收集。兒子路過,看見樹木堆裡一梁又白又直的小枝幹,覺得特別可愛,撿出來要扛回家。

兒子到家後,隨即向我展示戰利品。不料枝幹的一端經一路拖磨,變得焦黑,他若有所損,用手一探,「嘩」的一聲:「爸爸,這木頭很熱,會著火嗎?」

 

本想把那木頭扔掉,但兒子堅持要留著,就暫擱在天台一角。

 

過了一段時間,種在天台的幾棵火龍果要換盆。我在大花盆加滿泥土,把幾棵火龍果種在一起,中間需要木樁子作攀附,就想起那梁小木頭。果然中用,那木頭立在花盆裡,堅固又醒目。孩子看到自己的戰利品大派用場,特別雀躍,也就更鍾愛和關注新盆栽了。

 

一天,兒子緊張地跑過來拉著我的手:「爸爸,快上天台看看,神奇的事發生了!」原來那木樁竟長出兩片小嫩葉。「木頭居然能復活。」我不禁讚歎。

 

數天後,枝幹上的葉子長出形狀,我認出是黃槿。古語道:

「枯木逢春猶再發」,一點沒錯,

只要枝幹裡仍存留著生命,

一旦下到適當的泥土,

生命就被喚醒。

 

復活是神奇,但並不神祕。她不需要複雜的儀式和堂皇的祭壇,她就發生在平凡的天台之上;復活是奇妙,但並不稀奇。她不是千載難逢,百年一遇,她就發生在日常生活中。

 

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約翰福音十一25),復活並不神祕稀奇,只要把生命放在耶穌裡,就有復活的生命。

數月過去,黃槿已枝葉茂盛。我想,到了夏天,她將要綻放朵朵黃花。

ccmFB_CT672_20180327

 

 

奇妙的兩分鐘

CT670_11_72dpi

文/黃友玲

過年了!冬天颯颯景色,因著節慶來到,似乎也顯得那麼可愛,只因為人們的心裡喜孜孜的!一年到頭忙碌著,好不容易盼到過年,可以稍微喘息,眾孩子則引頸期盼著年夜飯,還可以領紅包,享受快樂的春節。

新舊交替,我們彷彿站在時間的分水嶺上,回首顧盼,也遙望遠方。

走過的歲月,或許順遂,或許坎坷,有感恩也有懊悔;面對新的一年,我們有心願,也有計劃,希望未來比過去更好。守歲是過年的傳統之一,有些人會在大年夜晚上熬夜,或家人團聚,或爭相爆竹,等待十二點那一刻到來。

十一點五十九分,盯著秒針不放,那喜悅與興奮,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臟蹦蹦跳,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似乎整個世界都呼喊起來,鞭炮聲、歡呼聲、恭喜聲、笑鬧聲四處爆響著!新的一年來了!舊的年歲被我們狠狠拋在後面,迎向全新的日子,眼前所見彷彿都變成新!

 

在這一分鐘內,我們感覺自己那麼偉大,卻也那麼渺小!偉大只因我們知道自己又長了一歲,邁向了新的境界,因著歡喜,竟有些躊躇;感覺渺小是因為我們多麼無知,連明天如何都不知道,我們的計劃都只是假設而已,假設「我還活著」…

 

詩人大衛寫著:「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並祢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祢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祢竟眷顧他!」(詩篇八3-4認識創造我們的那一位,相信的愛,我們的人生就會因著祂的眷顧變得精采而豐富,何不試試看?

ccmFB_CT670_20180214_V2b

(本文轉載自台灣《中信》月刊第 648 期)

樹猶如此

CT670_12_72dpi

文/方華

友人帶我去參觀她家附近的花園,小小的花園,在旅遊書上找不到的那種,卻是很有歷史價值的地方。經過幾代人的經營建立,花園現在已開放給公眾欣賞。

  • 花園最吸引我的倒不是花,而是樹。

樹上釘著牌子,說明它的品種以及種植年份,好幾株大樹都是十九世紀末種下的,都有過百年的樹齡。古木森森,自有一種氣派,其中有一株老橡樹更是盤根錯節,非常可觀。百多年來,風霜雨雪,又或乾旱暴陽,樹都一一挺過來了,想想實在不簡單,不容易啊!

