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難關

CT678000172dpi

文/何竣謙

 

十五歲前的我

 

雖然我自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但在十五歲之前,未認真想過信仰是怎樣。信仰對我來說只是:逢主日跟隨父母上教會、背金句有獎品、上教會認識朋友……縱然每晚也跟著父母一起禱告讀經,卻不會主動翻閱聖經,更不會主動尋問上帝是怎樣一回事。

 

隻身到匈牙利

 

直至十五歲那年,我隻身到匈牙利交流,那年的經歷令我重新思考信仰。

 

不知何故,我曾肚痛了幾天,連轉身也劇痛,步行困難。起初,接待家庭只叫我喝點茶和吃點藥,以為很快痊癒。後來劇痛持續不退,接待媽媽(host mum)陪我到診所檢查,醫生判斷可能是盲腸炎,建議轉往醫院做手術,於是當晚我進了醫院。

 

經過檢查,得悉腹部有點異常,醫生說情況危急,必須立即做手術,不能等到回港才做,那時我才意識到病情嚴重。雖有接待家庭照應,但因言語不通,我只能用有限度的匈牙利語跟他們溝通,身邊亦沒有親人可以依靠。我深深感受到只能依靠上帝,祂是唯一能幫助我的。

 

我記起小時候父母的教導:有甚麼事都可祈禱交託給上帝。做手術前,我不斷禱告,即使父母不在身邊,禱告後我感到有很大的安全感。

 

手術後過了一段時間,我才知道原來是十二指腸穿了洞,竟還安然無恙,是上帝救回我一命呢!

 

一通適時的電話

 

上帝安排的時間總是適時。爸爸得悉我要做手術後,立即趕往匈牙利探望我。

 

當他抵達機場後,經過多番打聽,花了四小時才由機場輾轉來到醫院。他禱告求上帝可以快點見到我,並在醫院裡到處查詢,自踏入醫院門口起,花了近一小時才找到我。

 

奇妙的是,爸爸臨進入我的病房前,護士突然叫他接電話,原來是媽媽從香港打來,她也花了兩小時才成功聯絡上爸爸。雖然爸爸多番轉折才抵達病房,卻剛好在這時候接到我媽的電話,便立即報平安。我相信是上帝接通這個電話,不早也不遲。

 

不與罪惡妥協

 

後來我有機會到泰國曼谷讀大學,面對這個罪惡之城,誘惑相當大。在曼谷,吸煙和抽大麻相當普遍,很多人都不覺得有問題。

 

我亦見到不少同學抽大麻,雖然我也曾好奇,但深信這不是上帝喜悅的事,所以堅決不試。這些挑戰都是每天真實上演的。

 

我曾邀請同學上教會,雖然多次被拒絕,我仍繼續努力。與同學分享信仰時,我知道人與上帝的關係不能強迫,即使我分享自己經歷,也不保證能打動他們,惟有為他們禱告,求主讓他們親自經歷上帝。

 

被誣告入獄

 

2017 年,我以工作假期的方式到南韓交流,發生了一件對我有巨大衝擊的事,比十五歲那年在匈牙利做手術更深刻,令我改變更大。

 

我在南韓找到一份速遞員的工作,後來才知那是一間黑店。

 

某天下班回家,突然有警察上門拘捕我,我大惑不解。

 

我的工作要按上級指示運送一箱箱物品給指定收件人,原來箱內藏有非法物品,但我全不知情,被公司利用。

 

我被捕入獄,坐牢的半年,因在獄中無事可做,我讀了很多信仰書籍和聖經,亦尋問上帝很多問題,例如:為何讓這些事情在我生命中發生?我還這麼年輕,為何會坐牢……也曾思考:上帝會否要我做些甚麼?

 

2017 5 月底第一次判刑前,我問上帝:「祢會否讓我離開這裡?我不想再留在監獄,我覺得很辛苦。」

 

然而,法官判我有罪,我要繼續坐牢。面對這次判刑,我深感無奈,不知所措。判刑後第二日,我開始改變想法,認為上帝要我做的事仍未做完,我要繼續留下,這是上帝的決定。

 

等待上訴期間,我繼續讀經和閱讀信仰書籍,更感受到上帝的同在,深信祂不會給我一些受不起的痛苦,坐牢的經歷是要我更親近祂、認識祂。

 

在這無奈的困境,我還有上帝可以依靠。

 

坐牢期間,我認識了一位泰國籍男囚犯,他是佛教徒。由於我懂泰語,故有機會跟這位哥哥分享信仰,又叫我爸送贈泰文聖經和教人禱告的材料給他。奇妙地,他竟然嘗試禱告。

 

沒想過在被囚的艱難處境中,仍能與人分享信仰,非常感恩。

 

2017 8 月底第二次判刑,獲得緩刑,即時釋放。

 

雋言激勵

 

半年牢獄生涯中,兩段經文深深激勵我,願與各位分享。

 

「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哥林多後書四8-9四面受敵正是我當時面對的處境,但我知道縱在患難中,上帝仍是掌管生命的主。