 

歲月嬗遞,常會引起人的感慨。 

 

《世說新語》記載東晉桓溫將軍重訪金城,看見自己當年親手種植的柳樹都已長得十分粗壯,有感歲月流逝。樹木茁壯起來,而人卻衰老了,於是傷感地說︰「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後來的大詩人庾信寫〈枯樹賦〉,以此為典寫下︰「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經過詩人佳句描繪,就成了千古吟誦的名句。

中國傳統詩人墨客,多有傷春悲秋的作品。花開想到花落,想到美好的時光不久留;白雲流水,想到歲月嬗遞,時不我與,人生苦短。這固然是事實,尤其古人平均年齡不及今人長壽,對生命的短暫更是敏感,所以桓大將軍看見自己所種的樹又高又大,不是心滿意足,而是為自己年歲漸老而愴然。

 

然而事情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理解。看見百年老樹,我想的不是「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而是樹給我一個榜樣,樹猶如此,我也當深深扎根,向藍天伸展;與蟲蟻共存,讓鳥兒棲息。

 

聖經中提及很多樹木,並且以樹木為人的榜樣。詩篇九十二篇 12 14 節說︰「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上帝的院裡。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聖經中的棕樹就是椰棗樹,在中東地方是很重要的果樹,與香柏樹都是很長壽的植物,而且對人類都有貢獻。香柏木堅硬結實,用於建築和家具,且發出悅人的香氣。聖經說義人要像這些樹,繁茂茁壯,到老都不會枯黃乾癟,而是青翠如昔,繼續結果。

 

樹猶如此,在上帝之道中活著,生命的力量不會乾枯,對人的影響、對社會的貢獻不會停止,

 

  • 因為在上帝的院中生長的樹木是不一樣的,在上帝的規劃下生活也是不一樣的。

 

詩篇第一篇描述跟從上帝、尊重祂法則的人,就像栽在溪水旁的樹,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參詩篇一3)。

 

生命是有選擇的,樹猶如此,人也可以一樣。

 

ccmFB_CT670_20180207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 670 期。)

 

 

 

青春又老一歲

WP_CT669_20180104_01

文/錢志群

忙忙碌碌的不經意中,又到了送舊迎新的時候。在舉杯守夜迎來 2018 年鐘聲那一刻,有多少人在意我們的青春又老了一歲。唯美不過年華,絢爛不過青春,而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年華流逝,青春散場,只留下那一幀幀存留美好記憶的相冊和抽屜裡泛黃的日記。

手機上的微信交流方式時興後,已畢業三十多年的大學同學也建了同學群組,讓移居海外的我,終於與久別的很多同學重新建立了聯繫。他們建議我將頭像中的風景圖片換成真人真貌,更換後的回應,自然是「都老了」的嘆息。有些同學發幾張大學時的青澀合影,不禁又感慨:我們也曾青春過。 繼續閱讀

人的小故事祂的大圖畫

文/思懷

小故事進大圖畫
人生由不同小故事組成,一個結束,另一個開始。許多人經歷人生不同難關時,如失戀、喪親、患病、挫折、迷失等,反思人生意義,而與上帝相遇,更看見上帝把其小故事放進祂的大圖畫裡,從此人生不一樣。「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約翰福音一12)相信耶穌後,生命由祂塑造帶領,充滿喜樂。回想過往人生種種的彎彎曲曲、傷痛失意、不解、零碎,原來全是通往大圖畫的切入點,皆是尋見上帝的契機。接通大圖畫後,我們自能對過去的故事有新的詮釋、理解,荒謬或困難變得富意義,因已尋著永恆。 繼續閱讀

我被找到了!

左:車禍現場。 右:作者與租車公司老闆。

文/姚亮勤

我是第二代信徒,從小就跟媽媽去教會,當作例行公事。我聽過很多聖經故事、知道上帝所行的神跡奇事、知道應把上帝放在生命的首位……對信仰、對上帝的認識,都只停留在頭腦上的認知。走出教會這個群體後,我就把上帝拋諸腦後;所記掛和重視的,盡是自己喜歡的事,甚至因此顛倒生活。 繼續閱讀

我與耶穌一同上班

ct659_hk_04

文/思懷

對香港人來說,工作對生計和生活影響很大。我曾換過不同工作崗位,最難忘的還是第一份工作:在黃大仙政務處擔任橫頭磡區聯絡主任,負責處理居民投訴、籌辦街坊活動、成立互助委員會等,作政府和居民的溝通橋樑。那些日子,我親身經歷與耶穌一同上班! 繼續閱讀

最知心的朋友

ct657_hk_7

文/廖紅濤

生命屢得拯救
「你真的不要肚裡的孩子?」老人問。「是的」「那好吧,這裡有兩帖中藥,服後問題便解決。」婦人回家服下第一帖藥後,肚子如刀割般疼痛,就沒勇氣服第二帖藥。數月後,婦人產下一名不哭不叫、全身發紫的嬰孩。醫生說:「這孩子不吭一聲,大概沒救了,看來得放棄。」一旁的外婆忙說:「讓我試試!」她把女嬰兩腳提起,用力拍了十幾下屁股,「哇」的一聲女嬰哭了出聲,逃過被丟棄的命運。這幸運的女嬰就是我。 繼續閱讀

人生毅行者

austin-ban

文/思文

毅行的體驗
樂施會每年11月舉辦的「毅行者」籌款活動(參賽隊伍需由四人組成,四十八小時內完成一百公里的麥理浩徑),早已成為城中熱話和國際盛事。當年教會的弟兄姊妹組隊參加,因一位正選隊員突然受傷,我在趕不及練習下,倉卒補位。幸有教會組織支援隊(食物補給、按摩、陪行打氣、代禱等),給予強大後盾。這場賽事令我畢生難忘,也對人生多了領會。 繼續閱讀

有字天書尋真神

ct653_hk_8

文/思懷

你相信這世上有一本從天上來的書嗎?有,就是聖經。

你或者會問:「有永恆嗎?如果有,永恆在哪兒?」我也可以告訴你:「永恆在聖經裡。」

我讀大學時,開始思想人生的意義。那時我的人生目標是寫書濟世,當個有良知、富社會承擔感的作家,造福人群。當我運用在大學學來的批判思考,反思人生意義時,卻找不到終極意義。甚麼是最好,人言人殊,全是相對的,根本沒有客觀、顛撲不破的真理。我頓感空虛失落,陷入失去人生目標的痛苦中,像迷了路,不知怎樣走下去,非常迷惘。 繼續閱讀

伊利沙伯醫院的天使

ct654_8b

文/思懷

你信世界上有天使嗎?我信。我在伊利沙伯醫院遇上了一位天使:從天上而來的使者。

那年媽媽患上癌症。2月在私家醫院做了乳癌手術,4月在伊利沙伯醫院被確診患上肺癌,需立刻做另一個手術,真是晴天霹靂,茫然無助。醫院在做手術前兩天才通知家人,我們想:「可以做甚麼幫媽媽一把呢?」但苦無良策。 繼續閱讀

魔鬼工作悟福音:由檢控變被告

CT651_HK_7b

文/思懷

也許你難以相信,但我確實做過「魔鬼」的工作。我曾有數年時間在公務員紀律秘書處,負責檢控違規公務員。我的工作分兩個階段:先定罪,後定罰。

我與「魔鬼」有點相似:先搜集該公務員違規的證據,如開小差、疏忽職守或不服從上司命令等,然後按所得的證據,草擬控罪,諮詢律政司法律意見。如表面證據成立,就交由研訊委員會開庭審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