 

「祂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撒迦利亞書九9下)我無時無刻祈求上帝救我離開監獄,這禱告持續了半年,到第二次判刑前兩天,我看到這經文,深信上帝會施行拯救,帶我離開。 

 

從前坐牢時,因無人可以依靠,相對較易感受上帝的同在,將祂放在我生命中的首位。出獄後,要兼顧的事情多了,如何持久地將上帝放在生命首位,是我現階段的學習。

 

《小屋》的啟發

 

最後以小說《小屋》裡的一句話共勉:「我這一生,只是未來更偉大世界的接待室而已!」這書是我坐牢時讀到的,書中提到上帝帶主角去經歷不同事情。人生在世數十載,若跟永恆相比,我們身處的世界只是寄居的世界。

 

這令我反思:生存在世,是學習在上帝已預備的世界中,如何榮耀祂。

 

ccmFB_CT678_20200115

 

 

十年又十年?為時未晚!

CT672000672dpi

文/蔡廉明

 

我是電影《十年》監製,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自小已信主。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走到今天,我在許多艱難處境看見上帝,在此分享製作《十年》的心路歷程及我的生命故事。

 

一帆風順

 

逾二十年前,我在美國一間基督教大學念碩士,修讀電影,校徽旁有句話:Christian leadership to change the world(基督徒領袖改變世界)。該校希望訓練學生帶著專業服侍社會,為社會帶來改變。過去二十年,上帝將這句話放在我心。

 

我自問:如何在我的崗位、專業裡服侍上帝呢?

 

大學時期我已決定將生命交給主,甚至想為祂做一些事,但上帝有祂的時間。

 

讀完電影回港工作,沒加入電影業,反而踏進資訊科技界,一做便十年。當時互聯網剛興起,獲高薪厚職,又有機會到美國矽谷工作,以為很風光,事業有成。

 

二次手術

 

我從小到大身體健康,未住過醫院。

 

十三年前,因甲狀腺和荷爾蒙有問題,進一步檢查發現腦裡有個腫瘤,壓住視覺神經,影響左眼視力。我向上帝祈禱:「我將生命交給祢,無論這病怎樣,請祢帶領我。」第一次看報告發現這麼大的腫瘤,心中充滿恐懼。家人已信主,我們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我感到平安,不久便做手術。

 

完成長達八九小時的手術,醫生竟說腫瘤未清,需多做一次手術。

 

雖然我非常震驚,但想起爸爸在我進入手術室前送我的經文:「當稱謝進入祂的門;當讚美進入祂的院。當感謝祂,稱頌祂的名!」(詩篇一○○4)英文版是
“Enter with the password: ‘Thank you!’ Make yourselves at home, talking
praise. Thank him. Worship him." (MSG)

 

我從事資訊科技,一聽到 password(密碼)這字就特別敏感,更沒想過原來入手術室的密碼是存感恩的心。上帝透過這節經文安慰我,所以當醫生問我做手術的意願,我欣然回答願意,因我心裡仍有平安

 

第二次手術前,教會牧師為我祈禱,送我一節經文:「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二十九11)我帶著平安感恩的心做第二次手術,歷時七小時。

 

醫生指,手術中途腫瘤好像萎縮了,很易移除。

 

放下工作

 

休養康復期間,前後做了二十多次電療,我感到上帝要我放下工作,為祂做一些事,於是決定康復和做完電療便辭職,修讀神學,裝備自己。

 

我還希望上帝使用我過去的經歷——不論電影或資訊科技——來服侍祂。

 

畢業後,上帝沒有立即給我想做的事。2008 年四川大地震,上帝帶領我去四川接觸受災學生,陪伴同行。地震當天,一位學生沒有上學,後來發現全班同學都死了。我們每月探訪,與他同行,看到他由一個鬱鬱不歡的年輕人,變成面帶笑容。

 

上帝很特別,在我沒有想過的時間,帶我進入別人的痛苦。生命故事的頭半段,是上帝要預備我。

 

《十年》迴響

 

這幾年有機會做回老本行,開始多拍電影和接觸媒體。《十年》是關於香港未來想像的電影,2015 12 月上映,探討香港未來十年會變成怎樣,是低成本製作,沒想過帶來極大迴響,而且能在戲院正式上映。

 

上映的八週,恰好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有媒體報道指這是香港預言書,劇中發生的事跟社會上發生的事有關。電影備受爭議,被批評為宣揚絕望,散播思想病毒。過去一兩年,我亦面對無形壓力。

 

電影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有內地電視台禁播頒獎典禮,我忐忑得睡不著。《十年》在戲院上映期間,場場滿座,其後更進入社區(包括大學、中學、教會、神學院等)放映,接觸了很多人。

 

2016 年電影金像獎頒發前,有電視台採訪,當天我禱告說:「《十年》走到這步,我從沒想過,更沒想過會獲提名金像獎,請祢告知我在這事上要學習甚麼功課。若真的獲獎,請祢告訴我得獎感言要說甚麼。」上帝回應我:「你要謙卑。」我明白上帝要讓我知道,不是自己有多厲害,因此,我的得獎感言是感謝天父。

 

上帝為我們開了很多道路,不論教會內外,這電影都引發很多討論,並在海外電影節上映,受到不同地區的關注。現正籌備《十年》國際版,拍攝不同地區的《十年》。凡此種種,都是我料想不到的。

 

十年又十年

 

從二十多年前讀電影,到十多年前患病時決定為主做一些事,上帝一直帶領我,我只是回應祂給我的使命。

 

上帝將我們放在不同崗位,有不同使命。在尋找使命的過程,必然遇到艱難。

 

曾有記者問我:「如果香港有一天沒有創作自由,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但信仰讓我常存盼望,知道為甚麼創作。

 

人生必有艱難,患病十多年,每天都要服藥,做了化療、電療後,身體不能自行製造荷爾蒙,要服用很多荷爾蒙補充劑,還要定期驗血和檢查。醫生說腫瘤殘餘部分有變大跡象,我聽後心裡一沉。憶起十多年前做手術的片段,祈禱說:「上帝,祢已給我十多年服侍祢,為祢做了一些事,我只有感恩,不知可否再有十多年為祢做事呢?再次將生命交給祢,我不想帶著恐懼度日。」

 

我最怕腫瘤壓著視覺神經致失明。

 

2017年,我跟太太參加一個夫婦營,上帝藉此營會跟我說不用怕,耶穌會為我祈禱。

 

我不一定要痊癒,只求經歷上帝的同在。

 

人生充滿不確定,但在未知當中,盼望在哪裡呢?我以一段經文回應:「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耶利米書一5)上帝認識我是誰,讓我有以上經歷,是祂給我的恩典。

 

經文續說:「……因為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一7-8)這段經文給我很大安慰,讓我知道不需懼怕,因為上帝與我同在,我的盼望在祂裡面。

 

為時未晚

 

《十年》結尾有一句:「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出自阿摩司書五章 13-14 節。在現今社會,我們真的要面對前面難走的路,求善非求惡。

 

最後一幕是「為時已晚」字樣轉為「為時未晚」,我的生命在上帝裡面,一定為時未晚,香港也一樣。

 

人生十年又十年,我們要看上帝給我們的生命,都有祂的心意,可能今天你面對的事與我不一樣,但我希望你也能經歷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ccmFB_CT672_20200106

(本文是蔡廉明先生在本會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迦南道真堂及基督教恩臨堂合辦的新蒲崗福音午餐會的分享,內容經整理。)

 

 

你跟從誰?

CT692_HK_1112_9

文/白衣

有一本書名叫 Bringing Out The Best In People,教做領袖的引發出團隊最好的品質來。可惜大多數人表現恰恰相反,都是盲目地跟隨人,甚至被誘發出內心的惡來。

 

舉例說,當人惡待我們,我們便還以顏色,也惡待他們;別人罵我們,我們回罵;被人陷害,我們心裡說:「你不仁,我不義!」看到沒有?我們在模仿對方,跟隨對方,不知不覺把對方看作領袖,自己倒成了隨從。

 

有人以為,看不見領袖便是自發,其實不然,也表示我們弄不清楚自己在跟從誰。

 

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12這表明祂是光明正大的領袖,跟隨祂的人都知道自己在跟從誰,而且都活在光中,光明磊落。

 

光也代表良善。

 

上帝不以有罪為無罪,主耶穌為世人贖罪,被釘在十字架上,垂死時竟為殺害祂的人代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二十三34主耶穌不跟從他們的邪惡,因祂是光,是真正的領袖,祂還要引領跟從祂的人走向至善。

 

今天你跟從誰?

被引發出的是良善或是邪惡?

ccmFB_CT692_20191203

 

 

為甚麼要禱告?

CT687001072dpi

文/白衣

 

上帝甚麼都知道,為甚麼還要人禱告? 

年輕時不了解人性,不明白禱告是上帝對人的體貼。

 

人需要說話。

 

女生一天平均要講兩萬字,男生七千字,不吐不快。壓抑不說會令人抓狂,可是誰有耐性天天聽我們嘮叨?找專業心理輔導員聆聽吧,每小時要付多少費用?上帝聽我們禱告,是體貼我們的需要。

 

與人談話,言多必失,因為人有罪性,會造成口舌之災,搞得天下紛亂,人際關係破裂。

 

多跟上帝談話,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煩惱。

 

上帝知道,人需要傾訴的對象。當徘徊歧路,我們需要高人指點;當傷心落淚,我們需要安慰同情。

 

上帝全知,祂了解煩惱的來源。指示我們走蒙福正確的道路,不要再自尋煩惱。就是那位,當我們遇危難時呼天喚地求救的神,又是我們蒙福歡欣時感謝讚美的主。

 

上帝知道,我們需要聖靈光照,否則看不見己過,老過他人,無法解決難題。

 

上帝知道,我們需要懺悔,罪得赦免,走正確的路。

 

禱告,是上帝對人的體貼。

ccmFB_CT689_20190822